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在场的五尊巨兽之中,七彩翼龙的伤势能排到前三。

      不提它浑身上下的裂口,光是那手臂粗的电弧,就在它的身上不断溅射,把它的巨大蝠翼打出一个个拳头大的血洞。

      不过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七彩翼龙是典型不要命的。

      随着它的七只巨尾一一竖起,巨大的身影在一点一滴消失。

      巨型轰炸鸟艰难的抬起脑袋,一连串能量炸弹吐了出来,炸出一整街范围的高温火焰,淹没周围的大型战斗机器人。

      虽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它潜意识的认为七彩翼龙是来救它的,毕竟五只巨兽之中,它与对方的关系是最好的。

      然而下一刻,一根十米来长的机械鸟喙狠狠的插入了它的能量仓,直接带走了它三万多的伤害。

      同一时间,无数隐形飞甲宛如一口口飞?;鞯慕S?,疯狂扎在它的身上,带走了它最后的血量。

      巨型轰炸鸟惨叫一声,巨大的身形轰然倒地。

      [你已杀死巨型轰炸鸟,经验+43000,区域声望+1000,专精点数+1]

      七彩翼龙再一次显出了身形。

      所有的大型战斗机器人眼中都冒出了红光。

      “住手,它是自己人??!”

      随着凯普的爆喝,战斗机器人眼中的红光立刻转化成绿光,同时巨大的体型调转方向,朝剩下的三只巨兽杀去。

      巨型轰炸鸟的死亡让所有的飞行种都陷入疯狂状态,几乎不要命的扑向在场众人。

      但局面却一下子大好起来。

      能量光线乱闪、机关枪横扫、导弹连续轰炸,哪怕是瞎子,在这种密集的战场环境下,都会大有收获。

      不过这么多飞行种填充战场,也让七彩翼龙的隐身变的没有作用。

      高工念头一动,肉眼可见的黑色辐射场展开,像是汪洋大海,将周围的低级飞行种震晕过去,同时身体进行半能量化转换,除了机械骨架之外,翼龙的所有身体部位化作了能量潮汐。

      然后所有潮汐往一个方向淹去,正是被赛博黑客黑入的另一只b级巨兽上。

      ‘可惜这里不是机械城,赛博网络并不发达,不然就不只是远程黑入,而是机械体操控了?!?

      不同类型的职业,有不同风格的战斗方式,并不是说你的级别在我之上,就一定能打败我。

      对付赛博黑客,没有电子防壁、没有反追踪芯片,哪怕你达到30级满级,对方也能活活耗死你。

      当然,这种情况仅限在机械城内,在辐射地带,那就是典型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而能量潮汐属于七彩翼龙的大招,而且是以血换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招。

      得亏这一招无法在高速移动中使出,不然死的就是高工自己了。

      系统面板上,成排的伤害刷了出来,连续刷了好几个页面,而最低的伤害也是过千。

      虽然在同级别飞行种中,七彩翼龙的血量是短板,但架不住它攻击高啊。

      几乎不过一分钟,就带走了这只辐射兽八万的血量。

      而随着光芒越来越亮,这只巨兽终于从赛博黑客布下的‘虚拟迷宫’中挣脱下来,然而已经太晚了。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只飞行巨兽篮球大的电子眼猛的爆炸开来,同时爆炸的,还有它身上的所有零件。

      [你已杀死机械巨鹰,经验+32000,区域声望+1000,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正所谓能量克机械、机械克碳基、碳基克信息,信息克万物,在一级文明之中,能量潮汐具有无法阻挡的威力,兽潮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七彩翼龙也不好过,它的翼膜已消失不见,浑身上下的能量管道也尽数破裂,血量也仅剩三万。

      不过高工依旧很淡定,反正他也不可能永远控制对方,就像是白嫖玩家,不在限定时间内爽一把,你还能有什么想头。

      他把目标落在那只长了十几只脑袋的‘基多拉’身上,那只基多拉正以一己之力,对抗近二十具大型战斗机器人,还有十几位一线机械猎人,可以说是相当能打。

      一般来说,同一等级下,辐射兽是干不过机械生化兽的,但当体型大到一定程度,那情况就要反过来了。

      辐射能量达到一定级别,就会由量变产生质变,那只‘裂变公爵’就是最好的例子。

      ‘辐射基多拉’虽然不像‘裂变公爵’核爆级的强大,但那十几颗脑袋上,能量光柱几乎就没有停止过。

      这种‘能量炮’相当于二级文明才能打造的‘陆基级’能量武器,伤害直接过万,在场之中,除了大型机器人能挨个两三下外,不管你是外骨骼战士、机甲战士、强殖者,基本上是谁碰谁死。

      ‘辐射基多拉’一颗脑袋看向了七彩翼龙,或者说,翼龙脖颈上的高工,眼珠立刻变的鲜红,它感应到了,当初就是这个家伙把它给活活拉下来的。

      要是在天空作战,自己怎么会这么的狼狈。

      而被它盯上的高工,浑身一阵毛骨悚然。

      它的嘴巴亮起,一团巨大的幅射能量开始孕育。

      高工念头一动,七彩翼龙七根尾翼也竖了起来,在特殊的能量波动支下,专家级的七尾能量炮同时开始聚力。

      空气开始剧烈震荡,温度飞快上升,加上周围幅射能量的飞速上涨,所有人都感到了不安。

      下一刻,两道水缸粗的‘能量光柱’对撞在一起。

      可怕的能量余波几乎烧化了周围的一切。

      高工可以感觉到,脚下的七尾翼龙开始浑身发颤,尤其是七根相对完好的尾翼上,能量纹路开始一一炸裂,浆液四溅,论起伤势,七尾翼龙明显要更加严重。

      对波过程中,己方的能量光柱不断被缩短距离。

      “要不,再隐身偷袭一波?”凯普建议。

      高工来不及说话,他正满头大汗,死死盯着对方。

      然而下一刻,他面色立变,几乎不假思索,取消‘七尾能量炮’,所有尾翼遮挡住脖子部位。

      两道能量光柱一前一后,一个冲在了脖子上,一个扫向胸口。

      冲到脖子上的能量光柱在烧毁了四根尾翼后,终于被挡住大半威力。

      而扫向胸口的那一道就没那么好运了,七尾翼龙小半具身子都被‘切’了下来。

      巨大的身影轰然落地,高工与凯普也狼狈跌落,凯普状态要好一些,毕竟他不需要神经连接巨兽。

      然而下一刻,‘辐射基多拉’的惨叫声也突然响起。

      凯普放眼望去,只见它刚刚偷袭的一颗脑袋直接被人斩落,血液如同喷泉。

      动手的,貌似是宫本三藏,那个老刺客?

      直到此时,凯普这个母城精英才对机械猎人这个职业团体产生了基本的敬意。

      也许他们实力不足、装备地下,但光是他们敢于对这些巨兽拔刀的勇气,就远超机械城中的治安维持者。

      “艹,老子的人头!”

      高工刚从神经断开的剧痛中回过神来,刚抬头一看,七彩翼龙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猛的望过去,却见那只‘幅射基多拉’的背部,猛然爆射出了上千道能量光线,切爆了周围几十尊机器人后,便往战场边缘跑去。

      “他想跑!”凯普挣扎着爬起来,但是刚刚爬起,却又摔在了地上。

      仗打到这个份上,除了没有疲劳度的机器人外,所有人都差不多接近极限了。

      雨水早已停降,明亮的幅射大气层已经从云层中探出,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自己这群人已经打了一整夜。

      高工站了起来,虽然刚刚的能量冲击损失了三分之一的血量,但在‘大吸血’后,他的身体状态其实还能肝上一波。

      不过他也没有出手的打算,自己这群人扛不住了,那只‘基多拉’也没好到哪里去,还没走两步,就再度砸了下来,然后被一顿战斗机器人围住狂砍。

      至于那只电离辐射鸟,由于是纯幅射能量生命,正被十几座‘辐射场隔离器’困住,每一个隔离器都能制造出300*300的能量真空,在这种真空环境之下,能量生命就像是艰难迁徙的虫子,很难逃离。

      “大局已定!”

      地下指挥部中,不少指挥官已经兴奋的跳了起来,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魔山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未必吧?!?

      高工突然抬头,望向蓝色沙漠方向,做为‘人形幅射兽’,他感应到的东西比其它人都要多。

      很快,一种强烈的白光出现在了天空之上,然后,一只比起b级幅射鸟至少大上十倍的巨鲸突然出现。

      “卧槽,鲲!”

      这只巨物横蔽天空,阴影遮住大地,而它的模样,像极了某些页游广告的‘吞天巨鲲’。

      这只巨物仿佛在天空之中游泳,在所有的攻击下,顺利的游到了电离辐射鸟的身边,然后一口将之吞下。

      照葫芦画瓢,它又游到了‘多头基多拉’的身边,再一次张嘴,将之一口吞下。

      所有的攻击,包括榴弹炮、能量射线打在它的身上,伤害都不超过两位数。

      然而这只巨鲲几乎头也不回的往近海的方向飞去。

      仿佛这只是一个离谱的巧合。

      但高工知道,这绝不是巧合!

      ‘海洋种的兽神将!’高工猛然转过头,看向‘生物改造工厂’的方向,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按照骑士团的风格,它要出手,就绝不会只在一处出手。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