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高工先是让铁皮把他带到军需仓库,然后让他自己开车去修理地点修车。

      不过十天的狩猎战争,废弃最多、损毁最多的,其实不是机械猎人,而是车辆。

      高工再一次走入军需仓库。

      不过这一次,他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其它人的关注,这里的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战争时期,每个人都相当匆忙。

      这里明显不是赌狗会来的地方。

      高工也感觉轻松,直接叫来一个服务机器人,将在路上准备好的材料单子递了过去,数量之多,甚至触动了机器人的‘双重确认’。

      “请问,这些是都要来一份吗?”

      “是的?!?

      机器人直接面部识别,‘刷’的一下,近三万的贡献点给刷没了。

      这数量,几乎是高工暗杀各种c-级辐射野兽,所赚取的三分之二贡献点。

      剩下的,高工直接买了各种弹药,包括十几根强化辐射针。

      军需仓库的辐射针效果比起黑市的要好的多。

      至少没有副作用。

      而黑市的辐射针,有相当一部分是小指头的兑水产品。

      正无聊之际,一只愤怒的大橘猛然跳了上来,爪子挠向高工。

      这弹跳力,一看就是强化过的。

      高工微微仰头,同时捏住了对方命运的后脖颈。

      “你这是换皮肤了?别激动,你们马斯锋芒不是号称好评率无限接近100%,怎么还袭击顾客呢?”高工笑道。

      “只有使用我们家武器的,才有资格做我家的顾客,你这个骗子!”大橘愤怒道。

      “别激动嘛,你们家武器毛病这么多,又是生化病毒,又是赛博精神病的,不好好调试一番,这怎么能用呢?!?

      “胡、胡说,我们家武器才没有这种毛病呢,”大橘眼神闪烁。

      这个时间节点的马斯锋芒,还没有中标母城级外包项目,自然也没有未来那么嚣张的行事作风。

      战争期间卖有问题的武器,还被人发现了,这要是捅上去,这只大橘恐怕真的要被大局为重了。

      “放心,只是一点小问题,”高工懒洋洋的道,“我回头修理修理,肯定会用的?!?

      被捏住了命运的‘后脖颈’,大橘说话也有些色厉内荏,“你要知道,你的武器可是免费租给你的,保质保量,没有一点毛病,你要学会感恩?!?

      “是是是,感恩感恩?!?

      高工突然心中一动,在未来,马斯锋芒雇佣了大量玩家做人体实验,这才得到了足够多的实验数据,为它未来的崛起形成了铺垫。

      自己既然知道这一事实,那么能不能插上一脚呢,玩家需要量大管饱的武器,而马斯锋芒则需要足够多的人体实验数据。

      没有中介商赚差价。

      但是自己来了,中间商这不就有了吗。

      “对了,你们接受大批量的武器预定吗?”

      “大批量的武器预定,就你?”大橘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

      马斯锋芒再怎么说也是新型大企业,业务遍布数个机械城,自然看不上辐射地带的一个泥腿子。

      “当然不止我一个,事实上,我有很多伙伴,他们都很需要武器,我可以提供一个大订单?!?

      “大订单,就你,咳咳——”

      大橘抬头,刚想嘲笑对方不自量力,结果正好对上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意识到对方可是捏住自己把柄的,干咳一声,改口道: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先拿实验数据过来,不然空口白牙的,我可不好向上级申请?!?

      “好呀?!?

      高工轻描淡写的应了下来,然后缓缓撸着猫,轻拢慢捻抹复挑,揉的这只大橘满脸舒爽,喵叫不断,心道这个人类虽然看上去不咋样,按摩的手法倒是真的不错。

      直到高工拿到材料离开后,大橘才从舒爽的感觉回过神来,怀念的喵叫一声,一双细长的猫眼盯着门口看了良久,才幽幽一叹。

      其实她本就是人类,而且是马斯锋芒的内部员工,就是因为没有完成销售任务,被内部惩罚改造成猫,并发配到铁砂沙漠这个边缘地带。

      这次要是再不完成任务,估计下一次惩罚式改造很快就要到来了。

      这次是猫,下次是什么,总不能是老鼠吧。

      或者是蟑螂?

      一想到这里,大橘顿时打了个寒颤,自己可不要像那几个kpi垫底的同事一样,改造成电子蟑螂,排放到下水道中。

      要努力!要奋斗!要为公司奉献终身!

      等第二日,电子榜单上的靠前排名又有了变化。

      共生小队挤掉汽油崇拜者、火绒草小队,登顶前三。

      掠夺者小队再退一步,落到第八的位置上。

      灰眼教徒则上升了一名,进入第六。

      宫本三藏靠着稳定的boss猎杀,进入第七。

      而最后两名却不见了高工的踪影。

      无数赌狗目瞪口呆,他们本以为是宫本这个老东西先扛不住,毕竟拳怕少壮,但谁想到高工这个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一泻千里了呢。

      而在玫瑰汽油酒吧的一座包厢之中。

      黑玫瑰正双眼冰冷的盯着小指头,盯的对方脖子直缩。

      “这个关口,你蛊惑他打假赛?”

      小指头讪笑道:“玫瑰姐,这个嘛,能赚一笔是一笔,况且他也是同意了的,他有把握翻盘,我们才弄的——”

      “就算最后他顶不住,不还有我们嘛,到最后我们出手,帮他作弊就是了?!?

      黑玫瑰深吸一口气,冷冷道:“那你知不知道,前十的队伍中,有五支背后多了金主,有三只已经开始偷偷刷分了?!?

      “你敢保证,我们作弊的手段就一定比他们强?”

      小指头目瞪口呆,“不可能吧,有战场记录仪、有无人机、事后还有专员检查尸体,这都能作弊,他以为是我们???”

      似是想到什么,小指头面色一变,道:“你是说,云端贵族也派了手下过来,那群蛀虫不是一向在天上醉生梦死,极限享乐吗?”

      “新型企业组成的骷髅会越发激进,反叛军的势力越来越强,母城的三大智能冷酷无情,就算是那群蠢货,也知道给自己留条后路,而铁砂沙漠的这张利益网,便是某一位的后路?!?

      小指头听到玫瑰姐说‘反叛军’,心头莫名的一松,刚要开口,眼前一凸。

      只见玫瑰姐的高跟鞋猛的拔起,然后狠狠插在小指头胯前的沙发上,尖锐的鞋跟刺入牛皮,距离小指头某个要害部位只有一丝丝的距离。

      寒风乍起,差一点点,自己就要换上‘大树先生·三型’了。

      “别在我做事的时候搞事!”黑玫瑰语气森寒道。

      小指头知道这一次黑玫瑰是真的生气了,表情也不在那么猥琐,认真道:“玫瑰,你觉的那小子和我们是一路人吗?”

      “什么意思?”

      “我以前一直认为他只是你养的一条小狼狗,但现在我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你知道吗,有一次,这小子给我送虫子,我无意扫过他的眼神,你知道我想到了谁?”

      小指头一字一句道:“是你!没有经过仿生改造的你!”

      黑玫瑰愣了一下,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一样的野心勃勃,一样的火热,还有最重要的,一样的不认输?!?

      “你觉的,当年被人追杀的你,是会给某个男人低头吗?”

      黑玫瑰再一次坐了下来,脑海中想起了自由彼岸那场瓢泼大雨,天都好似倾泻了下来,雨点像是小刀一样插在流血的皮肤上……

      好半晌,黑玫瑰才开口道:“那小子现在在干什么?”

      “不清楚,但我清楚他肯定是在搞事就是了,”小指头暗中松了口气,耸了耸肩:“这小子又把我的手术台借走了?!?

      第二日,从骑士团之战中获取的战利品,那辆破旧的越野车又再次上岗,高工坐在车身上,眼睛扫过后视镜。

      只见在后视镜的画面中,一颗又一颗‘仙人掌’从沥青地面中钻出来,这颗‘仙人掌’外表像是纹路奇异的岩石,其展开的本体更像是大型食人花和仙人掌的结合。

      厚密的石化外叶恰到好处的包裹住了它的辐射能量,一旦开花捕食,能制造‘10*10’范围的辐射能量场,同时喷射毒雾,造成眩晕、虚弱、中毒等效果。

      原本空荡干燥的地面上,此刻宛如被‘植树造林’的沙漠,一颗颗仙人掌,还有其它不认识的辐射植物拔地而起。

      高工心头沉重了起来,这才仅仅不到十天,这片沙漠就有了‘绿化’的架势。

      更重要的是,这个地方距离汽车城并不远,也就二三十里的距离。

      ‘辐射圈’的繁衍能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就算是这些天机械猎人全部出动,疯狂猎杀,似乎辐射野兽的数量也没有少多少。

      这倒不是辐射野兽杀不死,而是辐射圈一旦形成,便是一个大号的产房。

      ‘如果这场骚乱的背后真是骑士团,那这就是骑士团的目的么?!?

      ‘为未来的大决战,培养出合适的战场?!?

      按照这个速度,‘攻城’是迟早的事。

      高工眼中闪过一丝坚定,这一次去拾荒城,一定要解决电缆部落。

      敌人在加速,他也要加速才行。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