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汽油镇毫无疑问是汽车城绿洲的核心,只不过今日的汽油镇,多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原本空荡荡的大门口,多了几个治安团的检查人员。

      检查的东西,便是机械猎人的猎物。

      工厂的军需仓库重新开启,一些珍贵的军械物资也开放售卖;而做为代价,便是每个机械猎人,每一日都要带回一具e级的辐射野兽尸体。

      没有收获怎么办,那不好意思,汽油镇便无法进入。

      在这片辐射地带,没有补给品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亡。

      “你看看,看仔细了!这可是自爆蝎的尾针,标准的e级野兽尸体?!?

      “那它的其它部位呢?”检查人员冷漠的道,他的两条手臂都被替换成机械手,正反复检查着猎物。

      “自爆蝎的血可都是可燃性化学液体,我能在它爆炸之前,保住它一条尾针就不错了?!币桓鼋鹗裟钥堑幕盗匀说纱笱劬λ档?。

      检查人员沉吟了起来。

      “我看看?!币坏廊擞白呃?。

      “好的,组长?!?

      检查人员让开,把位子让给一位军装打扮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机械化程度很高,裸露在外的脖子都已经被改造成机械体。

      赵械只是目光一扫,便冷笑起来,道:“自爆蝎的尾针相当于雷管,你告诉我,你杀的那只自爆蝎都爆炸了,这尾针上怎么一点爆炸痕迹都没有?!?

      金属脑壳刚想狡辩,守在门口的两个重型机器人一左一右,直接把他架出大门,然后丢了出去。

      金属脑壳大怒,骂道:“是你们求着老子猎杀辐射兽,没有我们,你们这些人能太平?”

      砰!

      赵械没有半点废话,直接拔出手枪,对着对方的脑袋开了一枪。

      金属脑壳脑袋猛的一仰,栽倒在地,再无生息。

      周围机械猎人面色一变,手掌下意识按在武器之上。

      赵械平静的道:“机械猎人扫荡兽群,本就是应有之义,各种义体、武器,都已经摆放在了货架上,猎杀的野兽尸体甚至可以直接换取物资?!?

      “这般优渥的待遇,如果你们还不拼命,那就没有资格生活在这片绿洲之中?!?

      赵械目光冰冷的扫荡一圈,没有一个人敢与他直视。

      “记住,机械猎人是一群毫无廉耻的渣滓,以后遇上这类检查不明的猎物,一律不给通过!”

      “是,组长!”

      就在赵械离开后不久,一辆破破烂烂的越野车开到了汽油镇门口,看着老老实实排队的同行,愣了一下,啧啧道:

      “事有反常必有妖?!?

      很快,检察人员就查到了高工。

      “猎物就在后面,自己去看呗?!?

      一个检查人员刚要去检查,就被另一个同行拦住,道:“这个不用了,放行吧?!?

      高工咧嘴一笑,食指中指并拢,向对方一扬,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为什么,刚刚赵组长不是说——”

      “这个人不一样,他是个资深猎人?!?

      “那又如何?”这个人有些不服气道。

      另一人摇了摇头,道:“别的不说,光是这个星期,这个人一共狩猎了30只e级野兽,你觉的他今天会没有收获?”

      “30只,这么多,就他一个人???”

      检察人员很是吃惊,要知道,一个治安团的武装小队,一个星期也未必有这么多的猎物。

      “他是个独狼,没有搭档,一向独来独往,这类高手与那些菜鸟不同,是我们笼络的对象?!?

      那人顿了顿,道:“很快,小股的兽群就会流窜到这里,他很有利用价值?!?

      检察人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高工开着他那辆已经有些破旧的越野车在汽油镇上游荡。

      汽油镇肉眼可见的萧条了下来。

      主力消费人群有大半还在外面飘着呢。

      一路开到玫瑰汽油酒吧,却发现大门紧闭,他对蹲在门牙子上闷闷抽烟的小指头按了按喇叭。

      小指头扫了他一眼,也不见外,直接坐上了副驾。

      “战争期间,酒吧不许营业,”小指头叹了口气,将烟蒂弹出窗外。

      “正常?!?

      “但军用仓库却提供酒水服务?!?

      “看来是有关系户啊,”高工摸出一个烟盒,分了对方一根。

      “他们封不了多久!”小指头不屑道:“我们在本地的经营,可不是一两条过江龙就能打垮的?!?

      “那你呢,战争开始了,不正是你这种义体医生发财的好机会吗?”

      “嗨,别提了,”小指头一脸晦气的摸出一枚勋章,上面刻着一个通电的金属脑袋。

      “治安团的勋章,这么说你被招安了?恭喜啊,”高工幸灾乐祸:“看来你很快就要上前线了?!?

      “没油水也就算了,居然还要玩命!”小指头一脸悲愤,道:“早知道落到这个下场,我就不该离开自由彼岸!”

      “自由彼岸,你不是不夜城的人?”

      自知说漏嘴的小指头面色一僵,连忙岔开话题,道:“你来酒吧干什么?”

      高工笑了笑,没有穷追不舍,道:“这辆车不太行了,我找玫瑰姐问问,看看有没有渠道弄到军用装甲车?!?

      “玫瑰姐不在,而且军用装甲车这玩意老贵了,没有六位数的机械币想都不要想,你有这个钱吗?”

      “我又不要原装的,二手的也成?!?

      “我说的就是二手的价?!?

      “啧?!?

      见高工目光奇异的看着自己,小指头面色一变:“别望着我,我可没车,更不会借你钱?!?

      “没跟你借钱,想要跟你谈一笔生意?!?

      最终,高工口中的‘新手术方案’打动了小指头。

      虽然不认为对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拿出第二套手术方案,但本着闲着也是闲着,就看看对方做些什么的念头,小指头还是带他来到了自己的黑店。

      “指头大夫?!?

      “滚开!”

      小指头面色发黑的将门口士兵推开,一脸晦气的走入门内。

      两个治安团的士兵互相看了看,耸了耸肩。

      义体医生毕竟是高科技人才,跟机械猎人这种泥腿子可不是一个待遇。

      “劳驾,让让?!?

      高工紧随其后,手上的麻袋中,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味散出。

      士兵刚想开口,高工已经推门而入,并且将门反锁。

      “怎么办?”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

      高工扫了一圈,除了自己归还的手术台外,还有至少十几种高科技手术设备,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需要蛋白质提取器和质壁分离机?!?

      前者负责提取蠕虫腺体中的特殊蛋白,后者负责从蛋白质中转移出金属抗体。

      操作并不复杂——知道配方的话。

      “愣着干什么?过来搭把手啊?!?

      “你要我给你打下手?”小指头指着自己,满脸不可置信。

      “恩,顺便再给我搬个凳子?!?

      “你要一点东西都弄不出来,回头我就找人弄死你!”小指头咬牙切齿。

      半个小时后——

      “不可能,不可能啊,怎么做到的?居然真的拦截住了!”

      小指头用显微镜观察着细胞的变化,当无线电波扫过细胞时,明显有抗体生出。

      而高工就简单多了。

      系统面板解释一切。

      [一款生物注射剂,拥有类似电磁屏蔽涂层的作用]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小指头猛的转头,目光死死的盯着他。

      “意味着机械猎人再也不用担心近身被抓?!?

      “意味着古典流机械狩猎将再度崛起?!?

      “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将改变沙漠战争的走向?!?

      “还意味着我要发财了?!?

      高工耸了耸肩,“至少有钱买车了?!?

      小指头面色通红,不断走来走去,嘴巴动个不停,但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高工忍不住打断对方,“我劝你不要想太多?!?

      “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独吞?”小指头怒道:“你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呃,不至于,不至于?!?

      高工摸了摸鼻子,道:“最大的问题是原材料不好找,一条沙漠蠕虫只有一个腺体,而一个腺体,最多只能提取一支药剂?!?

      “所以说,这玩意短时间内,无法量产?!?

      “沙漠蠕虫,沙漠蠕虫,得立刻通知下面人去抓虫子、统统抓虫子去!晚了可就没了!”

      “不过虽然无法量产,但对于机械猎人中的高手来说,他们绝对清楚这方面的价值,更不介意花大价钱买上一支保命?!?

      “没错,这些高手虽然愿意讨好我,但想要他们全心全意为我们做事却是千难万难?!?

      小指头一拍桌面,激动道:“有了此物,这些人还不任我们拿捏!”

      只要这些高手在接下来的狩猎任务中大放异彩,自然就会带动古典流机械猎人的复兴。

      高工曾说过要带动冷兵器狩猎的热潮,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