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呕,呕呕呕……”

      草稚猎刃430旁,黑玫瑰皱着眉头看着已经完全没有形象,正趴在地上呕吐的小指头。

      事实证明,舔狗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当这款不夜城最新型号的重型机车在2.3秒提升到350公里/小时,他已经彻底忘记那小腰的触感是什么了。

      而当草稚猎刃430在30秒后,飙升到半马赫的速度时,小指头恍惚间来到了天堂。

      看到后车座上可疑的黄渍,黑玫瑰的眼角狠狠抽动了下。

      “下次敢坐我的车,我宰了你!”

      语罢,黑玫瑰直接进入旧金属回收站。

      正如高工知道黑玫瑰的车库所在,黑玫瑰也清楚高工的秘密据点。

      毕竟在两个地方,二人都曾幽会过。

      不过高工最近的一系列表现,却让黑玫瑰多少感到有点陌生。

      自暴自弃?奋发图强?

      似乎都不像。

      这种脱离掌控之外的陌生感让她多少有点不爽。

      她唯一知道的,最近这个小男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大笔机械币,并在军用仓库狠狠消费了一把。

      “等等,等等我,”小指头浑身湿漉漉的赶了过来,听到熟悉的‘嗡嗡’声响,顿时大怒。

      “好小子,果然是在瞎搞我的手术台,他知道这玩意有多贵吗?整座汽车城都没有第二台!”

      黑玫瑰熟门熟路的走到金属棚子前,就看到光着上半身的高工左手拿着一只手术刀,而他手术的对象,却是他的右手。

      只见他半个手掌被切开,露出钛金手骨,掌心的神经线像电线一样纠缠在各条指骨之上。

      而高工似是在做一场神经微调手术,除了它的左手之外,手术台的三支机械臂,一支持刀、一支持针、还有一支缝合肌肉,三支机械臂晃的人眼花缭乱。

      黑玫瑰张了张嘴,却被突然严肃起来的小指头按住肩膀,一脸认真道:

      “手术台前,切忌大声喧哗?!?

      然后他脸色一垮,满脸都是不可置信,嘀嘀咕咕,想不明白。

      “这不可能,不可能啊,手术台五十多个???,不到一个星期,就全弄明白了?”

      “而且还是三操,我做了十几年改造手术,才能同时操纵三条手术臂,这小子凭什么!”

      “那嵌在掌骨中央的是什么,神经调节器?”

      黑玫瑰没有说话,而是在周围转了起来。

      移动无菌室、感官剥离设备、神经抑制器,这些都是军用医疗设备。

      电磁切割机、小型锻造机、高温冲压机、磁阻石、铬铁、军用防火布……

      有一个东西吸引了黑玫瑰的注意,那是一个黑色手套,手套表皮应该是某种辐射兽皮,手套内则是另一种辐射兽的软毛,套进去就像套在一团冷棉花中——就是掌心有点硬。

      手套的四根手指上,各有一个圆形的连接装置,说明这手套只是某种装备的一半,还有一半——

      黑玫瑰很快找到了另一半,那是一个电锯型的指虎,或者说,指虎型的电锯?

      这‘指虎’的四个接口正好能卡在手套的指背上,而她也知道掌心那硬硬的东西是什么了。

      那是一块微型能量板。

      喜欢重型机车的女人,骨子里是热衷暴力的,黑玫瑰左右张望,她想要找个东西练练。

      ‘滋滋、滋滋——’

      随着神经加速器的成功植入,高工松了口气,在手术台上点了几下,三个手术机械臂退了下去,两个小型缝合臂接了过来,像是老裁缝一样,在掌心细密的缝合了起来。

      精神极度集中之下,高工并没有注意外界,他这个地方,一般也没人来。

      结果刚一放松下来,一颗秃头便钻了过来。

      高工意识还没反应过来,刚做过手术的右手便起了反应,闪电般的探出,五指如钳子一般钳住对方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你…咳咳……放手??!”小指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然后变青。

      “哦,抱歉,手误手误,嘶——”

      手指缝合处再一次爆血,高工吸了口冷气,连忙抓起一块无菌布捂住手掌。

      “你小子怎么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先叫一声啊?!?

      看着恶人先告状的高工,小指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来不及计较,抓住对方的肩膀,急声道:“成功了?你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呢,你用的什么手术方案?”

      义体医生的手术方案可不仅是一套手术流程,还包括义体的设计、调试,以及与人体系统的磨合,甚至包括程序的开发与植入。

      简单来说,要想设计一个手术方案,你需要一个包括机械师、康复治疗师、神经改造者在内的团队。

      普通的义体医生,安装一百套同类型的义体,也不敢说能憋出一套方案来。

      他做义体医生快二十年了,能拿的出手的手术方案也不过三个,其它的不是有设计缺陷、就是有‘不知什么毛病’的毛病。

      戚笼一边擦着手掌,一边在系统面板上检查着这次手术效果。

      [完成一次神经系统改造,神经系统改造率+1%]

      八大系统中,改造率每增加1%,增加20点生命值,10点体能。

      手感神经促流器:通过调整手掌神经网络,加速神经元传递,使之更适合手持武器,感知+1,使用近战武器的攻击速度+10%,暴击率+5%

      “想学啊,我教你,”高工突然道。

      小指头愣住了,“你教我?”

      这蠢小子是不是不知道这‘方案’有多珍贵!

      “哦,对了,我还欠你六千机械币是吧,刷卡还是现金?”

      小指头再次悚然,这小子居然要还钱?!

      我就说这手术怎么可能成功!

      人格都修改了,这手术的后遗症好大??!

      正当高工想要说些什么时,‘轰’的一声爆响,这动静——就像是一颗炮弹落在回收站附近。

      在二人呆滞的目光中,只见回收站边缘的一面墙壁上,先是多了一个水缸大的球形凸起面;然后以整个凸面为核心,无数裂纹长出,裂纹越来越大,覆盖整面墙壁。

      下一瞬间,墙壁轰然塌陷,露出带着手套的黑玫瑰。

      ‘我去,这力量,过30了吧!’

      高工惊愕的看着这一幕,久久不语。

      怪不得能包养原主这条双花红棍,这位玫瑰姐,有点飒啊。

      黑玫瑰揉了揉纤细的手腕,好似原本的怪力不存在一般,走到二人面前,将手套丢了过来。

      “调试调试,材料用好一点,功率再大一些,然后给我送来?!?

      “呃——没问题?!?

      高工很想拒绝,但他不想死,好在他事先准备了两份材料,再做一个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看着‘微机指虎’上歪曲的锯齿,心道这得是多好的材料,才能抵得上您这样的暴力。

      名称:高速微机指虎

      类别:机械拳套

      品质:精良

      重量:4.4kg

      基本属性: dps:120 攻击力:24,攻速:5攻击/秒攻击范围:0.7米

      附加模式:高动力模式

      插件栏:无

      备注:你小子一看小时候就不学好,才能研究出这种东西来

      高动力模式:又称电锯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攻击力+15 破甲率+40%暴击率+25%有60%的几率产生流血效果

      备注2:电锯惊魂算什么,你才是真正的肉体切割者

      看的出来,系统很喜欢这玩意,要不也不会备注两次。

      这玩意也不知道是哪个很刑的玩家想出来的,在手上装一个电锯,只能说效果相当十八禁。

      ‘赤独角兽’对付大型辐射野兽还行,一旦碰上中小型的、高攻速的,这种重型大刀就要抓瞎了。

      而一个即能破甲、又能护身的拳套,便是再合适不过的自卫工具。

      “你们在聊什么?”

      小指头回头神来,连忙道:“这小子手术失败了,脑神经受到严重损伤,不仅要还我钱,还要将刚刚那套手术方案免费教给我?!?

      高工脸一黑,差点没忍住揍对方。

      黑玫瑰倒是看的很明白,直接道:“说出你的需求?!?

      高工耸了耸肩,从下方的抽屉拿出一个玻璃盒子,盒子里是一颗像极了真眼珠的仿生眼珠。

      “我以前那颗义眼的强化版本,不仅有瞄准功能,还加了夜间模式和红外线透视?!?

      “自己给自己换眼珠,这难度有点大,我又不是夏侯惇?!?

      可惜,这个梗没人听懂。

      黑玫瑰看向小指头:“成交?”

      小指头依旧有些不甘心:“你先把方案整理出来,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图纸,啊不,手术方案就在抽屉里,自己看去?!?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种秘密,你觉的他会告诉你吗?”黑玫瑰转了一下手上的钥匙,突然笑了起来,“走,我带你去兜风去?!?

      “好啊,”高工耸了耸肩,左手顺势搂在了黑玫瑰的腰上,五指下压,陷了陷,又弹了回来,相当有弹性。

      “别这么看我,”面对小指头喷火一般的眼神,高工扫了眼对方的裤裆,痕迹相当明显。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p>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