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一处野营地中,被解救的基因少女正在给泰米尔治伤。

      刚刚的追逐战中,泰米尔中了三箭,一箭扎在机械外壳上,被挡住了,还有两箭一根插在腹部,一根插在肩头。

      “没事,拔掉?!?

      泰米尔表情淡漠道。

      基因少女咬了咬嘴唇,拿起随身的小刀割起了伤口,由于手法不熟练,血水时不时的激射而出,就算如此,泰米尔仍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真是一个坚毅的男人!

      很快,两个带有倒刺的弩箭就被取了出来,剪开的布条用开水冲了冲,再绑起来。

      也辛亏野营地里一些零碎的工具都有,不然还真是有点麻烦。

      阿普也回来了,表情有些凝重。

      “出了点情况?!?

      “我们的人手在外围被挡住了,对方除了派出这支车队,还派出了另外三支由‘屠宰者’率领的车队,将支援我们的人手堵在了火焰关外?!?

      见泰米尔眉头皱起,阿普又笑道:

      “血刀老哥别急着生气,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

      “嗯?”

      “对方应该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个东西应该是落到了我们的人手上,不然不会这么大发雷霆?!?

      泰米尔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摸出了内应交给自己的东西,打开一看。

      一张地图?

      阿普凑了过来,扫了一圈,轻咦了声,“这是火焰关的地图,不,这么多高级建筑,绝不是那群土著有能力建造的?!?

      泰米尔也想到了什么:“这设施,很像是韩教授的仿生研究所?!?

      “你的意思是,对方的地盘中,也有一座战前研究所???”

      “很有可能!”

      泰米尔这下终于明白,为什么内应会说boss会感兴趣了。

      “基地现在是什么说法?”

      “基地的意思是,让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一躲,等他们拿下火焰关,我们就安全了?!?

      旁边的基因少女听了这话,浑身一抖。

      他们居然要对至高无上的神动手!

      阿普环顾四周,尽是漫天黄沙,“去哪里躲呢?我们身上可没带什么补给啊?!?

      基因少女鼓起了勇气,道:“我、我知道一个地方,我可以带你们去!”

      阿普和泰米尔同时看向对方,基因少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退散了不少,下意识的朝泰米尔靠了靠。

      阿普吐槽道:“喂,小姑娘,再怎么说,我也比你旁边这位要面善不少吧,你居然靠他不靠我?”

      泰米尔冷冷道:“也许只是单纯觉得你不靠谱?!?

      阿普翻了白眼,“好吧,你赢了,小姑娘,你打算带我们去哪里?”

      这个基因少女说的地方叫做‘停尸所’,也是火焰之地的一处地下交易市场,这个交易市场距离此地大约三个小时的路程。

      如果骑马,那便是半个小时不到。

      半个小时后,三人终于来到了‘停尸所’,而到了那里时,夜已经深了,从外围往上去,里面一片灯火通明。

      电缆马太显眼,阿普对着它耳语了几下,这匹改造马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三人穿着斗篷,走入了‘停尸所’中。

      走到近处,一片遮雨的篷子支在那里,混入其中后,二人才发现里面鱼龙复杂,每一个篷子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生意人。

      很快,二人就明白这里为什么叫做‘停尸所’了,因为这里的商品,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各种各样的尸体。

      基因少女熟门熟路的带着二人来到一个垃圾堆附近。

      这里有好几个比少女还小的孩童,一个个脏兮兮的,他们似乎认识少女,看到少女,一个个目光发亮的迎了过来。

      按照少女的说法,他们都是这处‘停尸所’的清理工,负责这里的卫生,直到大人物们彻底将这里舍弃,变成野营地,他们才会离开。

      泰米尔身材高大,而且眼中的凶性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所以他被藏了起来,让阿普去打探消息。

      基因少女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根吃了一半的营养膏,对着泰米尔比划了一下。

      泰米尔看了对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基因少女顿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大半夜,动静响起,泰米尔睁开一条缝,手中的弹簧刀也弹出了半截。

      “是我!”

      阿普悄悄摸了过来,手中拿着不知从哪里顺来的营养膏,泰米尔这才狼吞虎咽的塞入嘴中。

      “我发现,这里有好多军阀的人,他们在这里做买卖,而他们的交易对象,似乎是企业?!?

      泰米尔的动作一顿,“可以肯定吗?”

      “可以看到,你忘了,上次杜委员跟那些企业代表谈判,是我去做的保镖,那些人身上的味道,我可是怎么也忘不了?!?

      “这么说,这些军阀的后面,站着的其实是企业?”

      “我猜也是,不然他们哪那么多军火武器?!?

      “这就有点麻烦了,”泰米尔眉头皱了起来。

      企业的强大是所有人公认的。

      他们知不知道那个‘战前研究所’?

      如果知道的话,会不会来搞事?

      虽然泰米尔不怀疑他们一定能赢,但他们要的是一个完整的火焰关,而不是一个被打的破破烂烂的地方。

      “对了,我还找到了一个打探消息的地方,我们明天去看看,”阿普眨了眨眼:“那里你应该感兴趣?!?

      “那是一个黑市改造点?!?

      ……

      在火焰之地的外围,松岛惠子正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前火绒草小队的副队长老鸹正给她绑着伤口。

      这是一场猝然的战斗。

      敌方是由一名屠宰者带领的无毛燃烧者小队,一共十人,都是精英。

      在人数相等的情况下,机械猎人打出了三比五的战绩,其中,己方死了两个新兵,一只机械生化兽,而敌方战死了五个无毛燃烧者。

      单论战损比,己方胜出。

      但这是建立在松岛惠子开大的前提下,‘战斗芯片’驱动到十二成,硬生生顶着爆炸砍翻了三个无毛燃烧者,驱逐了对方。

      这些无毛燃烧者相当于火焰男孩的进阶版,浑身被厚厚的黑色烧痕覆盖,无论是你砍他,还是他砍你,都会带来剧烈的爆炸。

      松岛惠子虽然开了大,但代价就是一个握刀器被炸坏了,在修理之前,无法与智能刀具连接。

      而‘握刀器’跟机械手掌最大的不同,便是它是一个连接智能刀具和战斗芯片的中间环节。

      有它在,战斗芯片才能进行打法推演。

      坏了一个握刀器,松岛惠子的战力至少损失了三成。

      老鸹起身,看着c级独角犀牛胸口上一个巨大的血洞,眼神凝重了几分。

      “有点小瞧了对方啊?!?

      其实松岛惠子的战场判断没问题,如果不是她发飙,将那个屠宰者击退,己方只会伤亡更大。

      敌方屠宰者的战斗力,跟一流的机械猎人相比都不逞多让。

      “啊啊啊,胖祥要是在这里的话,我们怎么会打的这么窝囊?!?

      松岛惠子气的满地打滚。

      老鸹无奈的看着对方,你现在可是队长啊。

      人员扩张,短时间内必然带来实力的下降,事实上,当初跟着高工的那一群一流猎人,除了潜伏的那几位,如今每一个都是小队长了,手下是10~20个机械猎人。

      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对方,老鸹自己也可以做一个小队长,而不是又跑来做副队长。

      如今看来,自己的选择是明智的。

      自己前任队长黛西拉虽然比较喜欢冲锋,但一般冲锋的时候,会挑选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带头冲锋也比较能振奋士气。

      但惠子就不一样了,她砍人的时候,不分场合,不分地点,跟一个炸药包一样一点就炸。

      老鸹要是不负责指挥,这些新人有一个算一个,保准被对方坑死。

      “胖祥如今可也是队长了,如今正在沿海猎杀海洋种呢,你现在这个样子,以后再看到他,还好意思和他打招呼么?!?

      老鸹无奈的摇了摇头,扯着对方的衣领往后拖。

      “走吧,回去?!?

      “去哪里?”

      “上面看我们一团散沙,现在准备调遣三个临时中队长过来,负责统一的任务调派?!?

      “中队长,谁啊,黛西拉来不?”松岛惠子精神一振。

      “不是黛西拉,但也是熟人?!?

      此时,在一架运输机上,三道人影正在商量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这三个临时中队长中,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为主,此人正是黄文。

      恢复了肉身的黄文似乎还是以前的那个机械师,面无表情,寡言少语。

      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肉身似乎做了大面积的改造,虽然经过人体仿生,外表看不出来,但是另外二人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强大电信号。

      而且他的身上,背着一口名为风暴的电磁步枪,这是boss给他的奖励。

      至于另外二位,则是蠕动者和孙屠,同样是老资格了。

      蠕动者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最终决定改走生物猎人路线。

      如今他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身体各部位,肉芽时不时的挤出。

      而另一边,孙屠也走了‘重装机猎’路线,身高达到三米,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号的超机械猩猩。

      突破猎人上限的又多了三人。

      运输机上还有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个手办。

      此时,瓦尔基里正在小床上呼呼大睡中。

      7017k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