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仿生人和机械人还是不一样的。

      前者一开始就不是人,但改造到最后,跟真人就没什么区别了。

      而后者一开始是人,改造到最后,就真的不是人了。

      前者是把所有机械单位都用仿生器官替代,实现完全仿生的人体系统。

      比如说一开始,假如高工安装的是仿生心脏,而不是机械心脏,被一刀插入,那绝对会被当场爆掉。

      仿生人是有要害的,反倒是机械人越改越没有。

      根据高工的记忆,在机裂星中,一共有三个二级文明体系,一个机械文明、一个碳基文明、一个信息文明。

      而【侵入式神经改造技术】,应该是那个二级碳基文明的职业知识,仿生人则是该文明中的特殊血统。

      在玩家后来考古发现的资料中,在第二次机械战争之前,整颗机裂星一共有三个大国阵营,而这三个阵营都是以碳基人类为主导。

      然后,某个高级机械文明突然降临,将整颗星球变成赛博试验场,这便是第二次机械战争。

      只是,既然有第二次战争,那第一次战争呢,这又是谁和谁打?

      这颗星球上的某个大国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这才进行‘仿生科技’这一知识链的开发,意图把所有机器生命变成仿生人,甚至于,将所有‘人’改造成仿生人。

      大部分机械文明并不是一定要灭绝人类这一智慧物种,也不是无法允许人类生存,它们所禁止的,只是纯种人类。

      在ai的心目中,纯种人类是异端,指不定哪一天就会跳出来说要复兴人族的荣耀。

      而仿生人看似是机器人,实则是改造人类,却又能被机械文明所接纳——相当适合做带路党。

      莫非战争前的某个大国准备曲线救国,搞机械叛变?

      这跟高工准备给天灾带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一时间,高工对这颗星球的星球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赛博试验场中,文明考古也是一条主线,指不定就能激发出什么‘复国遗民’‘星球物种复兴’等大型剧情任务。

      貌似在前世,还没有人点亮这一成就。

      高工盯着正指挥族人收拾行囊的韩教授,这个人,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吧。

      之前任务的提示——拯救电缆部落的科考团队。

      科考团队?

      韩教授背后长眼一般,转过头,温和道:“高先生想要问些什么?”

      “我想知道当初那场战争是怎么发生的,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韩教授沉默了片刻,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罕见的恐惧。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知道某个寻常的一天,遮天蔽日的机械章鱼突然出现在天空之上,然后便开始毁灭城市、销毁一切军事设施,我们的武器完全无法对抗,那些大陆级的漆黑战舰更是我们无法理解的强大,一击之威,甚至要超过核武器?!?

      “理由呢,地外势力不会无缘无故进攻一颗文明星球的?!?

      “为什么不可以,你踩死一只蚂蚁,需要得到它的同意吗?”

      普通的蚂蚁当然没问题,只不过若是诞生了文明体系的蚂蚁,那就不可以了,这违反了文明议会的《可观测宇宙文明单位?;ぬ趵?。

      没人能够违背六大九级文明的宇宙意志。

      说到底,赛博试验场只是处于文明议会的灰色地带,而不是黑色地带。

      一般来说,高级文明也不会简单粗暴的直接干涉星球文明进程,这是违反条例的——它们绕过条例的法子有很多。

      高工看了韩教授一眼,决定换个话题,道:“话说回来,教授你们这一次冒险,是去干什么了呢?”

      “只是一次简单的狩猎,可惜任务失败了,死了很多人,”韩教授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还是好感度不够啊,只是‘友善’恐怕还不行,至少要刷到尊敬,对方才会跟自己说实话。

      高工眯了眯眼,目光扫到正在照顾伤员的黄元莉。

      看的出来,这位小妇人在部落中挺有人气,指挥这个,叫唤那个,那些两米高的壮汉伤员因为悄悄拆绷带被发现,被她叉着腰大骂,居然老老实实的低头认怂。

      高工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

      一个两米三左右的壮硕大汉一瘸一拐走了过来,从拐杖中伸出右手,认真道:“我叫孟多,多谢你救了我们的族人,以后你就是我孟多永远的朋友!”

      二人手掌紧握在一起,骨节连响,高工眉头一扬,这家伙的力量居然跟自己不分上下。

      要知道自己可是经过机械改造的。

      不过这家伙为什么要向自己示威?他可就只剩一只手和一条腿了啊。

      “喂!看到没,这是我们部落的第一勇士,孟多多,看看他的身板,你以后要是再欺负我,我让孟多多揍你!”

      看着被黄元莉拍打胸脯拍的面色通红的孟多,高工恍然大悟。

      好好一条壮汉,没想到也是一只舔狗。

      不过电缆部落的成年男子普遍两米多,而女人则都是萝莉身。

      这配合,有点刑啊。

      不正经的念头一闪而过,高工一本正经的道:“你们这次行动损失了这么多人,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吧?!?

      孟多顿时面色黯然,“十三个兄弟,我都不知道回去怎么跟他们的父母交代?!?

      “我可以资助你们一批营养膏,至少熬过这个冬天吧?!?

      “真的,”黄元莉目光一亮,“你说话算话?”

      “当然,我们是朋友?!?

      “那真是多谢高先生了,”就连韩教授也主动认真道谢。

      高工笑了笑,又面色一肃道:“想必你们已经有所发现了,如今的沙漠,辐射野兽暴动频繁,就连我所在的绿洲,也要开始组建武装部队维持治安,可以肯定的是,更大的浪潮还在后面,都市圈只会越来越危险,你们要做好防备?!?

      三人都是面色一黯,尤其是韩教授,若不是感知到了危险降临,他们也不会去寻找旧文明时代的地下科研所,可惜功亏一篑。

      “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什么危险,不要不好意思,尽管来汽车城找我,我们是朋友?!?

      “对,我们是朋友!”

      这话一出,就连孟多也彻底放下了敌意,对高工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电缆部落的人最终还是离开了,倒是韩教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教授有点不老实啊,”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高工自言自语。

      之前高工还没想明白,但经过这两天的接触与交流,他看清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次科研探索,哪怕在电缆部落中,都有极大的争议。

      毕竟这种危险性很高的探索是肯定要死人的——韩教授用他在部落中的威望强行压下了争议。

      若是成功也就罢了——但探索毕竟是失败了。

      想要把自己带回部落,怕也动了拉自己做外援的念头。

      “有矛盾好啊,要真是铁板一块,我还怎么见缝插针?!?

      在高工的谋划之中,这个跟‘专业知识链’有关的部落绝对不能放过,必须收服。

      而且他也没什么道德障碍,在海德拉战役之中,铁砂沙漠的人可都死绝了。

      要是自己能翻转剧情,那救下的生命,绝对是‘万家生佛’一档。

      开车回到绿洲,出乎意料的,门口没有安保团的检查人员,而汽油镇人来人往,热热闹闹,似乎又回到了过去。

      不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焦虑。

      高工想了想,没有进去,而是调转方向,前往汽车城北区。

      老友枪械店门口,胖翔正扛着一个木桶在倒着什么,看到高工,目光一亮。

      “高哥,你来啦,阿妈等你好久了,去汽油镇找你也没找到?!?

      “我这几天早出晚归的,都没怎么回去过,你妈找我什么事?”

      “阿妈说你要的东西她给你做好了?!?

      “做好了?”高工目光一亮,“东西现在在店里吗?”

      “东西太大了,放不下,在仓库里呢,走,我带你去?!?

      “走什么走,快上车?!?

      “哦,”胖翔挠了挠头,一屁股坐在副驾上。

      高工可以明显感到车头猛的一个下压——好悬车胎没爆掉。

      “胖翔,你现在多重?”高工忍不住问。

      “唔,三百多,还是四百多?”胖祥呆呆的数着萝卜粗的手指头,然后转头好奇问:“高哥你觉的呢?”

      高工被噎住了,反手给了他一个脑栗子。

      “你才多大,16还是17,等你成年了,你们家店还养不养的起你???”

      “阿妈也是这么说的,高工你觉的呢?”

      “我觉的——这个问题你问我?”

      “阿妈说了,我是个笨蛋,所以要多向聪明人请教,我觉的高哥你是个聪明人?!?

      “是吗?那你过誉了,”高工抽了抽嘴角。

      “这么说你不是聪明人?不聪明,那就跟我一样是笨蛋了,”胖祥挠了挠头,用怜悯的眼光看着高工。

      胖祥成功把高工的智商拉到和他一个水平线上,并以丰富的经验战胜了他。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