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看到系统的备注,季姐下意识的打了寒颤。

      死宅真恶心!

      策划得是多资深的死宅,才能想出这种奇葩任务。

      虽然在‘局域网’的加持下,大招无限放的感觉非常爽,经验刷的飞起,但是季姐越发感觉不妙,原因无它,这些幻觉分身越来越多,不仅从墙壁,还有地面、房顶,各个地方钻出来。

      这些赛博死宅是上了多少年的网,分身多的姐都有点害怕??!

      连升三级,三个属性点全部加到力量上,季姐借助类似东方不败的植入丝线,一路刷到了一楼,只见在夜总会的大厅中,霓虹灯光疯狂闪烁,一个个男女,一副副少儿不宜的场面。

      ?;ㄐ〗阋蝗说苍诿趴?,手中的机械尖甲宛如庖丁解牛一般,任何冲入俱乐部的死宅,都会被分解开来,而有意思的是,这些被分解的胶囊人,似乎并不会再复活。

      好半晌,大门才重新关闭。

      季姐赶紧凑了过去,道:“?;ㄐ〗?,你是打算用俱乐部网络自带的虚拟现实体验,困住这些胶囊人吧?”

      “只要在局域网中困住对方本体,幻觉分身就不会复制,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啊大姐,不是,小姐,这些赛博死宅也许实操经验不丰富,但是理论经验个个都是大师级的水准,你小心人家反客为主??!”

      ?;ㄐ〗沣读艘幌?,念头一动,下一刻,整个红梦俱乐部崩解,取而代之的是红色数字组成的数字空间。

      季姐虽然看不懂这里面复杂的算法,但她明显可以看出出,在数字空间的最外围,类似病毒的一串串黄色人格代码迅速复制,像是喷薄而出的雄性激素,疯狂的与数字空间中的红色代码结合,形成一串串乱码。

      这是在入侵局域网底层。

      ?;ㄐ〗忝嫔蟊?,赶紧取消了虚拟爱爱程序,并用局域网自带的杀毒软件开始杀毒,一时间,红色代码宛如女性大出血,疯狂淹没一切黄色乱码。

      二人再一次出现在夜总会大厅中,大厅空无一人。

      然而就在二人安心没多久,下一刻,地动山摇,无数手臂从墙壁、地面、房顶中探了出来。

      “走!”

      ?;ㄐ〗愕被⒍?,直奔电梯而去,等电梯门夹断无数手臂、彻底关闭后,二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季姐张了张嘴,她总不能说,别人玩网游,她刷单机,再把单机变成黄油,天天上线就是逛3d区,早已是资深老司机一枚了。

      想到这里,季姐面色大变,坏了,死宅竟是我自己!

      “现在怎么办,?;ㄐ∶琅??”

      ?;ㄐ〗闫沉怂谎?,暂时无视了这个女仿生人的冒犯。

      “局域网被攻击的情况,夫人一定会知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待夫人归来?!?

      “而且局域网相比于赛博空间,最大的好处——”

      “是什么?”

      ?;ㄐ〗阆讼傅氖种阜路鹪诳罩胁屏耸裁?,然后猛的一拽,下一刻,网络中断!

      “自然是,可以随时断网!”

      电梯‘轰’的一声,原地卡住,季姐被震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二人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马赛克’起来,变成无数红色数字往外乱窜,很快就只剩下局域网算法拼凑成的骨架。

      就在骨架崩解的前一刻,?;ㄐ〗忝偷囊徊?,电梯再一次‘轰隆’一声,开始了下沉,同时,二人的身影再一次由虚幻变真实。

      这种断网重连的感觉非常像是3d晕眩症,也就是长时间玩3a游戏带来的恶心感,只不过程度要更严重,季姐干脆利落的呕吐了起来,吐出一团团的马赛克。

      “拟感信号重新连接,会带来一段时间的身体不适?!?

      “这些马赛克是什么玩意?”季姐擦了擦嘴,恶心道。

      “神经信号的乱码,等你回到现实中,可能会头痛脑热个好几天,你也可以让我给你开颅修复?!?

      季姐刚要说些什么,突然‘?!囊簧?,电梯门缓缓打开。

      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片黑暗,但在黑暗之中,却仿佛有无数萤火虫在飞舞,二人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些‘萤火虫’都是荧光棒。

      “打call现???演唱会?”

      季姐一愣,下一刻,无数打call棒以同一频率挥舞,伴随着‘嘿’‘嘿’‘嘿’的狂热叫声,庞大的光污如山似海,向二日方向淹去,电梯大门被这种光芒一照,开始腐蚀了起来。

      ?;ㄐ〗忝嫔蟊?,十根机械尖爪猛的刺了出去,伸出的长度甚至不亚于章鱼博士的那些机械触手。

      尖爪像是毒蛇一样,死死的咬住光污染,拖延时间,终于拖延到电梯门彻底关闭,‘轰’的一声,电梯继续下行。

      看着?;ㄐ〗阃鹑绫黄昧肆蛩岬乃?,大量的残余数据不要钱的洒落下来。

      “你这个在现实中——”

      “要截肢?!?

      ?;ㄐ〗忝嫔渚驳乃党隽艘桓鎏先ズ芸植赖氖?。

      “我们的人脑运行程序被破解软件给破解掉了,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对方能这么快找到我们?!?

      “也就是说,对方可以随时顺着我们的ip攻击我们?!?

      季姐面色大变,“那我们岂不是药丸?!”

      ?;ㄐ〗阃蝗蛔房聪蚣窘?,“顺带一提,我的备份人格已经进入重启阶段了,你的准备好了吗?”

      “备份人格,我、我没有??!”季姐傻眼了。

      “那你真的要完了?!?

      “啊啊啊啊啊啊,老娘不想换号啊——”

      季姐没注意到,说这话时,?;ㄐ〗阕旖俏⑽⒐戳艘幌?。

      ‘?!?

      季姐咽了口吐沫,死死的盯着电梯门,上一个是打call现场,这一个是什么,电音节?

      结果季姐眼睛都睁酸了,电梯门始终没开。

      “冒昧的问一句,你在看什么呢?”

      季姐猛然回头,只见一个死鱼眼少年正好奇的看着她,而电梯后方,不知何时又开了一个门。

      “自我介绍一下,赛博黑客阿宏,你们老板请来的帮手?!?

      “你——”季姐目瞪口呆。

      “看来你不用死了,”?;ㄐ〗忝嫖薇砬榈牡?。

      季姐突然发现,有时候,三无女也挺能拉仇恨的。

      阿宏走入电梯,敲了一个响指,关门键旁边,突然出现上下按钮,阿宏按下了上升按钮。

      虽然操作看似简单,但?;ㄐ〗阒?,这是只有入侵了局域网的基本架构,才能做到这一步。

      随着向上的按钮不断亮起,季姐面色一变,“喂,你不是打算带我们重回打call现场吧?”

      “都打call了,怎么能没有爱朵露呢?!?

      ‘?!囊簧?,电梯大门再一次打开,只是这一次,聚光灯全部打在舞台中央,舞台上的光芒与荧光棒的光芒相互抗衡,时不时的激起一道串代码火焰。

      电子吉他、电子鼓、数码打碟机,狂暴的电音之中,舞台光芒猛的一黑,然后,一道道打光亮起,每一道光芒打下,都会出现一个少女身影。

      “机械少女爱朵露!”

      “朋克少女爱朵露!”

      “强殖少女爱朵露!”

      “构造少女爱朵露!”

      “电锯少女爱朵露!”

      “猫耳少女爱朵露!”

      “狼尾少女爱朵露!”

      “我们是,爱朵露战队?。?!”

      ……

      现实中,老城区,高工收回了看向红梦俱乐部方向的目光,自言自语:“搞什么,我让你去救人,你居然在给我开演唱会?!?

      他的目光又落在旁边的红梦夫人身上。

      “你呢,夫人,你的老窝都要被福利帮掏了,你不回去保家?”

      红梦夫人‘刷’的一下打开小纸扇,捂嘴一笑:“还是跟着高桑最有意思?!?

      高工警惕了起来,“作为一个服务者,我虽然对于富婆的年龄不介意,但是年龄越大,收费越高,这您应该是知道的吧?!?

      红梦夫人依旧保持优雅:“很可惜,你不是我喜欢的一款?!?

      高工松了一口气,“那您喜欢哪一款?”

      “像我这种老夫人,自然喜欢那种可可爱爱、白白嫩嫩的美少年?!?

      高工面色大变,悄然无声的倒退了一步。

      如果说少妇是钱多活少离家近,那么老妇就是钱话多破事多,这一点上,深有体会,上一世的他,老年保健手法都快点满了。

      以后是不能当着这一位的面上网了。

      高工干笑一声,“那我们就行动吧?!?

      “好的?!?

      念头一动,辐射场掌握中的电子驾驭发动,以高工为中心,前后两排路灯、监视器猛然炸开,两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