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谁谁谁,谁抢到的人头,自觉的把屁股露出来!”

      “小弟飘零半生,只恨未逢明主,大佬若不弃,小弟愿拜为义父?!?

      “我是土豪,刷出来的装备我用钱收!”

      “谁!是谁!”包子虎视眈眈的看着四周,他可以肯定自己是最后一波攻击的,但最后攻击的远不止他一个。

      他看向惠老大,惠老大叹了口气,耸了耸肩。

      他又看向灵灵水,商业刺客将太刀入鞘,翻了个白眼:“别看了,不是我们之间的人?!?

      “你怎么知道?总不可能是npc刷的吧?!?

      “作为一个专业人士,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在我们攻击的时候,有人骇入了这boss的脑袋?!?

      一向沉默的张爱平同学罕见的点了点头。

      “人脑骇入,神经编辑者?总不可能是传说中的赛博黑客吧?!?

      包子想到了pp头子,可是这妹子没参加这次任务啊。

      ‘别东张西望了,是我,包子,我刷的最后一击?!?

      玩家面板上,一个很像是酒店小卡片的头像亮了起来。

      这种风骚的头像,一看就是咸湿佬的画风,事实也是如此,不过是个女神级的咸湿佬。

      季姐。

      艹,怎么把这姐姐给忘了??!

      ‘你能出来了???我怎么没看到你?’包子赶紧问。

      ‘我还在夜总会呢,你们在外面刷怪,我们俱乐部也刷怪了?!?

      ‘不过我的确是可以出来了,等下午吧,我们几个也好久没聚了,把自己人都叫上,姐请客!’

      ‘咱们就没在游戏里见过好不!’包子在心里吐槽。

      听说是季姐抢了人头,包子心里就平衡了,毕竟是老朋友了,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纳闷,这姐姐人都不在这里,怎么抢的人头?

      红梦俱乐部

      季姐的触手缠绕在阿宏的脖子上,像是一条蠕动的围巾,这个女玩家两眼电光四射,婊声婊气的道:

      “阿宏小哥哥,谢谢你帮人家虚拟入侵啦,你说人家该怎么感谢你?”

      对于触手娘,阿宏这个死宅一向没什么抵抗力,面色微红的谦虚道:“小事、小事,以后有这种麻烦,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我——”

      阿宏话没说完,黑化的爱朵露就出现在他的背后,下一刻,电击??樗布浞⒍?。

      “你敢找小三???”

      一个个面色不善的爱朵露走了出来,机械少女、朋克少女、强殖少女、构造少女、电锯少女……

      这些少女有一个共同点,都具备一定的暴力因素,而为了满足某些不可描述的行为,阿宏在改造她们的同时,将她们的触感系统造的十分逼真,哪怕是虚拟少女,摸起来也相当接近正常人——打起来也是这样!

      阿宏被电的口吐白沫,浑身打摆子。

      作为一个绿茶渣女,季姐一向是撩完就跑的,绝不给正宫抓头发撕衣服的机会。

      “青天大老爷啊,姐唱了一个月的铁窗泪,终于被放出来了??!”

      “好好一个网游,硬是被姐玩成单机了?。?!”

      ……

      于季姐来说。

      姐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姐的传说。

      于某人来说。

      哥曾经是一个传说,直到被boss一巴掌糊到了墙上。

      此时,在银白战士的‘大’字型前,一堆玩家啧啧有声。

      “这就是游戏里的机甲么,是挺帅的,哪怕扑街了,也照样帅!”

      “感觉这机甲没什么力气啊,被人一巴掌就按下去了?!?

      “废话,我们的打的boss,跟全盛期的boss是一回事吗?我敢打包票,我们打的boss,没有剧情动画里的十分之一,不,是百分之一的实力?!?

      “百分之一就夸张了,三十分之一吧?!?

      “我觉得至少得五十分之一?!?

      “让开,都让开,我跟机甲合个照!”

      “咦,机甲里面怎么有个人呢?”

      “还是个光头?!?

      “难道被一巴掌糊墙里的,是论坛里的机甲导师、天才驾驶员,传说中的达哥吗?”

      “不可能吧,我们达哥不是一直驾驶着eva,在大海中搏击风浪吗?”

      “如此苦逼的角色,怎么可能是我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达哥呢?!?

      高·达被噎的直翻白眼,早知道就不装逼了,谁知道这个人形boss这么凶猛,力气比b级辐射兽都大。

      结果从头到尾,怪没刷几个,被当作墙纸糊了快一个小时了。

      “喂,你们几个,少说风凉话了,还不帮我拔出来!”

      “达哥,这么大的机甲,我们怎么拔??!”一个玩家嘻嘻哈哈道。

      “谁让你把机甲拔出来的!是把我拖出来啊,没看到我卡在安全气囊里了吗?”高·达大怒。

      “这可是福报啊,达哥,标准的福报啊?!?

      “对啊,你看看咱们机裂星的玩家,有谁能享受到卡在机甲里的待遇?不就只有你一个吗?”

      “达哥,你可以现场展示一下,一个优秀的机甲驾驶员,是怎么从机甲舱里爬出来的?!?

      “达哥,你恐高吗?不恐高你跳下来呗?!?

      “七层楼高,达哥不会摔死吧?”

      “怎么会呢,与他血脉相连的eva会接住他的?!?

      高·达被噎的直翻白眼,他现在总算知道装逼不成的下场了,于是,在许下了无数个不平等条约之后,这位火焰男孩终于在一群玩家小伙伴的帮助下,被救了下来。

      “达哥,你怎么会跑来做这个任务的?还是跟一群npc一起?”眼镜问。

      “是啊,你前一段时间不是还在海边捞鱼吗?”

      “还能为什么,阵营老大发话,我们这群小马仔自然要不远千里过来效力了?!备摺ご锾酒?,早知道就不来了。

      “阵营老大,谁???”

      “谁给你们颁布任务的,就是谁呗?!?

      “那个帅哥店主?”

      好似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

      任务完成,玩家的兴奋之情不减,挂了的玩家在群里水,没挂的玩家在游戏里水,lsp玩家围着新出炉的‘蛛妈’卖弄风骚。

      而还想肝的玩家,则接到了打扫战场、清理装备这一类的小任务。

      总之,一条任务链顺利完成,大家都很开心。

      至于包子,则拉上我是大肌霸、飞机、红花妖、大哥惠这几个老熟人,走在定包间的路上。

      这几个沙雕玩家运气还不错,居然都没死。

      “你们先去不行吗,我还没要到蛛妈的签名照呢!”大肌霸一边走,一边抱怨。

      “没听达哥说么,他们可能要常驻不夜城一段时间,以后机会多的是?!?

      “也不知道季姐是怎么拿到的首杀,”大哥惠对这件事依旧念念不忘。

      “不管怎么说,肉是烂在锅里了,可惜伞哥没来,伞哥要是来,搞不好能抢季姐的首杀?!?

      “是啊,这种大型任务链,一看就是伞哥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关键是伞哥装逼,能带着我们一起装啊?!贝蠹“砸踩滩蛔〉?。

      “很想和他较量一番,”大哥惠点了点头,表示遗憾。

      包子忽然停住了脚步,愣愣的看向窗户对面的一个全息电视投影。

      “包子,你在看啥,是适合我这种成年人的18禁节目吗?”红花妖凑过头来,一看就眼瞎了。

      “妈呀,包子,你变了,你居然喜欢看猛男跳艳舞!”

      其它几个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向包子,仿佛在说,你居然是这样的包子,季姐她老人家天天发黄图,你怎么还想着不走水道走旱道呢?别想不开啊。

      “不是,”包子直勾勾的盯着其中一个丁字裤猛男。

      “你们不觉得,这个人,长的很像是伞哥吗?”

      从红花妖开始,每一个人都缓缓张大了嘴巴,只有飞机一脸淡定的摇了摇头,满目悲悯。

      “二八猛男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可悲!可悲?。?!”

      7017k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