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萧雨的身体好像狂奔的骏马,每一次起伏,都会在狭小的空间中爆出一丝力量,将一个人劈翻出去。

      然而她的四周是十几个人,十几口刀,这些刀都是特制的电流武器,每一次砍在义体上,都会让义体的功效丧失。

      而哪怕萧雨竭尽全力躲避,依旧有两三口刀砍在身上,将一个个义体零件打飞出去。

      咖啡姑娘焦急的拨打周围‘治安维持者’的电话,可惜没一个拨通的。

      得了赛博精神病的中年男人浑身打着摆子,艰难的想要开门,然而手脚却不听使唤。

      老人依旧在扫着地,只不过泪水混合着雨水滑落了下来。

      红雨街一群老弱病残,就算出去了,又能有几分作用?

      终于,萧雨浑身上下的白板零件全部被爆开了,只剩下一个脑袋,砸落在地,滚了数圈,脸上沾满了泥水。

      “萧雨,萧疯子的女儿?!?

      所有额叶帮的成员全部停止了动作,仿佛最优秀的军队,令行禁止。

      围绕萧雨一圈的额叶帮成员同时开了口,就连表情都一模一样。

      “公共安全街区、公共治安维持者、得亏萧疯子死的早,不然这事还真给他做成了?!?

      “你父亲当年可是害的我很惨啊,要不是他,我需要为了一块‘特许经营证’去拼命吗?”

      “那个女人现在自顾不暇了,嘿嘿,我正好找机会收拾你,从现在开始,红叶街就归我们额叶帮了!”

      萧雨大口的喘着气,没有机械体的她,就像是脱了水的鱼儿,随时会窒息而死。

      “全机械体,这是母城才有的超级机体吧,可惜这些年你为了这些废物们,不断贩卖义体零件,换来一身垃圾,真是太好笑了?!?

      萧雨无法说话,一条条青筋从脸颊上鼓了起来。

      她想到了父亲,想到了父亲死之前,都心心念念的事。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每一个人都在疯狂的向前,我们改变不了任何人,但我们能做的,是给那些被淘汰者、那些实验的失败者,留下一个尚能生存的环境?!?

      ‘这就是安全街区计划?!?

      ‘这是我们这些旧时代的失败者,最基本的人道?!?

      萧雨眼圈有些泛红,虽然她的泪腺早就被卖掉了。

      ‘爹,我让你失望了?!?

      “要怎么对付你呢?”

      额叶帮的帮众围着人头打转,叽叽喳喳。

      ‘安装一个生殖器,把你改造成母狗?!?

      ‘给你洗脑,做我的女儿怎么样?’

      ‘又或是卖到极乐会,成为那些变态的玩具?’

      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第一次露出惊恐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

      “咳咳?!?

      一道咳嗽声突兀的响起。

      所有额叶帮帮众同时转过头,五百个脑门有坑的人在雨水之中同时转头,带来的压迫感不是一般二般的大。

      街道的尽头,一把黑色的雨伞藏在鲜红的雨水之下,伞檐轻轻上扬,露出一对似笑非笑的眸子。

      “打扰阁下的变态发言了?!?

      “废话多的反派总是下场惨淡?!?

      “有些人总是不长教训啊?!?

      一口口电刀拔了出来,额叶帮的人影一个个脸色阴沉的转向,雨水落在电刀上,发出‘滋滋’作响的声音,乱窜的电流甚至让手臂上肌肉都被电的焦糊。

      这些砍刀队由走到跑、再由小跑变成快速奔行,速度至少有10个点。

      “这种批量式的人体改造,同频率的动作,还有围殴式的打法?!?

      高工双眼微微眯起。

      “仿生人是吧,在母城混不下去了,跑到不夜城来混黑社会?”

      “你怎么不去混夜总会呢?”

      下一刻,时间仿佛定住,脚踩水洼溅出的雨水,因为冲刺而炸裂的水雾,还有电刀斩开雨滴,带来的焦糊声。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数据流。

      数据叠加数据,数据感染数据。

      虚拟入侵+连带感染

      即将砍到高工身上的十口电刀猛的调转方向,斩在后方额叶帮成员的喉咙、脚脖、手腕上。

      刀光猛烈、凶狠,像是加装了动力引擎。

      第一圈人反水,第二圈人倒地之后,第三圈人的眼神中,同一时间倒映出高工的眸子,转身、挥刀,杀伐的效率快了三倍不止。

      五秒钟后,整条街道的额叶帮成员,有一半的成员反水,他们以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杀人。

      高工叼起了一根烟,将它点燃,举着伞,慢条斯理的在人群中走着,周围刀光、血液、残肢断臂。

      一群人簇拥着他向前。

      萧雨看楞住了。

      “机甲术——”

      [你杀死了额叶帮精英,经验+500点]

      [你杀死了额叶帮精英,经验+500点]

      [你杀死了额叶帮精英,经验+500点]

      [你杀死了额叶帮精英,经验+500点]

      ……

      别的不说,这黑客技能用来刷经验,那可是真好使。

      高工拎起了短发少女的脑袋,将她放到眼前,上下打量着她。

      “你,你要该干什么?”少女紧张不安的道。

      “廉价的正义感、缺根弦的脑袋、傻瓜似的自我奉献精神,这种中二,玩家贼喜欢?!?

      “不出意外的话,你以后会是3d区的???,本子界的常驻角色?!?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扫黑大队长了?!?

      对方说了一堆萧雨听不懂的话,让萧雨更加紧张。

      “你要带我去哪里?”

      “给你换一副身体,然后给我开展扫黑风暴!”

      “老子要和谐整个外城区!”

      ……

      另一边,在外城区一座老火车站月台,飞机探头探脑。

      他的屁股后面,跟着四个小玩家,小j、闪电侠、大波波、石头人。

      “喂,飞机,你确定这里会有福利帮的人送货?”大波波道,“你真的确定吗?”

      “废话,当然确定,上一趟货就是我送的!”

      “送的什么玩意?”

      “只知道是液体?!?

      “飞机送液体,打一个歇后语,”大波波喋喋怪笑,很快,小j、闪电侠就笑作了一团,石头人愣了数秒,也赶紧跟着笑了起来。

      “石头你知道我们在笑什么吗?”

      “不知道啊,哈哈哈哈,但应该很好笑吧,哈哈哈哈哈……”

      正所谓蛇鼠一窝,沙雕成团,能跟飞机玩到一起去的,多半脑子都不怎么正常。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都是从一个出生点出来的。

      那个地方叫做‘废弃的异能实验室’。

      “别傻笑了,人来了!”

      “按照约定好的计划,我上前拉仇恨,小j趁机控住对方,石头人做t,大波波远程,闪电侠打辅助?!?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打辅助?”闪电侠抗议。

      “废话,你那个破异能,干啥啥不行,不打辅助打什么,别废话了,我上了?!?

      破旧的火车台上,一节车厢缓缓停了下来,大门打开,一个福利帮精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看到飞机,明显一愣。

      “你来这里干什么?”

      “嘿嘿,仔哥,上面叫我来搬货?!?

      “那你他妈的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小心点,里面都是些危险品?!?

      “好嘞,好嘞?!?

      飞机点头哈腰的凑了过去,在对方转身的一瞬间,小臂刀弹出,狠狠的给了对方背部一刀。

      飞机竭尽全力的一刀,也只是在对方背部滑了一个血口子,露出了大量的机械零件。

      [你给仔哥造成了56点伤害]

      “不好意思,我是个好人!”

      装逼结束,飞机掉头就跑。

      “妈的?!?

      那个叫仔哥的精英大怒,腹部的柴油发动机爆鸣,整个人像一辆人形卡车一样,猛的撞向飞机。

      “j哥救我!”

      “现在知道j哥的好了么?!?

      小j双眼立刻变的茫然,看向仔哥,意志判定成功之后,仔哥眼神也变的茫然了起来。

      “石头上,强人锁男,这家伙近战输出贼厉害,别让他打出来!”

      “其它人先跟我清小怪!”

      石头人呆了两秒,这才听明白,赶紧冲了上去,随着冲锋,石头人的皮肤肉眼可见多了一层岩石纹理,身高也暴增到了两米,一把扑了上去,将仔哥撞倒在地。

      ‘仔哥’张开了嘴:“妈的,撞疼死我了,你等我先把‘心灵通道’给切了啊?!?

      下一刻,小j眼神恢复原样,而仔哥也回过神来,疯狂的挣扎起来。

      大波波嘴巴张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