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如今这个局面,别说战场直播了,便是敢于上战场的机械猎人,都少之又少了。

      事实上,大多数机械猎人都躲在已经武装成堡垒的汽车城中,一边借酒消愁,一边等待着最后的攻城之战。

      这时候开直播,就是狗窝里开探照灯——亮瞎狗眼。

      “卧槽,这刀术,快!狠!准!”

      “怎么可能这么猛,他怎么能做出这么多反常规的动作?!?

      “他会飞啊,太牛逼了,你们看到了吗?他刚刚在飞??!”

      “别管其它的了,谁数了,这一位到底杀了多少辐射兽?!?

      “这他妈的谁数的过来?!?

      “c级,当然是c级了,谁管那些低级垃圾!”

      某些人似乎是忘记了,正是他们口中的低级垃圾,将他们堵在绿洲之内。

      有一个金盆洗手十来天的赌狗一脸激动站了起来。

      “我算过了,一共二十三只,不不不,加上这只畸形蝠王,一共二十四只!”

      不管是酒吧里的酒客、还是电子屏幕前的看客,甚至是治安图的分析部门,只要算出数字,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这人是个怪物??!

      不,以前就已经是怪物了,一天能刺杀六七只c级辐射野兽。

      现在更怪,那两口大刀的伤害,那神乎其神的身法,还有悍不畏死的战斗风格,简直强到难以理解。

      所有人都自认为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高工消失的十几天里,他在干什么,他在闭关!

      不过所有人同样想不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这家伙怎么这么持久。

      他们吃瓜看戏不觉得时间过的快,抬头一看,卧槽,五个小时过去了。

      这家伙的体内流的不是血,而是机油?

      还是所有器官都装了引擎?

      ……

      ‘吱——’

      一辆军车猛的停在了作战部门口,大门‘唰’的一下打开,周主管匆匆下了车,快步向作战会议厅赶去。

      如今他已不是这个军需基地的最高长官了。

      倒不是他降了职,而是在这‘新作战部’里面,至少有五位级别在他之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军团高官出现在这里,原因无它,谁让这个绿洲离拾荒城最近呢。

      拾荒城大会战的溃败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大量防御设施被抛弃,绿洲之外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无人区。

      基因领土扩张,兽潮泛滥成灾,而它的第一个目标,便是汽车城。

      ‘军团联席会议’的老头子们已经下了死命令,一旦绿洲失守,自己这群人将不被允许撤退,直接纳入‘阵亡名单’。

      这手段有些眼熟。

      督战队嘛。

      以往这都是他们这些高层对下面人使的招。

      完全没想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还是老头子们阴??!

      ‘砰’,大门直接被推开,两个准将、四个上校,三个绿洲参谋长、还有一个是他周主管的直属上级,来自‘空中飞舰’总部的后勤部部长。

      “见过各位长官!”

      周主管赶紧挺胸行礼。

      “资料?!?

      准将格维尔头也不回的伸出了手。

      周主管连忙将准备好的资料递了过去。

      格维尔低头,资料不多,但很详细,详细到包括高工的出身、任务经历、身体改造程度、人物关系。

      这些都平平无奇。

      恩?

      其中伴侣一栏,黑玫瑰三个字让他微微皱眉。

      他对这个女人有点印象,当初在‘空中基地’的晚宴上,她见过这个一袭黑衣黑裙、身材妖娆的女人。

      当初他还以为这是某个云端贵族的定制仿生人,或是某个老头子养的情人。

      但细想也不对,那种级别的宴会,除非是直系亲属或克隆家属,不然是不被允许进去的。

      ‘准将’这一级已经是最低门槛了。

      所以当初他以为,这应该是某个将军的妻子之类的。

      酒吧老板?怎么会有这么诡吊的事情。

      格维尔准将吐了口气,将资料递给另一位准将魔山,结果这位准将并没有接过去。

      格维尔眉头一皱,转头看过去,却发现这个一线准将正两眼狂热的看向投影画面。

      “有意思,有点意思,这种战斗方式,独属于机械猎人的战斗方式么?!?

      战场记录仪是以‘第一人视角’去记录战斗的。

      所以在投影之中,所有人都只能以高工视角去观察战场。

      在地面上也就罢了,虽然速度飞快,但依稀可以看到两口刀光闪烁不休,每一次刀光划过,不是断肢、就是斩首,而且两口刀光看似凶猛狠辣,但斩入辐射兽皮肤之后,却又一反常态,不夹杂着一丝烟火气。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只辐射兽因为死亡而爆炸。

      这说明在它们死亡之前,辐射器官已经被切了下来。

      如果说只是一只辐射野兽,那么普通的机械猎人也能做到这一点,毕竟熟能生巧。

      但若是一群野兽,便是猎人精英也无法保证100%的成功率。

      辐射兽不像是机械生化兽,它们最强大的地方,便是在被杀的时候,那等同于爆炸性武器的恐怖威力。

      有人专门测试过。

      f级辐射兽爆炸威力相当于手雷。

      e级辐射兽相当于炮弹。

      d级等同于脏弹,能让人感染重度辐射。

      c级相当于集束炸弹,威力能摧毁一幢建筑

      b级则是热压弹,能轻易毁灭一个街区。

      至于a级别,或者s级,没有人在战场之外检测过,但毫无疑问,光是辐射强度就明白,一旦爆炸,必然是核武层次,区别只在于是小当量还是中当量,战区级还是战术级。

      所以面对兽潮,防御战是绝对的最坏选项。

      做为从前线调来的一线将领,魔山很清楚这种战斗方式的价值。

      “如果当初有这么一支斩首部队,机械防线未必就会被冲破?!?

      “将军,这也为未免太抬高他了吧,”一位军事参谋有些不服气的道,“辐射兽最有威胁的,不是它们的飞行种吗?”

      “蠢货,你以为我在说什么,是他有多能打吗?是机动力,机动力!”

      虚拟投影中,画面忽然腾空而起,绕着一尊三层高的巨型辐射兽快速转上一圈,一口刀插入对方体内绕身一圈,另一口刀横劈竖斩,所过之处,人仰马翻,血肉乱飞。

      那画面转动的速度,让不少人甚至产生了‘3d眼晕症’。

      “时速67km/h?!?

      有人报告道。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载人飞行翼、反动力干涉装置、外骨骼推进器?!?

      魔山磨盘大的手掌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把他的飞行路线给我标记出来?!?

      很快,虚拟投影上便出现了各种线条,地面上基本都是直线,而只要腾空,那必然是走弧线。

      “有点像是——荡秋千?”

      “似乎是某种弹射器?!?

      “那绳子呢,总该有空降绳这类装备吧?!?

      “绳子、绳子,”一位特种军事参谋喃喃自语,忽然灵光一闪,“是单分子线!绝对是单分子线!”

      “那是什么?”

      “一种高级分子材料,当初研发这种材料,是打算用在建筑行业,不过随着装备升级,却成了杀人武器,这玩意在黑市很流行,是出了名的暗杀设备,附电、加毒、高温,用途相当广泛?!?

      格维尔准将表情古怪,倒不是因为建筑材料转化为杀人武器,而是这类单分子线只有一个地方有卖,便是治安团的后勤仓库。

      一位上校振奋道:“这么说,这种装备价格不贵,可以普及开来,有没有可能,我们自己打造这么一支部队?!?

      便宜、好用、能够普及、机动性强。

      这不就是最好的炮灰人选吗?

      “呃,”一位装备司的少校犹豫了下,道:“这不大可能,各位长官不清楚,那群泥腿子,哦不,机械猎人喜欢给自己的义体进行个性化改造,如果按照他们那种改造方法,我们的火力强度不够?!?

      “那就不用火力,改为近战不就行了?!?

      “呃——”

      少校没说话,魔山却忍不住骂道:“蠢货,看看人家的刀法,你以为这是普通士兵可以做到的吗?”

      上校不再说话了,别说是普通士兵,就算是高级战斗型机器人,论起刀术,都比不上虚拟投影的中这一位。

      对方的刀术已经达到刚柔兼备、无形无迹的地步。

      这已经超越了‘技’的范畴,达到了‘艺’的层面。

      不过魔山立刻转头问向他的同伴。

      “如果加急采购一批战斗芯片,用算法进行模拟,来不来得及?”

      “不需要达到100%,模拟个6、7成样子,培养这么一支斩首部队,我觉得完全可以啊?!?

      格维尔准将叹了口气,“且不说时间肯定是来不及了,关键是,战斗芯片的价格,这是能普及起来的吗?”

      魔山面色一僵,托垄断企业的福,高级战斗芯片的价格比最新型号的外骨骼都要贵。

      不便宜、不具有普及性。

      这不就是军团的外骨骼特种部队嘛。

      虽然战斗画面依旧精彩,然而这些军团高层们已经渐渐不放在心上了。

      一个人再能打,又能砍死几个辐射兽。

      更何况当事者自己也会受伤,也会失误。

      体能下滑更是必然。

      这只是大环境下的一个特例而已。

      然而让所有人都惊掉眼珠的是——

      高工这一杀,便是两天两夜。

      状态甚至越来越好。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