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这一次的改造,最大的提升有两点,第一个,便是意识突破了两百点,达到了驾驭‘高达’的水准。

      这个由智力和感知共同决定的,代表脑区开发层次的属性虽然现在没什么用,但是在未来,它会非常有用,尤其是在星际战争中,它会是第一提升选项。

      原因很简单,这是驾驭大型机甲的前置条件。

      正所谓100纯机械、200开高达、300坐舰娘。

      纯机械代表着大、中、小型机甲。

      而高达又被称作星甲,是指能够能在外天空作战的机甲,星际战争中的超级单兵武器。

      一般来说,大多数3级机械文明,都会走上机甲的道路。

      高工走的‘改造者文明’路线只是二级文明,仅限于自我改造的范畴,而三级机械文明,他倾向于选择一种‘机械师文明’。

      这种文明的特点,便是以眼花缭乱的机甲、战舰、大炮闻名。

      配合生物变形,舰娘不就有了么。

      值得一提的是,高工的肉体改造也达到了90点,与意识类似,等肉体改造突破100点,便意味着,他达到了大型星球生物变形的门槛。

      这种大型星球生物,一般出现在中生代这个地质时期,换做地球,便是指三叠纪、侏罗纪和白垩纪。

      一般来说,这类大型星球生物在星球史中一般不会出现太长,就好比胖子蹦跶不了太久一样,一旦地质环境、生物环境发生变迁,这些大型星球生物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第一时间淘汰,什么含氧量不足啦、食物不够吃啦。

      当然也有特别倒霉的,比如被陨石天降正义的某恐龙一族。

      高工倒是考虑过,直接变形大型辐射兽,比如裂变公爵那种,但后来发现不行。

      一般这种a级辐射兽,体内的裂变能量太过强大,会直接污染自己的肉身,得不偿失。

      而且辐射兽的机械系统已经定型了,很难进行深度机械化改造。

      在别人的画作上作画容易,还是在一张白纸上作画容易?

      当然是后者。

      而恰好,‘生物学者’在2转之后,便可以选择研究方向,其中便有‘古生物研究’的选项。

      除了意识之外,提升最大的,便是机械能,终于,高工身上的机械能达到8796点,超过了生物能。

      20级内,人体系统还有22%的改造空间,在这期间,把机械能堆到3万以上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尤其是‘碳粒子反应堆’、‘魔鬼喷射器’、以及‘钢铁之旗’。

      这魔山三件套至少能给他带来一万点的机械能。

      30级的人形boss,机械能的上限不超过五万,60级则是10万,除非一些特别变态的,比如叛乱a、玫瑰姐,他们的能力绝对超出了文明上限。

      纳米技术可是3级文明的产物。

      而玫瑰姐‘意识大规模下载’的本事,高工也只在3级人造人文明中见过。

      这都是独属于赛博试验场的怪物,在别的星球文明中,是压根不可能存在的。

      而高工有信心,不要说30级的‘机械变态’,只要20级的‘古代生物变形’能顺利完成,他就有信心对抗那些怪物,再不济,短时间内55开还是可以的。

      不过想到隔壁的玫瑰姐,高工又有些心虚,不过随即又挺了挺胸,自己生物改造的空间更多,足有36%。

      这世上没有一颗公狗肾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再装一颗。

      扫了一眼数据面板,抽奖也好、图纸也好,就那么两三个,倒是专精点赚了很多,足足有五点。

      高工想了想,还是决定提升‘骇客枪手’。

      原因无它,同级别的战斗,无论对方有没有boss模板,他都可以说是稳赢,哪怕敌人高上10级、20级,他赢的概率也很大,除非是那几个星球挂逼,比如隔壁的某个御姐。

      但他在铁砂沙漠待不了多久了,未来的战斗,会更多的集中在网络层面,若是再倒霉一点,搞事被发现,被某些巨企的专属武装部队围殴,比如像叛乱a一样,被某个机械军团围杀,那就是另一码事。

      后者他可以通过‘古代生物变形’解决,至于前者,他就比较弱势了。

      所以提升能针对‘数据生命’的技能还是很重要的。

      从普通到进阶,再到精英、专家,都只需要一个专精点,然而从专家晋升至大师,却足足需要3个专精点。

      而骇客枪手提升到大师,有两个选择项。

      一个是骇客军团,靠数量取胜,有点像是之前那位福特先生转化病毒的本事。

      另一个是源代码杀手,这能够打破赛博空间的‘底层逻辑’,彻底杀掉ai生命。

      高工没有犹豫,便选择了后者。

      [你选择了‘源代码杀手’]

      [该技能能够打破赛博空间的嵌入式结构,进行‘源代码粉碎’]

      同时六个技能点全部点在了这一新出炉的大师技能上,将它点到lv6。

      [你消耗15万经验,将‘源代码杀手’提升至lv7]

      [你消耗15万经验,将‘源代码杀手’提升至lv8]

      [你消耗15万经验,将‘源代码杀手’提升至lv9]

      [你消耗15万经验,将‘源代码杀手’提升至lv10max]

      [你将源代码杀手(大师)升至满级,获得大师之证(二级文明)]

      大师之证(二级文明):你出类拔萃的技艺获得了世界的认可,没人能够在你最擅长的领域中击败你

      源代码杀手max:你对于程序逻辑、数据结构、算法编程的切割宛如庖丁解牛,任何级别的ai生命,在你眼中都是都只是一堆简陋的积木,拔下一根,山塌海陷

      大师级的‘源代码杀手’并没有附加状态,因为‘源代码杀手’本身便是一种状态。

      高工双眼一闭,下一刻,整个天空母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道道丝线,丝线有粗有细,每一道丝线都代表着一段源代码,只不过这里不是赛博空间,这些‘丝线’少之又少,而且大多数集中在隔壁。

      高工睁开双眼,来到了隔壁的实验室中。

      黑玫瑰眉头微皱,看向前方,表情似乎有些不爽。

      而在她对面,则是一个男人,男人体形瘦削,举止文雅,一头艺术家式的银白色马尾辫,漆黑的眼眸坚毅冷酷。

      透过他的双眼,你仿佛能看到他头脑中无边无际的电子网络。

      这个男人,兼具了冷酷和浪漫。

      而他,正是电子网格的首席执行官,一个已经化身电子网络,脱离了肉体桎梏,同样也不需要姓名,只有代号,电子执行官。

      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现在非常虚弱,周围的玻璃、墙壁、天花板上,是恐怖的紫色,这些紫色正不断鼓起一条条血管,吸收属于‘他’的力量。

      但是看玫瑰姐的样子,这种吸收已经非常有限了。

      ‘电子执行官’开了口,不是那种机械、冰冷的电子音,而是一种隐含着艺术家的那种热忱、激情。

      “电子网格仿生人集团由通讯型元祖仿生人创立,距今已经45年,在这些年中,已经更迭了215代电子仿生人,我们从无至有,创造了仿生人网络接入仓、仿生人基站、仿生人电子壁,并以第一代原生人通讯技术为基础,不断投入巨资进行研发,目前已经开发到第八代神经通讯科技,成功实现对原生人通讯技术的反超?!?

      “这五年内,母城有关赛博空间基础设施的招标,有60%的市场份额被我们占领,我相信在两年后,这个份额会达到90%?!?

      “而我们电子网格下一阶段的战略方向,便是打造专属于我们仿生人自己的赛博网络,我们的神经元运动速度是原生人的十倍,新型号仿生人甚至能达到百倍,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忍受原生人如此缓慢的‘网速’?”

      “而且原生人的思维太杂乱、太分散了,忙着生、忙着死,忙着去体验触觉器官给他们的激素刺激,这也导致了算力无法集中,无法实现母城理想中的科技大爆发?!?

      “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的思维模式是那么的纯粹而高尚,蜂巢结构?虫群思维?不不不,我更愿意称之为仿生人思维,这是一种文明优势,一种先进种族取代落后种族的独一无二优势?!?

      “正如他们取代了猿猴,而我们,也必将取代他们!”

      这家伙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是囚犯,而是在做一场激情四射的演讲。

      “你不觉得你的废话太多了吗?”黑玫瑰冷冷道。

      ‘执行官’轻轻一笑,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运营一家超级企业,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你认为只要干掉了我,就能上位的话,那想的也太轻松了?!?

      “母城的进化要求、股东的营利需求、新型号仿生人的社会需求,任何一方出了问题,便会导致我们被企业意志替换?!?

      “在机械时代来临之时,注册的仿生人公司一共有312家,如今只剩下了6家,未来这6家只会进一步减少,3家是一个合适的数字,谁跟不上时代,谁就会被淘汰?!?

      “我知道你从我身上得到了不少企业机密,但你也该知道,企业正在飞速切断我的首席执行官权力?!?

      “你从我身上得到的只会越来越少?!?

      “你杀不了我?!?

      “相反,留下我,你会得到更多?!?

      7017k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