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弹反格刀(进阶)lv1:一种高级格挡技巧,当对方的攻击被己方武器挡住时,有25%的几率陷入僵直中,有20%的几率受到反震伤害,有5%的几率武器脱手

      升级后的弹反明显更加顺畅,更加自然,哪怕是四刀流,也不会相互妨碍,甚至‘四肢’舞动之时,有一种‘流刃若水’的感觉。

      四肢化四刀,上善若流水。

      两口刀肢倒也罢了,这本是收割者最坚硬的地方,‘人类版本’有一定程度的变异,像是可折叠的金属羽翼。

      而一对血甲护臂则在短时间内扮演‘刀臂’。

      生物血甲(生物变异):一种特殊的固体血液凝成的护体甲衣,护甲+250

      要知道,哪怕是最顶级的狙击枪配合子弹,只要不打中要害,伤害也不会超过两百。

      也就是说,高工以后不用担心被人秒了。

      那一面面‘隐形飞甲’伤害也很夸张,哪怕在血甲和弹反双重加持下,哪怕被挡住,照样会损失几十点的血量。

      这种‘飞甲’似乎夹杂着一种特殊的能量攻击。

      哪怕在嗜血勾足的吸血补充下,高工的血量也再一次掉到三分之一。

      不过七尾翼龙也不好过,这种大型aoe技能明显不是对自己用的,背上裂口到处都是,大量血液从身体各处喷出,仿佛一座座血液喷泉。

      这一波下去,对方的血量也降到了警戒线以下。

      一人一鸟几乎同时扛不住,高工背上的刀肢猛的一收,立体机动装置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响起。

      借助单分子绳机械爪,高工开始在对方身上到处‘荡漾’。

      而七尾翼龙则是疯狂旋转着身子,在乌云雷电中高速穿梭,意图将这只蟑螂甩出去。

      高工的耳膜‘嗡嗡’作响,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无限接近音速,音障宛如无形的墙壁,不间断的、狠狠的撞在自己的身上。

      这种速度下,大范围的挪移他已经不敢使用了。

      高工由‘章鱼博士’转型为‘蜥蜴人’,手上、脚上,大量细小的勾足长了出来,看上去又非常的克苏鲁。

      生物捕食进化(血脉天赋):猎食者的血脉让你能够在狩猎过程中,进行针对性的强化,这是高级猎食者才有的技能。

      高工也有些焦急起来,不会吧,不会吧,自己一个人都牵扯住了一只b级辐射兽,对面七个人,还是30级的母城精英,连个支援的都没有,不会这么无能吧。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冒着风险强行击杀这只b级鸟,然后从万米高空中落下来摔死。

      要么在对方各种刺激性的飞行动作中,一不留神被甩下,同样摔死。

      而随着对方发疯似的爬升,周围温度疯狂下降,零下是肯定的,-30还是-40就不好说了。

      他的皮肤开始大面积冻伤,并且血液活跃程度也开始下降,头发眉毛上,大量寒霜产生,照这样下去,自己被冻死的可能性倒是更大一些。

      ‘搏一搏吧,看看能不能用活化神经束控住对方,不然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就在高工决定搏命的关口,一道黑影闪电般出现,双手猛的钳住鸟嘴,背后一个个篮球大的能量喷口猛然亮起,这只足有近50吨的巨物居然被硬生生挡住了!

      “艹,你要是再不来,老子真要玩命了!”

      强殖装甲内,凯普露出一丝艰难的笑容,无数强殖束线插入他的体内,吸收他的血液,甚至能隐约看到一身骨骼。

      “你们跑的太远,找到你真的挺不容易的?!?

      “给我挡住它一分钟!”

      “好?。?!”

      凯普大吼一声,施展出自己压箱底的本事‘强殖入侵’,下一刻,这只三米多高的强殖巨人突然融化起来,变成一滩黑色的、带有无数管线的液体,一下子钻入这只七彩翼龙的皮肤中,下一刻,无数能量管道此起彼伏的亮起,只不过都染上了一层黑色。

      高工反手锤在‘立体机动装置’的喷口上,将上面的冰块锤碎,下一刻,两个立体机动喷口同时发出爆响,却只有一个喷口喷出了机械爪。

      单分子绳一个大摇摆,高工落到了七彩翼龙的脖颈处,这是对方少数没有防御的部位。

      “大吸血!”

      高工深吸一口气,下一刻,手指、手掌、手背,那密密麻麻一片的生物吸入孔上,一下子挤出上百根小指粗的生物吸血管,同一时间插入对方的身体内部。

      连忙起伏的消化声响起,像是一百只胃在同时进行消化工作。

      强化嗜血足*6(变异器官):一种独属于收割者的变异武器,将捕捉足插入鲜活的生命中,腐烂敌人的器官,吸取对方的一切,每秒增加7点血量

      附加状态:刀??裎璐笪?

      大吸血:在足够安全的情况下,调整消化系统,进行食物的饕餮盛宴,每秒增加50秒血量,恢复身上所有负面状态,持续时间:30秒

      30秒后,消化系统血饱,在‘血饱状态’下,一切恢复技能不可使用,冷却时间:24h

      高工脸上的寒霜化去,身上的冻伤消失,血痕恢复,甚至包括一些能量伤害、辐射伤害,全部随着狂暴的吸入而痊愈。

      在这过程中,七尾翼龙的喉咙处偶尔响起咆哮声,随即就被黑光覆盖。

      30秒时间,高工满血复活,手臂再一次齐根没入对方的伤口。

      【记忆提取】、【信息传输】、【活化神经束】

      三种生物改造的能力同时发动。

      七尾翼龙咆哮声立刻大了一倍,黑色光芒和七彩光芒开始相互争夺,然而随着高工手臂上的‘血丝’越来越多、越来越长,这种争夺也就越来越少。

      随着神经覆盖面达到极限,高工再一次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神,跟翼龙那种冷酷中透着高傲。

      一滴滴黑色液体从翼龙的毛细血管中钻出,粘合成人形。

      看的出来,凯普控制七彩翼龙也不容易,身上的强殖装甲大面积收缩,连脑袋都露了出来,脸色苍白,而且夹杂着不可思议。

      “你控制住它了???”

      “准确的说,是连接它的神经系统,临时接管了它的身体掌控权?!?

      高工念头一动,蓝色的能量冲击波横扫周围十里,雨水直接被蒸化,就连上空的乌云,也被硬生生顶出了个大洞。

      “不愧是b级机械兽,简直就是天生的气象武器!”高工‘啧啧’感叹,念头一动,下一刻,七彩翼龙展开巨大的蝠翼,同时身影一点一点消失。

      “你们那边怎么样?”

      凯普面色一沉,“我让四个队友临时牵制住那只电鸟,剩下的三位队员分头寻找你?!?

      高工点了点头,不再发问了,四个强殖者牵制一只b级辐射生命,哪怕有治安团的武装飞行器帮助,也是相当危险的事,任务过程中很可能会有牺牲。

      七彩翼龙的速度加快了一倍。

      凯普见状,脸色好了不少,难得发起了牢骚:“行动本来是不会这么捉襟见肘的?!?

      高工知道对方的意思,共生者小队一共有五名成员,假如每一名成员都拥有高级机甲的话,就相当于五个强殖者,而且是火力更强、更擅长远战的强殖者。

      事实上,两千米以上的高空本就不是强殖者的主战场,他们需要更多的能量消耗来维持飞行状态,真正的本事发挥不了七成。

      一级、二级文明,机甲才是天空战争的主力单兵武器。

      只不过一级文明只能开发小型机甲,相当于会飞的单兵外骨骼。

      而到了二级文明,就能点亮‘中大型机甲科技’,它们往往是地外行星登陆、对抗多行星生物的首选,在近地轨道中,它们甚至能手撕护卫舰和星际海盗船。

      “那么,他们人呢?”

      “在任务开始前私自行动,猎杀一只b级机械鸟,猎杀失败,生死不知?!?

      “我——”

      高工少见的无语了,虽然他平常也喜欢秀操作,但是‘秀操不作’可是一个技术活。

      这不是标准的装逼成傻逼了么。

      “牛逼!”高工扬了扬头,突然道:“冒昧的问一句,那群共生者的背后,是不是云层上面的某些人?”

      凯普迟疑了下,出于刚刚出炉的战友情,他决定无视一下保密守则。

      “华尔兹财团的主事人,查理斯·华尔兹?!?

      “哦,不认识?!?

      高工的确不清楚对方的身份,毕竟在上一世,哪怕前期主线结束,都没几个玩家能接触到云端贵族这个群体。

      不过华尔兹财团这个名头他隐约听过,从旧文明时代过来的商业寡头,新机械时代的财阀,哦,对了,华尔兹财团貌似还是‘极乐会’的主办方。

      至于极乐会,那是一群纯粹感官享乐主义者的组织,他们沉迷于虚拟现实之中,流连于数据海洋的声色极限,举办各种各样的刺激性比赛。

      极乐会的十八禁任务,曾经一度非常受玩家们欢迎。

      一路无话,二人很快便赶到了电离辐射鸟化作的电流海洋附近。

      能看到的强殖者只剩两位了。

      二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先通过隐身搞上一波再说。

      ……

      [任务完成,经验+15000、机械军团好感+1000、上??蘸酶?400、萧黄好感+300、机械拼图残缺*1、生物武器图纸*1]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