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按理来说,高工是最清楚他的谋划的,毕竟要是没有这位,自己的‘缸中之脑’计划已经成功了。

      一百多条人命做祭品,对方若是当场处死自己,他也没有半点异议。

      “你不恨我?”

      “恨你,为什么,死的是你们电缆部落的人,做脑便器的是小妇女,跟我一点关系没有啊?!?

      韩教授眼神复杂:“是吗,我以为像你这种正义人士,会替死者报仇呢?!?

      正义?我?

      高工一脑门的问号,这两不是反义词吗?

      哦。

      高工想明白了。

      路见不平,仗义出手。

      多次免费给部落送粮食。

      最后在听说疯狂科学家的‘脑缸实验’后,义无反顾、冒着生命风险过来救人。

      这么一算,高工都被自己感动了。

      好人??!

      要不是有任务奖励和收服计划,他差一点就信了。

      咳咳,既然对方这么想,那自己也不该去破坏对方心中的美好幻想。

      高工一脸肃然,“你认为,为了一些只是看上去美好的愿景,就可以牺牲别人吗?”

      “我,”韩教授张了张嘴,好半晌,才道:“伟大的事业都是由牺牲铸就的,这是某个人跟我说过的话?!?

      “所以不经过别人的同意,你就把它们当成小白鼠,你似乎并没有把他们当成和你一样平等的智慧生命?!?

      “你自认为高人一等,并理所当然的让别人按照你的设想去铺路?!?

      “但你忽视了时代浪潮是否需要你这样的一个人领航,忽视了科研成果是否能够支撑你的幻想?!?

      “你在科学上的积累,使你在蛮荒的辐射地带,渐渐滋养出了七宗罪中的傲慢、贪婪、虚荣?!?

      “在这个落后的部落,你把自己当成了神,神是不会错的,对不对?”

      韩教授痛苦的捂住了脑袋。

      “我怎么堕落到了这个地步,科学不该成为新的神学?!?

      “我是罪人!”

      高工悄悄撇了撇嘴。

      别说是你了,随着科技树的攀升,所有未飞升文明,都会滋生出大量这一类思想。

      文明的飞速发展和扩张,新型科技的出现和普及,星际移民的加快,物种认同的削弱,新生命理论的出现。

      到了某个时期,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已经不再是一个物种的概念了。

      你会把一条狗当成你的同类吗?

      在低级文明的发展过程中,是真的有人会这么想,这些人可以是政权领袖、科技英雄、基因奴隶主、巨企掌门人。

      基因改良、生物改造、蜂巢科技、超级生命、维度转化,以上种种,基因的连结会被毫不留情的打破。

      最后剩下的,便是将自己从道德和伦理的约束中释放出来。

      而到了那时,已经不只是社会层面的撕裂,而是文明层面的撕裂。

      要想破解这个‘诅咒’,只有飞升,而且是文明层面的飞升。

      以覆盖文明的超级科技,重塑原始种族的生命形态。

      咳咳,这就扯远了。

      高工之所以没对对方产生恶感,乃至于进行道德谴责。

      实不相瞒,这一类事,他在上一世干的也不少。

      比如说,为了将生殖系统搬到虚拟世界中,一不留神,把一个智慧种族的第一性征都给弄没了。

      虽然后来他为了弥补这点小失误,给对方送去了数以亿计的虚拟体感机,效果更好,更加持久。

      但这些人居然把自己告上了文明法庭,宣称自己是文明灭绝级罪犯。

      完全不讲道理这是。

      什么种族传承。

      纸片人老婆不香么。

      又或者,把无性繁殖的种族改造成有性繁殖,把有性繁殖的种族改造成无性繁殖。

      咳咳,技术性调整,完全是技术性调整,绝不是产品故障。

      跟他相比,韩教授这点小操作,他不是看不上,好吧,他就是看不上。

      表面上,高工却一脸严肃道:“若是死亡就能赎罪,那活着的人又算是什么!”

      “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你所掌握的知识,完全能起到更大的作用,你这就想要放弃吗?”

      韩教授狠狠吸了几口气,眼神坚定道:“我明白了,至少在我还活着的这段时间里,我会尽全力帮助部落,还有你?!?

      “从文明时代走过来的人,就该是这样!”

      高工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么,请给我介绍一下这些东西吧?!?

      在韩教授的讲解之中,高工渐渐明白了这些器官的作用。

      刀肢,近两米长的半翅半刀,翅根有生物神经导线,可以接入义体插口。

      但问题是,没有经过强化神经改造的人类无法支持这种‘高振幅飞行模式’。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去掉它的翅膀,把它变成纯粹性的刀肢。

      毕竟以这种生物刀刃的锋利程度,完全不逊于‘红独角兽’。

      第二种,反其道而行之,将刀肢去掉,进行膜翅植入,这类翅膀可以进行‘短距离高空滑行’,以及‘强化速度’,相当于生物模式的人体滑翔机。

      只不过没有刀肢的翅膀相对脆弱,而且体型太大,装上去会变成‘鸟人’。

      生物铁甲是收割者女王的外壳,高工试了试,护甲至少+100,怪不得那么难砍。

      而生物铁甲要是植入成功,就如同人体皮肤一样,会自带一个‘生物铠甲恢复’的特效。

      至少不用担心报废的问题了。

      若是生物改造很成功,应该还会自带一个‘强化修复’的技能,在战斗时,通过抽走大量的体力值,换取更快的速度修复装甲。

      电子触须自带雷达的作用,可以连接其它机械生化兽。

      皮下血液泵是个好东西,相当于移动血袋。

      感应膝盖就更不用说了,一个普通收割者的重量至少在五百斤以上,加上从天而降的重力加速度,换做普通膝盖,落地时早就爆掉了。

      在这五个生物器官之中,高工最先放弃的是‘刀肢改造’和‘生物铁甲’。

      原因无它,两者都具有一定的机械因素,万一让运动系统的‘机械改造率’过10%那就完蛋了。

      他还打算走碳基流呢。

      剩下三种,高工最先放弃了电子触须,原因无它,这玩意实在是太丑了。

      装个黏糊糊的触手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到,脑门上插个须须,他不要做蟑螂人啊。

      更何况,电子触须的作用某种程度上与义眼重合,完全没这必要。

      皮下血液泵和感应膝盖是真不错,不仅效果好,更好的是,生物改造后也完全看不出来。

      连仿生手术都不用做。

      韩教授又介绍了三款可改造系统。

      改造系统之所以比移植器官更麻烦,因为改造系统不是跟换零件一样,切下来、再换上去就结束了。

      它必须要把生物系统改造成人体能够适应的系统模式,再分离原本的人体组织,将前者安装上去,其中的复杂程度,是器官移植的百倍。

      而且系统改造也没有器官改造那么直观。

      它的可能性更多,风险性也更大。

      高工看都不看,首先排除了生殖系统改造,原因?这还需要原因吗?

      “收割者的循环系统最大的特性便是不死,除非它被活生生斩杀当场,一点生机不留,”说到这里,韩教授古怪的看了高工一眼。

      高工一脸淡定。

      “理论上来说,就算脑袋被砍掉,它都有一定的概率长出来?!?

      “也就是说,身体去要害化?!?

      “没错,它的循环系统可以随时切断受损的器官管道,组织新的循环?!?

      高工摸了摸脖子,“也就是说,我要是改造成功,脑袋掉了也能长出来?”

      “呃,这不可能,毕竟你只是被生物改造,不是真正的收割者?!?

      “不过若是你的脑袋被在砍下来的短时间内,有战场医生给你做修复手术的话,应该是能保下来的?!?

      “哦,还有呢?!?

      “还有就是断肢可再生模式,当然了,这种断肢最多只是断指,若是手腿被砍掉,效果跟脑袋一样?!?

      “也就是说,微型器官再生?!?

      “是这样的?!?

      “还有其他的吗?”

      “收割者还有一种自残现象,这种现象多出现在‘节肢动物门’中,简单来说,就

      (继续下一页)

      23qb.com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