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很快,小指头和高工就分头行动了起来,小指头调动他的关系网,去拾荒城,乃至更远的都市圈去搜寻沙漠蠕虫的踪迹。

      而高工则决定先把重金属沼地的沙漠蠕虫处理掉。

      二人的动作都有些急迫,按照小指头的说法,强迫机械猎人猎杀辐射兽只是第一步,很快,治安团就会将机械猎人编成武装小队,外出猎杀游荡野兽。

      一旦被编入队伍,行动就会相当不自由。

      ‘噗’

      随着轻微的枪响,一条金属蠕虫身边猛然炸开一个泥坑,把这条大虫子吓了一大跳,飞速钻入沼地之中。

      “艹!”

      高工磨着牙根,一开始还不觉的,但当沙漠蠕虫‘知道’它们在被捕猎的时候,狩猎就变的非常困难。

      这些蠕虫稍一受到惊吓,就会钻入泥坑之中,这些泥坑越往深处挖,金属含量就会越多,有些地方的坚硬程度甚至不亚于金属。

      挖掘机来了都没用。

      除了第一天抓到了五条,高工的收获每天都在减少,到了第三天,耗了一整天,才抓了一条。

      除了几条大虫子外,这几天的收获几乎为零。

      而根据他的了解,小指头那边的收获还不如自己呢。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抓这种大虫子,但你现在的心态,可不适合工作?!?

      一向大大咧咧的黄元莉难得正经起来,她坐了起来,认真道:

      “你先休息一下,我回头帮你向部落中问问,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弄出这些虫子?!?

      高工深吸一口气,让带着锈味的冷空气进入肺部,再吐出,然后一脸诧异看向对方。

      “你居然也会关心人?”

      “废话,我比你大好吧,”黄元莉翻了个白眼?!澳阌Ω媒形医憬??!?

      “对了,这是新口味的棒棒糖,你要不要尝尝?”

      “新口味,给我!”

      黄元莉目光一亮,一把把高工手上的棒棒糖抢走。

      “姐姐就做这事?”高工怪笑一声,手掌对着对方的脑袋狠狠揉了起来,不得不说,这身高,揉起来相当顺手。

      “喂!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摸我的头,我放蜜蜂咬你屁股!”

      黄元莉顿时炸毛,面色通红的同时,狠狠朝对方龇牙咧嘴。

      “回去啦,看来今天的收获也就这些了,”高工伸了个懒腰,道:“今天就早点下班?!?

      “就是嘛,劳逸结合,生活不能投机取巧,走钢丝上瘾了,迟早会掉下来的,这是我们教授告诉我的?!?

      一路上,为了证明自己的长姐风范,黄元莉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老气横秋的指点对方。

      “你听姐姐的话,姐姐包你……”

      高工突然面色一变,弯腰,一把捞起黄元莉,速度全开,数秒之间,便跨过十几米的距离,滚入一座废弃房屋之中。

      “唔唔——”

      黄元莉被紧紧捂住嘴巴,还以为对方兽性大发,要把自己拖到小树林后做些什么,然而下一刻,她就不这么认为了。

      他还是第一看到高工如此紧张。

      然后,她的瞳孔猛然睁大,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浓郁的尘埃烟雾铺天盖地,辐射能量燃烧产生的高强度光污如呼吸一样闪烁,那仿佛直面火山口的浓郁热力,以及尘雾中喷吐出的炽热火焰,所过之处,铄石流金,无论是金属大树、还是水泥地面,统统融化开来。

      强烈的能量波动让人根本看不清这怪物的本体,直视它就像是直视太阳。

      而它本身,便是一团移动的小型核爆。

      二人咬紧牙关,短短的几秒钟,仿佛是一个小时,甚至是一天。

      而等这个‘核爆’离开之后,黄元莉已经眼珠上翻,手脚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嘴中白沫喷出。

      高工面色一变,连忙放下背包,从包中摸出一根辐射针,直接插在对方的脖子上。

      黄元莉终于回过神来,猛的捂住嘴巴,爬出高工的怀抱,找到一处下水道干呕了起来。

      “呕,呕呕——”

      高工身上也很不舒服,怎么说呢,就像是一把蟑螂塞入衣服里的感觉。

      他打开属性版面——

      [重辐射状态:所有属性-50%,持续时间10天,一定几率造成细胞畸变、器官严重损伤,附带贫血、病变、早衰等状态]

      高工摇了摇头,摸出一根辐射针扎向自己。

      很快,这种状态产生了变化。

      [轻辐射状态:所有属性-10%,持续时间3天,造成轻微的恶心、眼花、心律失常]

      黄元莉终于把能吐的都吐干净了,才抹了把汗,结结巴巴道:“刚刚那个是——”

      “至少b+,很大可能是a级?!?

      无论是b+还是a级,在玩家群中都有一个称呼,叫做boss统领,意思是这种怪物往往有着足够大的基因领土,在领土上统领了一群同属性基因boss,它们与s级最大的区别,便是没有跨出那最后一步。

      跨出那一步,便是突破了二阶的极限,达到了三阶的层次。

      一般而言,60级以上的怪物,又有一个称呼,星球怪物。

      黄元莉小腿肚子发抖,站都站不起来,“可是,这里明明是低危险区啊?!?

      按照拾荒者的说法,一般的城市圈,分为低危险区、中危险区、以及高危险区。

      高危险区必然有一只a级怪物。

      在拾荒市中,公认的a级怪物一共有两只,一个是红灯笼区的‘鲜红女皇’,还有一个是金属区的‘机械堡垒’。

      前者所在的红灯笼区是公认的禁区,飞机飞到上空都会被女皇射爆。

      而后者,则是拾荒市三分之一机械生化兽的源头。

      不出意外的话,很快,拾荒市便会多划分出一个高危险区。

      对方就算不是a级,也必然处在蜕化的边缘。

      “你应该庆幸刚刚是a级怪物,在它眼中我们就是蝼蚁,如果是b级或是c级别的辐射兽,恐怕当场就会袭击我们?!?

      高工吐了口气,心情沉重道:“走吧,以后的拾荒市,无论哪一个区都会很危险?!?

      二人回城的路上十分小心,走走停停,高工放出人头狗,黄元莉放出电子蜂,直到彻底确认安全之后,才继续前行。

      一直到城市边缘,黄元莉的神情才放松下来,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不过很快她的脸色就又有了变化,因为放出去的电子蜂又回来了,而且带回了一只电子蜂。

      两只电子蜂相互飞舞缠绕,似是在传递些什么。

      黄元莉面色大变,下意识的抓住高工的胳膊,“不好了,我们部落的人被怪物围住了?!?

      拾荒市并不完全被钢筋丛林环绕,在机械战争之前,它是著名的旅游城市,保留着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森林地带,而在战争之后,那片古老森林也变成人迹罕见的禁区。

      越野车加大马力,顺着破烂的的沥青路往森林冲去。

      前往森林的路本就不好走,坑坑洼洼,好在这里的畸变程度并不高,至少没有完全挡住道路。

      “是这个方向吗?”

      “没错,电子蜂说是这里?!?

      高工扫了一眼对方掌心上的电子蜜蜂,心道二者是怎么交流的,神经传感?异种驯化?还是生物传导?

      两侧树木越发高大,树与树之间的枝桠纠缠在一起,像是两排高墙坐落于天地之间。

      高工莫名想到了‘巨物恐惧症’这个词。

      很快,高工在道路上看到了一具尸体,尸体两眼发白,被拦腰斩断,肠子流了一地。

      越往前,尸体就越多,无一不被砍成肉段,有些尸体的神经还没有彻底死亡,导致其手脚还一动一动的。

      黄元莉猛的捂住了嘴巴。

      “不能往前走了!”

      在公路的一个拐弯处,高工猛的一踩刹车,拎起大狙,还有一些黄元莉从没见过的装备。

      之前为了恢复手掌伤势,高工一直收着打,如今两个星期过去,之前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看着高工拔出那口第一次见面时用的大刀,‘刷刷刷’几下,便在树墙之中开出了一个大口子,不知为什么,黄元莉突然感到了一种浓郁的安全感。

      二人绕了一条道,顺着山丘向上爬,大约爬了一百米左右,惨叫声和呼喊声传来。

      “我上去看看?!?

      高工一甩钢绳爪,勾到一根大腿粗的树枝上,三两下就爬了上去,故技重施,很快就爬上了树顶,右眼皮快速眨动两下,瞄准模式开启,视野不断放大,穿过树叶和灌木,定位到公路之上。

      只见二十多个兽皮穿着的人正躲在临时搭造的掩体后面,手持步枪,朝着远处射击。

      而最前方的几位身材尤为高大,身高至少两米,手持钢筋和铁锤,每当对面的机械生化兽冲上来,他们就会冲上去,将它们逼回去。

      而在后方,几个跟黄元莉差不多身高的少女正双目紧闭,而在她们的上空,十几只金属麻雀在盘旋,每当前方局势不稳时,这些麻雀便如同小型战斗机一般一个冲锋,将它们打回去。

      高工将视野开到极限,终于看清了对面的怪物。

      唔,老熟人啊。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