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吊颈街依旧热闹非凡,‘我爱吃包子’坐在柜台后面,一边看着店,一边美滋滋的刷着论坛。

      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几乎没有玩家能够抗拒这个100%虚拟的世界,玩家一边享受着‘第二人生’,另一边,‘游戏’的难度也让他们叫苦不迭。

      这种苦难除了少数天胡开局的玩家之外,几乎涵盖了一切职业、一切出生点。

      ‘兄弟们救命啊,老子当个保安还得007,只偷了一会儿懒就会被发出黄牌警告,三次清退!’

      ‘清退不好么,正好换个职业?!?

      ‘好个屁啊,人家清退是把员工赶走,我清退是人道毁灭,特么的直接把我送入焚化炉,’正义的安全管家

      ‘你惨有我惨?你们这些有编制的好歹还管饭,老子这种流落街头的,连顿饱饭都吃不了,从昨天到今天,吃的唯一的东西,是一根别人啃了一半的营养膏?!∫对?

      ‘那你晚上睡的哪里?’红水猛兽

      ‘4号街的垃圾堆,那里安全?!?

      ‘这么巧啊?!?

      ‘兄弟你也在这里?’

      ‘不,我在3号街的垃圾堆,欢迎到我家来窜门啊?!?

      ‘活着的人还在挣扎,死去的人已经过了头三了,@季姐,季姐,您老人家转世投胎去哪里了?’

      ‘对啊,季姐,系统给的经验包升了几级?’

      ‘……’季姐。

      ‘老娘要日策划全家?。。。?!’

      ‘你转世也好歹也转远一点啊,老娘还在这狗日的红梦俱乐部??!’

      ‘???你还在那里?还是那个嘿嘿嘿的职业?’

      ‘不,这一次给我转职成了调酒师模板的仿生人,自带调酒技能?!?

      ‘这不挺好的么?’

      ‘好个屁??!知道我的前任是怎么死的么,服务不到家,被人当盲盒拆了,你想看看她的脑袋么,就在我旁边?!?

      [图片][图片][图片]

      ‘我去,好可怕?!?

      ‘呃——’

      ‘找机会逃吧,季姐?!?

      ‘我也想啊,问题是我特么的连门都不知道在哪儿?!?

      ‘这游戏是特么的赛博只狼么,这么难,关键还有三天的惩罚期,策划死全家!’

      ‘所以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种专门受苦的破游戏你们还玩,老子早就弃游了,’义愤填膺之人。

      ‘游戏里各种坑,比2077还2077,还玩,找虐么?’

      ‘只有sb才会继续玩下去?!?

      一个人看不下去了,主动发言。

      ‘大家别听这一位胡说八道,这哥们昨晚在天台上被npc给扎针了,昏迷期间直接被卖到了某个人体器官黑作坊,当场原地下线,现在正处于无能狂怒期,大家忍一忍吧?!?

      ‘扎针,是我想的那个扎针么?’

      ‘话说,有没有被虚拟广告骗的签合同的,有的话加个1?!?

      ‘+1’

      ‘+2’

      ‘+3’

      ‘+4’

      ‘+5’

      ……

      我爱吃包子美滋滋的看着论坛里的一群苦逼,这么一比较,幸福感不就出来了么。

      三人组混得都不错,他由于嘴巴勤快、能察言观色,现在成了‘神经小屋’的临时员工,而我是大肌霸则在给黑帮送货,力求早日刷足街头声望,成为一名优秀的社会团体成员。

      至于伞哥么,则有些神出鬼没的,据说是接了特殊的任务,但具体什么任务却不肯说。

      “怎么是你,你家老板呢?”一个老客户走了过来。

      我爱吃包子精神一振。

      “老板在忙,您有什么要改造的,尽管跟我说,我先给您介绍一下我们店新进的义体……”

      包子也有自己的目标,他早就察觉到,这个游戏不是单纯的升级游戏,义体的改造与植入带来的实力增幅是夸张的。

      而且他打听过了,义体医生这个职业在外城区格外受到尊敬,只要说他老板是g先生,那些凶神恶煞的帮派成员态度直接180度大转折,甚至有些讨好。

      这一定是个隐藏职业!

      所以包子的目标,便是成为玩家中的第一个义体医生。

      “什么时候才能学手艺啊?!?

      看着大门紧闭的改造间,包子喃喃道。

      而在改造间中,高工正在进行殖兵体的改造。

      自从跟福利帮搭上线,尤其是在福利帮不断扩张期间,高工获得图纸的速度一下子快了数倍。

      【重炮改造】、【电子机械失控】、【弹道生成】、【霓虹火箭】、【钛金镀层】

      后面三种,【弹道生成】是福利帮剿灭机器帮的遗产,其它两张图纸,则是收服另外几个小帮派的好处,其中一个还是一个帮派小头目主动献出来的。

      每一个有野心的黑帮都试图培养自己的义体医生,但不是每一个黑帮都能成功的。

      而这些内部资料,就成了高工的收获。

      此时,高工的改造间中,到处都是散落的子弹,还有炮弹的外壳,那‘外壳’表面,隐约能看见‘马斯锋芒’的公司标记。

      除了黑市,高工也是有自己的渠道的。

      此时,高工正在给‘殖兵体’镀膜。

      那是一种秘制的金属调制液,成功镀膜之后,增加500点的护甲。

      殖兵体化作的铠甲随着镀膜,渐渐变成了黑色,几十个弹孔出现在各个重要部位,背后微微鼓起,这是改造后的火箭发射???,用的是生物电能。

      [你对殖兵体进行改造,植入钛金镀层,护甲+500,运动系统改造率+1%,机械能+1000]

      [你对殖兵体进行改造,植入火箭发射???,人体重量+30kg,运动系统改造率+1%,机械能+1000]

      [你对殖兵体进行改造,植入‘弹道调整系统’,增加射击???,运动系统改造率+1%,机械能+500]

      [你对殖兵体进行改造,获得技能‘电子机械裂解’,生物能+1000]

      电子机械裂解(机械改造):强化的机械系统可以充分释放生物体的生物电,这能对电子系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改造后的殖兵体有一种纳米装甲的感觉,随着高工念头一动,看上去厚重的机甲直接翻入皮肤之中,这种感觉就更像了。

      不过这可不是‘纳米植入’,而是‘仿生植入’。

      高工活动了一下身体,明显感觉更重了。

      ‘速度可能会减慢么,发力结构需要调整一下?!?

      随着脚掌移动,地面上不断踩出裂痕。

      ‘能不能将魔鬼喷射孔与殖兵体进行进一步的连接,用反应堆溢出来的能量削减这部分重量?!?

      ‘武器系统也要调整一下,‘火箭发射器’跟‘钢铁枪旗’有冲突?!?

      随着改造程度越深,牵扯的东西也就越多,需要的不只是知识,还要各种改造经验。

      全息电话这时响了起来。

      ‘对了,还得弄一个人工智能,要求不高,会接电话就行?!?

      按下接通按钮,漏水仔的身影显露了出来,一身长衫,表情焦急。

      “师爷,你怎么还在店里???”

      “我不在店里该在哪里?”

      “今天可是龙头的40岁大寿,你应该出席的!”

      “哦,忘了,”高工头也不抬道:“回头我补一份礼物,去就算了,我很忙的?!?

      “师爷,”漏水仔看了看左右,咬牙道:“最近帮里有一些不好的谣言,都在传龙头管不了自己的二路元帅,你也知道,龙头这个人最好个面子,你来一趟,能少上不少事?!?

      “社恐,不去?!?

      高工屈指一弹,将对方的全息投影弹没了。

      ……

      一座非常古代风的大酒楼中,电子狮随着舞动而变换着颜色,上百桌席面上,是各种各样的社会人士,3d纹身到处飞舞,送子观音、武神、龙虎、蟠桃、大蟒、蜈蚣,你瞪我、我瞪你,搞的跟群妖宴一样。

      之所以搞的这么隆重,除了是龙头40岁大寿之外,还有便是庆祝福利帮成功占领了10个街区。

      10个街区的大帮,哪怕在外城区都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基本上摆脱了新兴帮会的地位。

      再往上,便是稳固地盘,扩张人脉,拉拢各种势力,与各种议会成员打交道。

      要是一切顺利的话,福利帮就可以向议会申请一块‘治安维持者牌照’,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安保公司。

      没错,在不夜城,九成的安保公司都是由黑帮转化过来的,只有一成是军事承包商的子公司。

      而在高工关闭全息电话后,漏水仔擦了擦汗,感觉这一次真要捅大漏子了。

      “咱们的白纸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