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从无人机的角度,天穹之下,高达几十层的大楼残骸被蛇一样黄色爬山虎覆盖,同样高度的巨树冠盖向四方展开。

      密密麻麻的金属树叶如同围成一圈的太阳能发电板;空气中散发出电器烧焦的味道,那是机械生化兽在分泌人工蛋白质。

      摄像头转动着,无人机的视野不断放大,在森林的间隙处,可以明显看到树根扎入旧城市的水泥地面,像是大型搅拌机一样粉碎各种金属废料,然后用新长出的金属管道吸收。

      金属、水泥、植物根茎,奇妙又诡异的融为一体。

      当无人机飞过一处通讯塔上,塔尖的避雷针忽然转动一圈,缓缓打开,那是一朵刻着‘铁塔股份有限公司’的剑叶型金属花。

      ‘异常信号接入’

      ‘异常信号接入’

      ‘信号中断’

      ‘信号中断’

      一架无人机的推进器喷口忽然有两个失去了控制,导致它的飞行轨迹飘忽不定,最终一头扎入森林之中。

      下一刻,猎食者群起而动,从下水道中爬出的铁皮老鼠快如闪电,取代足肢的金属滑轮,似乎是某个高科技品牌的自动驾驶滑轮鞋。

      涡轮蛛紧随其后,做为中型殖体生命,它身长三米,高两米,有三对机械大螯,触肢器如同钢刀,头部的放射性蛛眼像是大型探照灯,放射出的强光不断转动,逼退抢食的同行。

      尖锐的汽笛声响起,车头马陆顺着高速通道横冲直撞,不时将高速通道上的汽车残骸顶开。

      可树上的猎食者抢先一步,十几个鸟形半机械生物一拥而上,电钻一般的鸟嘴熟练的钻开无人机的外壳,咬断发动机上的电线,无人机彻底罢工。

      接下来便是一场饕餮盛宴,金属外壳像是零食,线路刺激又爽滑、芯片富有营养、电池最受欢迎、电机难啃却有嚼劲。

      摄像头最终被仿生壁虎抢到手,插在脖子上,仿生皮的电子纹路亮起,像是正在进行某种特殊的配对,很快摄像头便亮了起来,算是下岗再就业。

      另外两架无人机见状,立刻向上爬升,然而,当后面一架无人机绕过一座双子大厦时,大厦表面的‘爬山虎’忽然像蛇鳞一样张开,有规律的起伏起来。

      ‘爬山虎’将生物信号转入光纤、数据库和输入设备组成的大楼中。

      ‘电子配对中’

      ‘信号转化中’

      ‘虚拟入侵中’

      双子大厦的前身应该是一座电视台,共二十三层,随着爬山虎的连接,尘封已久的备用电机忽然运行起来,机房内声音大作;从楼顶到楼底,一层又一层的屏幕打开,播放的不是广告,而是无人机飞行的画面。

      电视台中,似乎有无数透明的工作人员在调试设备、确认节目、剪辑视频。

      最终,一具自杀的尸体前,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天空执法者展开整治,发布了加强民用无人机等‘低慢小’航空器安全管理条例,设立了直辖市在内的八类管控区域,除了特别批准之外,禁止……”

      随着视频的播放,靠后的那架无人机机身猛的一颤,突然调转方向,缓缓落在了双子大厦的楼上。

      然后,屏幕中的画面像是按了倒放键,从双子大厦开始,‘无人机’从楼顶倒飞而出,直奔某处地下工事。

      某处防空洞的地下操控中心

      一个工作人员面色一变,十根手指猛然裂开,变成类似蜘蛛爪一样的结构,指尖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敲击着键盘。

      而他面前的大屏幕瞬间变红。

      ‘数据异常、数据异?!?

      ‘飞行信号被捕捉,病毒入侵中,第一层防壁遭到破坏——’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病毒入侵,我们的行动被机械主脑发现了?”主管模样的中年人面色一变,惊道。

      “不,城内的监测站并没有发现机械兵团出动的迹象?!?

      “该病毒种类也不是常见的企业病毒?!?

      另一个员工也开口解释,他的脑袋上挂着类似头戴式耳机的装置,‘耳机’嵌入耳孔,隐约能看到插入耳孔的一小圈电线。

      在不夜城,这种装置叫做‘网络接入仓’,骑士团缺少这方面的技术积累,旧时代的军用科技只能进入万维网,无法连接赛博网络;它们现在使用的,都是黑市收购的翻新机。

      这种翻新机在对抗高级ai操控的企业病毒时,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似乎是某种生物信号转化的野生电子病毒?!?

      主管顿时松了口气,毕竟野生病毒还在他们的处理范围内。

      更重要的是,‘海德拉’计划并没有被发现,还在顺利进行。

      “查明源头,以及查明无人机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敝鞴艽判┡獾牡?。

      “方位确认,213.313.511,前文明时代的江别市;任务级别‘骑士’级,是高层临时发布的通缉任务?!?

      一个工作人员顿了顿,带着些敬畏道:“是钢铁骑士——旗!”

      最后一架无人机依旧在忠诚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可惜,在这片水泥丛林之中,有太多它的克星。

      很快,一根黑影从林中射出,速度极快,好似撕裂空气,音爆之后,又是一道爆炸,火焰四散,无人机残片从天空洒落。

      一处飘散着无数‘红灯笼’的街区中,地面上的血毯缓缓游动着,爬上高楼、涌上高架、席卷每一个入侵街区的生灵,最终向中央汇聚,游动的鲜血覆盖在血毯表面,仿佛是贵妇的裙摆。

      毛毯中央的‘贵妇’,则是一个身高近三米的怪物,由白骨和血肉组成,无数神经束组成了她的头发,而发梢的尽头,挂着一颗颗机械猎人的脑袋。

      若是打开辐射探测仪,便能观测到,在这片街区中,辐射量强的恐怖,无限接近于核爆中心。

      “连a级鲜红女皇的领域都敢乱闯,真是脱裤子放屁,找死!”

      [任务完成,奖励1500点经验]

      正如铁砂沙漠不是真正的沙漠,绿洲也不是绿色的,它更像是一个设施齐全的小镇,这里居民成分复杂,有机械城的逃犯、工厂的雇佣兵、铁砂沙漠的土著、禁忌改造的人造合成人、信奉图灵教的金属传教士。

      这里没有好人,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人’,所有的居民,身上都是肉眼可见的植入体,武器器官化、器官机械化,每个人看上去都极不好惹。

      而能在这里安稳开店的,绝对是镇场子级别的狠角色。

      玫瑰汽油酒吧的老板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火红的头发像是燃烧的烈焰,翡翠般的眼睛习惯于隔着波浪头打量人,火辣的上半身毫不掩饰的包裹在高弹力紧身背心中,胸前露出一大抹白皙,马甲线的腰身上,一朵妖艳的黑色玫瑰花绽放着。

      玫瑰汽油酒吧,提供各类酒水、仿生人妓女、虚拟体验机、精神药物、小型身体修复改造、代卖以及杀手服务。

      此刻,黑玫瑰正站在吧台后方,漫不经心调着一杯玛格丽特,听着各种客人的吹嘘、显摆,以及偶尔扫过来的贪婪目光。

      每年都有很多人来这里淘金,其中不乏强大的义体改造者,但熟面孔却是越来越少,这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永远留在了这片辐射地带,只有少数的幸运儿,会赚到足够的机械币,换来一张不夜城的入场卷,去享受人上人的生活。

      大部分时候,黑玫瑰都在冷眼旁观,看着这群蠢货们从辐射地带跳入更危险的都市地狱。

      城里的怪物吃人可是不吐骨头的!

      不过,有些蠢货还是挺可爱的,死了有点可惜。

      “听说了吗?工厂的货在大裂谷被人截了?!?

      杂乱的消息中,有一条引起了她的注意。

      “谁敢截工厂的货,找死!”

      “不清楚,或许是一些偷渡者铤而走险吧?!?

      “这些人找死可别连累我们?!?

      一位金属手臂的壮汉哈哈一笑:

      “也不全是坏事,工厂那么财大气粗,或许能赚上一大笔赏金!”

      “倒也是,我的外骨骼老早就该换了,城里的货卖到这里,足足涨了十倍,那群狗日的企业吸血鬼!”

      黑玫瑰细而长的眉头向上一挑,将玛格丽特一饮而尽,眼神示意不远处的酒保替代她,自己则大步去了后门。

      汽油酒吧除了提供酒水服务,还能包夜,毕竟有些活动更适合在夜晚进行;黑玫瑰一般住在酒吧的地下室中,那里有足够多的酒。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黑玫瑰另有一处据点,那处据点的前身是一座废弃的工厂,如今被改造成一处车库,里面放着她收集来的各种款式的机车。

      酒和重装机车,是这个女人最喜欢的两种东西。

      大门刚一打开,浓郁的血腥气便扑面而来,黑玫瑰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直接拉开了电闸。

      下一刻,刺眼的探照灯下,多了一辆陌生又破烂的越野车,四个轮胎爆了三个,上面无数划痕和弹痕。

      车上躺着一个充满野性的男人,男人瞎了一只眼,断了一只手,叼着半根烟。

      “来啦?!?

      黑玫瑰目光扫了一圈,平静道:“谁允许你将这种垃圾开到我的车库?!?

      高工苦笑一声,“玫瑰姐,能不能别急着谈车,先救人再说?!?

      “我要是死了,您不就少了一辆车了么?!?

      话音一落,高工脖子一歪,彻底昏迷过去。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