<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晋升中的鲜红女皇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

      一个黑点出现在了她的身上,也出现在下方的血肉巨山之上。

      这个黑点渐渐长大,变成一个拳头大的空洞。

      血肉巨山上,无数血肉蠕动,疯狂填入这个洞中。

      但这个洞就像是无底洞一样,填入再多,也只能稍稍缓解洞口的扩张。

      更多的空洞从鲜红女皇的身上冒出。

      高工冷眼旁观。

      正常状态下, 就算是斩杀十次,都杀不掉这个鲜红女皇。

      对方的恢复能力在兽潮的加持下,已经达到了‘泛体生命’的地步。

      ‘泛体生命’是宇宙中碳基生命的标配,身体无要害化、能够随时重组肉身、拥有强大的能源与物质转化的效率。

      能杀死她的,只有她自己。

      建造电子城、让所有人都误以为他的目标是b级辐射兽。

      转移生产,暗中让马尾辫姑娘战场外围建造生物工厂, 制造‘辐射泯灭剂’。

      用汽车城做诱饵, 制造生物武器,闷杀骑士团的所有骑士。

      与鲜红女皇争夺兽潮主导权,引诱对方强行晋升。

      然后,进行最后的狂猎计划。

      兽潮的力量有多好使,它的反噬就有多可怕。

      鲜红女皇也没有坐以待毙,恐怖的固化能量枪不断定位电子城,每一口攻击,便能带来一座电子城的毁灭。

      然而,这并无卵用。

      ‘幅射泯灭剂’的原理是辐射层面的癌细胞,能量爆炸只会引发更广泛的传播。

      鲜红女皇已经不足为虑。

      “动手吧!”

      所有人耳机上传来高工的声音。

      下一刻,强殖者咆哮而出,老猎人紧随其后,大型战斗机器人迈着沉重的步伐,还有治安团士兵、机械猎人、雇佣兵, 所有人都两眼狂热的冲了上去。

      反击!

      报仇!

      猎杀!

      c级以下的辐射兽受到‘辐射泯灭剂’的感染,是必死无疑的。

      就算是高级辐射兽,也受到了严重的感染,状态大幅度下降。

      这时候不痛打落水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唯一值得惊讶的,便是萧同与松本两位少将的隐藏部队。

      萧同的部队是一水的强殖者,穿着强殖装甲的攻坚型号,这一型号的殖体更强大、更坚固,殖体武器能化作十几米长的长枪,也能化作城墙厚的盾牌。

      比‘红液’更高级。

      ‘红液’传来不满的生物信号。

      至于松本少将的部队,则很有意思,全部是机械忍者,模样类似合金装备中的雷电,高级机械化义体,手中的武器却是武士刀和飞镖,近战爆发力极强,武士刀的拔刀斩能够轻易切掉c级辐射兽的脑袋。

      萧同和松本老头,也是六位少将之中,唯二没有背叛治安团的人,二人的下场都不好,萧同狼狈的逃回了母城,以萧家这种治家如治军的军功世家,当逃兵的下场可想而知。

      而松本老头则在治安团四面合围之际, 选择了战死在本州岛上, 以成全他的忍道。

      萧君和松志君从天而降, 砸在了高工身边。

      “高先生放心,有我们在,兽潮绝对伤不了你?!?

      “没错,也就是高君出手太早,不然我的合金刀刃定会斩下那鲜红女皇的人头?!?

      二人的语气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干架的时候他们不上,人家都要赢了的时候过来抢人头,这种行为相当的不地道。

      高工瞥了二人一眼,继续望向远处天空。

      “高先生在望什么?”萧君有些小心翼翼的道,毕竟这一位可是连续打败魔山、鲜红女皇的强者,说是铁砂沙漠战力第一人都不为过。

      “在看战场会不会出现变数?!?

      “怎么可能会有,”松志君哈哈大笑:“高君实在是太谨慎了,就算有,只要在下出手,有也只有人头?!?

      “你也是这么想的?”高工突然看向萧君。

      “呃,我奉萧将军之命,绝对听从您的指挥?!毕艟魃鞯?。

      “那好,它就交给你们了?!?

      高工指了指远处的天空,二人抬头望去,同时傻眼了。

      只见一个遮蔽半个天空的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它像是一条机械大鲸,但是鲸鱼没有它那种厚重的外壳以及圆乎乎的脑门。

      脑门之上,一道五米高的机械人影脸色阴沉的站立着。

      兽潮覆灭、八个骑士失去联系、鲜红女皇反噬失去战力,他只能孤注一掷。

      “鲲,你又来啦,”高工没有多少意外,大骑士旗、也就是未来的钢铁掌旗官旗,是出了名的偏执。

      在攻陷不夜城后,这一位本来是有时间撤离的,但他却没有离开,而是发表了那段著名的海德拉演说——

      ‘机械控制的时代即将结束,数以百万计的生物汇聚在一起产生的智能,将会突破母城的封锁,天空将不再阴沉、大地将不再干涸,另一种创造力,由生命本身主宰的创造力将会重新夺回整颗星球?!?

      ‘生命的停滞期在漫长的生物史之中固然存在,但随后而来的物种大爆发却是大概率发生的事,切下一颗脑袋,长出两颗脑袋?!?

      ‘你所面对的是一个已经进化亿万年的系统,就算能暂时取胜,但失败却是必然?!?

      ‘我们把生命的力量释放到我们所创造的机器,让它们重新获得野性!’

      然后他就被从外太空降落的天基武器爆的尸骨无存。

      这位就是这样的一个猛男。

      所以对于对方骑着鲲出现在战场上,高工一点意外都没有。

      在自己的骚操作下,海德拉战役提前了。

      “愣着干什么,上啊,”高工看着傻了眼的二人,催促道。

      “你刚刚不是说没机会吗,现在机会来了,这玩意绝对要比鲜红女皇强?!?

      事实也的确如此,鲜红女皇45级,这只‘鲲’可是60级满级,而且是标准的战争生物,模样类似复仇者联盟的利维坦飞船,身体表面有着大量的须须,每一根须须上,挂着无数水母状的半能量生物。

      萧君看向松志君,而松志君也看向萧君,二人的表情都很想哭。

      “既、既然它来了,那就断然没有让它再回去的道理?!?

      “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工突然按住二人的肩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开玩笑的啦,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对付那个怪物呢,摆明送死啊?!?

      “是、是吗?”

      “那太可惜了,我的合金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二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倒不是他们太怂,实在是那玩意太大太夸张了。

      “可是那个怪物是来拯救鲜红女皇,又该怎么办呢?”萧君担忧道。

      虽然距离很远,但那只‘巨鲲’须须上的无数水母已经落了下来,融入兽潮之中,虽然依旧是抱薪救火,但至少在短时间内,鲜红女皇的伤势有了明显而好转。

      被轰爆的电子城数量明显增多了。

      “放心,我也是上面有人的男人,”高工淡定道。

      高工之所以这么淡定,原因无它,除了这只‘巨鲲’之外,他同样感受到另一股庞大的机械能。

      下一刻,东边天空、西边天空、南边天空同时一黑,狂暴的雷电从天空中炸起,下一刻,上百条锁链从天而降,直接插入‘巨鲲’的身体,下一刻,三个体型不亚于‘巨鲲’的机械章鱼出现,那些‘锁链’都是章鱼的触手,上万米的距离,就跟没有距离一样。

      杜招娣站在机械章鱼的主控室中,双手插兜,表情平静。

      ‘巨鲲’发出一声狂暴的惨叫声。

      高工啧啧两声,不愧是机械母城的大型制式武器,76级的机械母体、第二次机械战争的主力。

      这玩意可不是为大气层内部的战斗而打造的,它们的攻击目标,是太空物种、游牧卫星、星舰、武装空间站、星球防御系统。

      这只‘巨鲲’已经算是骑士团的最高科技产品了,但依旧被这三只机械母体暴捶,瀑布似的血液从天而降,水缸粗的触须被成片的切断,成千上万的‘水母’被激光网络切割。

      ‘是收集的生物资料不够多么,印象之中,这类‘鲲型战舰’没这么弱啊?!?

      ‘哦对了,记忆之中,骑士团最早打造的鲲型战舰,貌似是运兵舰,而它的目标,就是带着足够多的炸药闯入母城点爆,怪不得?!?

      ‘神经雷达’之下,高工可以很轻易的‘看’到战场上的兵力分布。

      除此之外,‘神经雷达’还有超过生物雷达的地方,那便是可以看到具体的生物能/机械能。

      虽然鲲型战舰被三个机械母体围殴,但以它的体量,一时半会死不了,大量的半能量生物从它身上倾泻而下。

      其中就有高工重点关照的,海德拉战役的发动者,未来的钢铁掌旗官旗。

      “敌人的头目就在那边,二位可敢为我去取其首级?”高工突然发声道。

      不去打超大型机械体、不去打兽潮掌控者,而是对付一个落单的恐怖分子。

      这可是抢人头,哦不,是立功勋的最好机会。

      二人的精神一下子提了上来。

      “放心吧,高君,请君温一壶酒水,我等去去就来!”

      “好啊,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高工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7017k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