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你有一个妹妹?”

      清晨,当高工把两团营养膏炒蛋端出来,突然道。

      “妹妹?”正晾着衣服的高媛媛迷茫的转过了头,“我没有妹妹啊?!?

      “哦,这样啊?!?

      “我为什么要有妹妹?”

      高媛媛歪了歪脑袋,长长的黑发微微晃动,贞子般的大眼认真的盯着高工,配合她背后的电视机,高工精神一紧,表面却笑容灿烂。

      “我觉得吧,咱们家要是再多一个人,是不是会更热闹一些?!?

      ‘咱们家——’

      高媛媛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忍不住白了高工一眼,小声道:“别胡说?!?

      奇了怪了,刚刚这种危险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第二人格、意识分裂、记忆生命?”

      送走了高媛媛后,高工自言自语,刚刚他趁着对方开门的时候,悄悄戳出了这个便宜妹妹的属性,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负面状态,反倒是属性和技能栏让他感到惊讶。

      名称:高媛媛

      种族:原生人

      职业:无

      个人属性:力量3、敏捷3、耐力2、智力26、感知35、人品15

      职业知识:虚拟信息安全lv4、赛博编程语言lv6、神经通讯科技lv4

      你这智力和感知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还有,这家福利院难道还是程序员培训班?

      这三个知识,归属于一条名为‘神经编辑科技’的专业知识链。

      这条知识链也是神经编辑者和赛博黑客共享的知识链。

      再想到那个‘视觉成像仪’,这家福利院貌似也不简单啊。

      “真有意思,普通任务倒也算了,但如果是跟‘专业知识链’有关的任务,一定要去探一探?!?

      推了上午的所有预约,并在门口挂了个暂停营业的招牌后,高工这才摸出了网络接入仓。

      飞鸟四型属于市面上最先进的接入仓,模样类似于一个摩托头盔,耳部做了加厚,像是鸟羽毛,将它戴上后,眼前自动跳出了一行字。

      ‘是否进行脑部植入?’

      自带植入功能么。

      果断点了否。

      ‘不进行脑部植入,切勿使用网络接入仓,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本公司概不负责!’

      高工撇了撇嘴,果断打开了开关。

      下一刻,周围的景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电子雨。

      由字符、数字、编码组成的电子雨。

      雨水磅礴,瞬间就淹没了脚掌。

      高工凝视着雨水,数字雨滴开始组合,变成雨帘,每一面雨帘,都化作一道记忆片段。

      高工伸出了手,他的手在雨水之中化作一条巨大的触手,随着精神节点的亮起,这些雨水受到他的操控,浓缩成了一个大球,随着水球转动,记忆开始走马观花一样的转动着,有上一世横扫星系的场面,也有这一世的搏杀、胯下做人、生活点滴。

      随着速度越来越快,‘砰’的一声,水球炸开,重新化作杂糅成乱码的数字。

      ‘果然,光凭精神异能,无法强行编程?!?

      高工关闭了接入仓,将‘头盔’摘了下来,脑袋部位一阵阵刺痛,揉了揉耳朵,居然揉出一丝血水。

      扫了一眼系统面板,一堆‘精神异常判定’,要不是意志超过200点,判定十有八九会成功,而一旦成功,至少得是个‘精神分裂’的下场。

      念头一动,血肉变的透明,耳膜的损伤、炸开的毛细血管、剧烈跳动的神经都开始恢复。

      要想在不装备接入仓的情况下转职‘赛博黑客’,就必须找大数据怪物‘电子启蒙’。

      而在高工的记忆中,这些60级以上的大数据怪物们一个个都相当不好说话。

      唯一好说话的,又不搭理陌生人。

      不过高工知道有一个东西,能获得对方的好感。

      “先联网试一下吧,也不知道这个时间点的安全卫士们,查的严不严?!?

      赛博网络的安全卫士,也就是那些黑翼杀手们,跟这些大数据怪物是死敌,如果恰好赶上了净网,那些‘大数据怪物’甚至不会露面。

      高工得先确定一下,如今的赛博网络,是不是处于严打阶段。

      无法使用网络接入仓,那么普通人想要上赛博网络,就只有使用‘联网设备’。

      这个‘联网设备’有点像是二战时期的密码机,一个小屏幕在正前方,下面是一连串让看不懂的符号和数字,按起来会有‘嘀嘀嘀’的声音。

      将大号的耳机挂在自己的脑袋上,高工打开了‘密码机’。

      一连串像是乱码一样的符号出现在了小黑屏上。

      高工找到相同的金属键,一个个敲了过去,每敲一个键,一个乱码符号便消失。

      一行符号消失之后,另一行乱码符号自动浮了出来。

      整个房间之中,只剩下金属敲击的声音。

      渐渐的,一丝丝疲惫从心中伸出,太阳穴部位,好似有滚烫的‘水银’流出。

      ‘水银’流在了地上,渐渐把地面腐蚀出一个大洞。

      下一刻,一阵失重感传来,高工背部猛的一仰,落入数据化作的海洋之中,视觉、嗅觉、味觉、触觉、听觉全部融化在了海水之中。

      ‘进入深网层了么?!?

      在这一层,所有人体感官将会被分解出拟感数据,融入赛博网络之中。

      非常的舒畅,仿佛精神无限制的延伸,彻底融入某种美好世界。

      除了深网层之外,还有一个底网层,不过那是只有大数据怪物和黑翼杀手才能进入的网络核心。

      二者之间,便是庞大的赛博网络。

      随着浸泡的越来越深,高工感觉好像在身上装了一个‘感官信号放大器’,各种感觉越来越膨胀,在放大到极限的那一刻,猛然收缩。

      高工猛的从海水之中跃出,出现在一条信息高速公路之上。

      高工正了正领带,对着锃亮的路牌照镜子。

      锃亮的路牌上,一张拥有绝世美颜的正太正照着镜子,大大的、好似泉水一样纯粹的眼神,又奶又凶的气质,笑起来还有一个漂亮的酒窝。

      没错,这就是上一世虚拟世界之主的真容。

      富婆爱爱原型机。

      “果然,一登上赛博网络,就把我的真容给暴露出来了?!?

      美颜正太挑了挑眉,声音又软又酥又奶,比爱朵露那款还要强上一个级别。

      开玩笑,为了匹配全宇宙富婆的审美,你知道我调了多少张脸嘛。

      高工站在信息高速公路上,看看能不能搭上顺风车,去电子避风港也就算了,那是大企业的数据储存中心,防火墙十分强大,找个数据节点逛一逛还是可以的。

      高速公路两侧是危险的数据乱流,一般来说,除非你特别倒霉,或者是被黑客攻击,不然不大可能会掉到里面。

      不过要真是掉到里面,那基本必死无疑了。

      很快,一辆大卡车停在高工面前。

      车门打开,无数女人探出了脑袋,看到正太版高工纷纷目光一亮,舌头吐出,像是一根根绳子一样缠向高工。

      “某个交友软件?咋还这么多空号?!?

      高工扫了一眼,发现很多女人的脑袋是裂开的,里面空空荡荡,这是标准的僵尸号。

      男孩子在外面要?;ず米约?。

      高工果断倒退一步,退到白线外面,红绳被无形的屏障挡住。

      那些女人饥渴的看向自己,嘴里不知说些什么,见高工无动于衷,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美好app,让你找到灵魂的伴侣’

      路牌上亮起了一行字。

      高工撇了撇嘴,灵魂伴侣,那是什么鬼。

      片刻后,高速公路上海浪升起,一个豪华游艇编队开了过去,无数衣着暴露的美女朝高工招手。

      高工好似听到了电子乐和钢管舞的声音。

      “某个地下会所的局域网?这船我可不敢上,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乱七八糟的沉迷病毒?!?

      ‘红梦俱乐部,陪您进入粉色的梦境?!?

      路牌上的广告再次亮起。

      ‘红梦俱乐部,不就在吊颈街隔壁嘛,大白天就开始营业了?这么敬业么?!?

      所有现实中的拟感数据交互,最后都会合并成数据包上传到赛博网络中。

      高工又等了片刻,没等来什么交通工具,反而等到了各种各样的枪声,仿佛有两拨无形的人马正在干架。

      高工站在高速公路上,仿佛站在街头大战的中央。

      “好吧,现实中两个帮派在干架,双方使用了大量的神经连接武器,大量的拟感数据传了上来?!?

      “这不奇怪,不夜城里的不少帮派其实就是企业资助的,比如某个军事承包商要验证某种街头武器的性能,便会花钱打造一个帮派?!?

      高工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在外城区联网了,都什么玩意!

      枪声过后,高速公路突然裂开,一座电梯拔地而起,直接升上半空。

      “机械主脑的数据迁徙!”

      高工目光一亮,三步并两步,按下了电梯按钮。

      3层、4层、5层、6层。

      没有一层停下来。

      血水不断从缝隙中溢出。

      高工明白了,这是昨天的‘人口清理计划’的数据迁徙。

      机械主脑要知道,昨天一共清除了多少人口垃圾。

      ‘叮!’

      26层的电梯终于停了下来,大门打开,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里面像是刚刚清扫过,地面上是擦干的血迹。

      高工走了进去,电梯门关了上来。

      下一刻,数据迁徙开始了。

      ‘叮!’

      ‘叮!’

      ‘叮!’

      ‘叮!’

      ‘叮!’

      魔音反复灌脑。

      电子幻音?拟感信号?数据碎片?

      妈的,是现实有人在按门铃。

      7017k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