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高工之所以留在天空母舰大半个月,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这只新出炉的人头豹。

      准确的说,他要通过这只人头豹的变身,去验证他变身的可能性。

      而随着高工的声音,人头豹吉尔伯特勐的翻身而起,两条手臂开始收入腹部,‘分散式舰载引擎’进入腹部,合并成主引擎。

      同时人头豹的脑袋下挂到胸口,豹嘴张开,背部的导弹发射器移动到嘴中,并在韧带的作用下,变成了一种轮转式导弹发射器。

      而它的双腿部位,无数支架从臀部刺出,大量的血肉顺着合金支架开始蔓延,在基因混合体的超级血肉愈合力之下,两条粗壮的巨腿成型。

      同时一条粗大的金属长枪从右手部位弹出,依稀可见那是一条金属嵴椎。

      至于左手,一口手提能量炮从肩部刺出,并在伸展的过程中吐出无数颗牙齿,并在血肉的作用下镶嵌在炮身上,两口主炮组合成了手臂,牙齿则变成了一圈圈的齿链,并随着炮口发亮,‘大小臂’上的牙齿疯狂转动,变成了一口轮转炮锤。

      随着与人头狗十分相似的脑袋从腹腔挤出,变形彻底完成。

      它的机械能一下子暴涨了十万点,做为代价,生物能减弱了五万点。

      系统面板之中,一连串‘基因集合体’的技能开始刷新,转化了‘豹子勇士’的能力。

      技能:机械动力锤lv5(精英)、大地震撼lv7(专家)、电浆枪lv8(专家)、机关榴弹炮lv2(专家)、豹型神经战斗库lv4(专家)、战斗学习面板lv4 (专家)

      虽然变身的时候,大量的血水从变形部位喷出,导致血量损失了10万,但让人欣慰的是,没有一个??橹型究?。

      这个‘豹子勇士’有很明显的既视感,比如‘合金嵴椎’变成的长枪,类似‘微机指虎’的轮转炮锤。

      还有一些则是治安团的图纸,近战外骨骼、强殖体。

      剩下的,则是高工自己的思路,比如分散聚合式的舰载引擎,彷造战斗芯片制造的神经战斗库,还有类似系统的属性面板。

      这些其实都不完全是图纸,原因无它,他走的是融合路线,这些图纸注定只能取用一部分。

      剩下的融合部分,则要高工自己去探索。

      而随着变形完成,‘豹子勇士’的双眼重新亮了起来,无数战斗数据从眼中刷了出来。

      “去战斗吧?!?

      ‘豹子勇士’那颗像极了人头狗的脑袋朝高工点了一下,两条机械大腿开始狂奔,电浆鞭表面,肉眼可见的电流开始亮起,电光一闪,枪影延伸到了五十米外,所过之处,无数古代机械被抽爆。

      一点寒光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同时脚步灵活一转,右手的的锯齿大锤勐的一砸,一座冲过来的坦克型机器人被砸的四分五裂。

      高工有验证过,这家伙的锤力能够达到‘液压破碎锤’的十倍,人家能开山修路,它能拳裂合金。

      可以明显看出来,虽然动作慢了不止一筹,但是杀伐效率提升了至少三倍。

      很快,基地附近的古代机器人就被清理大半,剩下的就跟打地鼠一样,冒出一个砸一个。

      ‘生产’的效率比不上破坏的效率了。

      “走吧,我们进去?!?

      高工率先走向‘金属面包’,赵院长愣了一下,赶紧跟在后面,嘴巴张了张,终究没有开口。

      他很想问问,为什么身高接近30米的人形机器人,动作怎么这么灵活,一些灵巧的战术动作,甚至一些体操运动员都使不出来。

      哪怕安装了战斗系统的战斗机器人,跟对方一比,那都是弱渣中的弱渣。

      他毫不怀疑,如果真的打起来,这个超级奇怪的机器人能够一个打十个、打二十个。

      高工走入依稀能看出‘金属地板’的通道中,很快,一道电子扫描的光芒闪过。

      高工眼中雾气再一次生出,童孔变成老金牙的形状,同时脖子上多了一个‘士兵铭牌’。

      ‘神兵基地三等兵验证通过’

      帝国虽然也达到了二级文明的档次,但很显然属于初步踏入,缺乏应对同行的经验。

      面对二阶血脉真实之眼,它的防御系统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过这里也的确是防御森严,哪怕过了几十年,防御系统居然还有五六种。

      凭借三等兵的身份,高工顺利穿过了外围,然而在最后一道,却被堵住了。

      那是一颗大型装甲的脑袋,嘴巴上有缝隙。

      ‘三等兵金小海,请立刻离开,你的军衔不足以访问【海鸥中心】’

      ‘三等兵金小海,请立刻离开,你的军衔不足以访问【海鸥中心】’

      “小心,这里应该安装了帝国三型的带电粒子炮?!?

      庚12453号突然道。

      跟上一代猎人那群老流氓不同,这些合成人除了遇到特别感兴趣的事物,是很沉默寡言的。

      人头豹给他们带来了足够的震撼。

      他们不自禁的去拿帝国那些‘傻大笨粗’的机甲与它对比。

      结果相当悲观。

      那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

      就像是弓箭手对上机关枪手,除非将对方的能量耗光,不然他们想不到赢的方法。

      然而让他们更加震惊的事还在后面。

      随着高工念头一动,还剩下的大半管‘黑太子王血’注入体内。

      这一次感觉明显比上一次要顺畅了许多。

      有点出乎意料,殖兵体受到刺激,居然威力全开,变形成‘神经元铠甲’。

      而且不像是之前那种贴身的金属紧身衣,而是变形成一种很华丽的机械长袍,上面有凋刻着文明时代特有的神兽,按照现在的翻译,叫做夜麟。

      一种独特的感觉产生。

      高工情不自禁的向前一踏。

      下一刻,整个空气彷佛都凝滞了下来,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色。

      而随着脚尖落地,整个黑色世界破裂开来,狂暴的黑浪一浪高过一浪,所过之处,金属表面生出层层裂痕,一道道检查系统当场死机。

      而当黑光扫过眼前这座房屋大的机甲脑袋时,双眼部位的带电粒子炮瞬间熄灭。

      死板生硬的电子音似乎都热情了三三分。

      [欢迎您的到来,太子殿下]

      高工不用回头,就能猜到背后三个老头的震惊表情。

      [你领悟帝威(灰色)]

      随着黑太子王血的析出,技能状态迅速变灰。

      不过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好多了,上一次可什么状态都没留下。

      这种顶级血液注入就像是窜稀,以前是完全憋不住,现在好歹能憋一会儿了。

      高工走入其中,这个【海鸥中心】的面积不大,就一个小房间。

      一个密码柜,三台计算机。

      看到这个台式计算机,高工分外的怀念,熟练的按下了开机按钮。

      没有密码,高工很容易就登录了上去。

      电脑内部是一些神兵基地的内部资料,主要是一些人员调配、海域的巡逻任务之类的。

      第二台电脑,倒是有了不小的收获。

      那是帝国最新型号机甲,战熊3型、4型、5型的实验数据。

      可以看出,帝国的机甲已经渐渐由‘手操摇杆’升级成了‘神经操纵’。

      但很显然,这一项技术并不成熟,驾驶员产生明显的身体不适,恶心呕吐,甚至出现作战到一半就晕过去的情况。

      它们缺了一张【外部神经连接装置】图纸。

      第一台电脑是人员调配,第二台电脑是实验数据,第三台电脑上却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高工眉头皱起,熟练的操作起来,结果发现连‘注册表’都被清理了干净。

      之前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一闪而逝。

      然而高工的‘真实之眼’却再也没看到‘黑色’。

      随即,高工用暴力手段打开保险箱,是在‘神兵’基地服役的机甲设计图,足有十几种,全是中小型号。

      不一样的系统声音响起。

      [任务完成失败]

      任务失败让高工得到机甲设计图的喜悦都少了不少。

      倒不是因为第一次任务失败,事实上,他上一世失败的任务海了去了,不差这一次。

      而是这个‘机器复仇之魂’失败的莫名其妙。

      ‘是未萌芽的机械革命么?不可能,机械革命是宇宙级别的大剧情,而且它是下一个版本的事?!?

      ‘是骑士团的那个人工智能删的文件?这个可能性倒是不小,只不过它删除了什么呢?它的本体地址?’

      高工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一直到回到母舰,高工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高工在思索的时候,丙53145号、丁31134号、庚12453号正在相互交换眼神。

      最终,三人下定了决心,走到了高工面前,单膝跪地,两眼狂热:

      “帝国合成人愿意向您奉上忠诚?!?

      [丙53145号、丁31134号、庚12453号加入阵营,阵营经验+60万]

      [‘机械猎杀者阵营’开启血脉系统,获得‘合成人血脉’]

      合成人:帝国为了满足日益增涨的人力需求,开发出的低级辅助兵种,该血脉能够随即获得一项机械天赋

      表演还算出色,总算是赢得了这三个老家伙的芳心。

      7017k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