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高工的确有离开的想法,经过他的一系列骚操作,海德拉之战眼看着是打不起来了,而在‘辐射泯灭剂’的作用下,都市圈只会一个接着一个拔掉。

      没有大量的低级辐射兽做群众基础,高级别辐射兽只能饿死。

      没有任务没有怪,那自己还留在这张地图干啥呢。

      他有点想去不夜城开新图了,巨企分部、机械主脑、街头帮派、科技协会、义体黑市、隐秘系统,那里是另一种层面的江湖,不是打打杀杀的江湖。

      一年后的企业战争,两年后的赛博之潮,三年后的机裂星大爆炸。

      高工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过兴奋的念头只在脑中一闪而逝,他平静的笑了笑,道:“现在不会,再怎么说,我也要把你们给安排好?!?

      在自己的设想之中,新绿洲将会成为自己的生产基地,自己从新地图弄来的科研图纸,都会在这个大后方化作具体的实物。

      研究所的秘密、治安团的首尾,他说什么也不可能拍拍屁股就走。

      确认了高工的想法后,祥姨暗中松了一口气,威胁道:“现在势头这么好,你可不能撂担子走人,不然老娘找人弄死你?!?

      “放心吧,只要你不让我做胖祥的爹,我说什么也不会跑路的?!?

      他还要提前体验一下阵营的效果呢。

      高工叼起了烟,一脸若无其事的走回了人群。

      韩教授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杜主任皱了下眉头,随即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经营这个新绿洲,不赚到足够多的钱,自家男人一不留神就被别人勾走了。

      有钱才能把男人养的白白胖胖,这是杜主任的人生经验。

      ……

      拜祭完这群老家伙后,一群人来到了新希望城的临时据点,韩教授特意把高工叫到了一个临时医疗点,这里前身是一座废弃医院,虽然大多数设备报废,但有足够多的床位。

      抵抗兽潮不可能不死人,而相比于抵抗兽潮失败,所有的活人被吞噬殆尽,现在这個情况可以说是好的太多了。

      高工一路行来,机械猎人就不用说了,其它的人,如治安团士兵、强殖者、官员一个个表情恭敬,主动让开了道路。

      兽潮结束,理论上,他这个特殊顾问的职业生涯也走到了尽头。

      但从目前来看,没有人敢挑事,高工的声望镇压了一切。

      说到声望,高工点开了系统面板,果然,声望又提升了。

      [你的地区声望超过15000点,获得新头衔,兽潮抵御者]

      兽潮抵御者:一场堪称伟大的胜利,拉开人类由守专攻的序幕,自此之后,攻守之势异也,而做为引导这一切之人,你的名声,将不只在战场上传播

      地区声望的上限是20000点,越往上越难获取,接下来,高工除非推翻治安团、摧毁工厂,不然这‘兽潮抵御者’差不多就是极限了。

      值得一提的是,地区声望之间是不能通用的,在别的地区,声望要重新刷起。

      将五个地区声望刷到10000点以上,就能开启星球声望,到了那时,你的名声就会传到这个星球的最高统治者的耳中,你的某些言语,将会影响这颗星球的走向。

      而声望也不一定需要通过刷怪来完成,科研发明、经营势力、市场占领、文化入侵,都能提高地区声望。

      地区声望也有很多隐形的好处,你会获得地方势力的重视,获得高级任务的几率更高,一些隐藏npc会更倾向于跟你合作,甚至能接到一些企业代言。

      但如果你的声望呈负数的话,就会导致一系列恶劣后果,最简单的例子,被官方势力通缉。

      不过这种负声望也会有一些好处,比如暗网、黑市的入场卷,一些反派npc的任务,反抗军、恐怖分子也更倾向于招揽你这种‘仁人志士’。

      刷五个地区的声望,开启星球声望,这五个地区的声望可没要求一定是正面声望。

      甚至于,哪怕伱站在反抗军一方,但只要能攀科技树,照样能获得母城的青睐,这就是黑红路线。

      ‘星球声望’更是经营‘星球企业’的前置条件。

      高工被韩教授拉进了一间检测科室中。

      “我之前就发现了,你现在的身体状态很不对劲,”韩教授一脸严肃道。

      “没错,我现在正处于孕后恢复期?!?

      韩教授抽了抽嘴角,“不要贫嘴,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检测一下?!?

      当韩教授得到检验报告后,表情很是凝重。

      “你的体内有着大量鲜红女皇的细胞,它们入侵了你身体的一半系统,还有一种金属细胞集合体,它有强殖细胞、肉械机械体的影子,占据了四分之一人体系统?!?

      韩教授点开虚拟投影,只见在x光照耀下,高工的身体内部相当混乱,大半是蠕动的鲜红色、小半是阴沉的黑色,双方你争我夺、大打出手,高工的肉体力量只能勉强维持人体系统不崩溃。

      “这种情况,换作任何人都会直接死亡,只有你这种怪胎,居然还能正?;疃??!?

      高工眯了眯眼,突然笑道:“你就没有察觉到其它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的地方?”韩教授一愣,转头看向检查报告,陷入思索之中。

      高工很淡定。

      在《赛博世界》中,等级是相对好升的,反倒是人体改造很难。

      等级越高,改造就越要有方向,这样才能提高改造效率。

      这就涉及到一个概念——主插件。

      10级以后,每一个阶段性改造都需要一个主插件,所有的义体改造都需要围绕着这个主插件进行,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提升改造效率。

      高级生物插件-殖兵体可以做为20级的生物主插件。

      顶级生物插件-鲜红女皇可以做为30级的生物主插件。

      这直接省去了高工大量的时间。

      因为有的时候,哪怕在一整颗星球的范围,都未必能找到合适的插件。

      跟这一比,临时的实力损失根本不算什么。

      事实上,高工体内最大的问题,反倒不是这个。

      韩教授终于抬起了头,有些疑惑,也有些不敢确定。

      “我怎么感觉到,你的体内有特殊的仿生结构?!?

      “你察觉到了,”高工斜眼。

      协同进化种子:在这颗种子的作用下,你的机械体和生物体会配合的更加默契,但随着种子生根发芽,会让你渐渐陷入某个特殊的进化系统中。

      这个特殊系统百分百便是战争的主脑系统,一旦种子与肉体彻底结合,‘高工’变成ai的子体分身,这个号就等于白练了。

      ‘雨夜带刀不带伞’便是这般。

      “你被骑士团的幕后黑手惦记上了???”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消息后的韩教授非常吃惊。

      作为一个业务遍布全球的恐怖组织,骑士团恶名远扬,复仇骑士团、亡国之魂、纯种机械毁灭者、进化之匙、战争天灾,反抗军中的大多数势力追求的都是‘改良’、‘革新’,只有它,坚定不移的走在造反的路上。

      “无法理解啊?!?

      高工喃喃自语。

      人工生命朝着更聪明的方向,而不是人的方向进化,这是机械世界的常识,所以说哪怕这个‘战争’的本体是一只s级机械兽,高工都不会有多吃惊。

      关键是这个‘协同进化’。

      高工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奴隶型生物文明的标志啊,这类文明的主体种族通过奴隶其它星际种族,进行基因融合升级,进而经营星球牧场、星系生物圈,再牛叉一点的,直接奴隶其它碳基文明。

      这个ai怎么改走碳基路线了?

      这跨行也跨的太远了吧。

      高工倒是有几个猜想,只是这些猜想都不适用于星球级的ai。

      人工智能没爹没娘,更没有老祖宗传功。

      除非这个ai也只是前台型选手,幕后黑手的背后还有幕后黑手,比如某个超级生命吞噬了这个人工智能的源代码,重组了生物电脑。

      这还有点可能。

      不过这不成套娃了么。

      高工并不怎么担心这个‘协同进化’。

      走融合路线,最不怕的便是被操控。

      所谓10级的变身,20级的变形,30级的变态。

      自己只要变形成功,就能压制这颗‘进化种子’。

      等30级变态成功,甚至能吞噬这颗‘种子’,顺藤摸瓜,反肛回去。

      所以高工才争取了一年的时间。

      一年达不到30级,他干脆抹脖子上吊好了。

      “算了,这不是重点,我过来主要是来压制排异的?!?

      属性降低、技能消耗加倍倒还好,关键是排异暴涨,搞的自己根本不能跟别人动手。

      虽说大敌已去,相对安全,但最起码要有保命的手段吧。

      植性排毒、蛋白质重金属离子沉淀法、幻肢切除。

      三个手术很快就做完了。

      看着通过手术降低的排异数字,只因一个小小的活动,又涨回了一大截,二人都沉默了。

      韩教授长叹一声,“你这种程度的排异,还是早做准备,去研究所吧?!?

      高工心中一动,“怎么,那个地方有降低排异的装备?”

      “你去了便知道了?!?/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