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汽油鎮的一條小巷中,一個井蓋緩緩掀開,二女的腦袋悄悄探了出來。

      得虧是幅射地帶這種險惡的生存環境,綠洲居民非?!游K嘉!?,文明時代的下水道系統、地鐵系統、乃至一些防空洞全部被打通。

      一旦遇到不可抗的危險,汽油鎮的居民就可以從地下轉移。

      反之亦然。

      “小杜姐,不大妙啊,外面好多輻射獸?!?

      知道自己差點闖了大禍的黃元莉再也不敢施展心靈感應,但現在兵荒馬亂的,她們更不敢亂跑。

      杜招娣沉吟了下,道:“我記得他有一個隱藏基地是吧,我們去那里?!?

      小婦女愣了一下,連忙道:“不行啊,小杜姐,變態顧問說過,回收站那里有太多金屬廢料,一旦開戰,很快就會被機械獸占領,當成老窩的?!?

      “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人造士兵能夠空降殺入,那些機械獸又是從哪里來的?前線防護可比這里嚴密多了,單憑這點兵力,他們是不可能打開一個口子,放輻射獸進來?!?

      “你是說——”

      杜招娣眼中閃過智慧的光芒,“他們一定是就近取材,驅趕附近的輻射獸過來,所以最危險的地方反倒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我不敢肯定,但可以賭一賭!”

      二女統一意見后,便立刻開始逃亡,特意挑選錯綜復雜的小道,重點避開那些金屬建筑物。

      機械生化獸是不吃人的,輻射獸雖然吃葷,但它們更喜歡的,其實是帶有各種能量的肉質。

      在這方面,它們比正常野獸要‘素’的多。

      “你們沒事就好了,”耳機再一次接通,黃文明顯松了一口氣,“我現在給你們一個坐標,那里有我們的人?!?

      “偷窺狂,你個馬后炮,我們差一點就沒命了好不!”黃元莉抱怨。

      ‘黃文’停頓了下,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回答,然而另一個‘黃文’的聲音突然響起,而且提高八度。

      “不要相信她的話,她是騎士團的電子騎士,正在入侵我的硬件!”

      “假扮我?”第一個‘黃文’迅速冷靜下來,“果然,我就知道沒那么簡單?!?

      “快點離開汽油小鎮,外面沒有擬感信號,到了外面,你們就安全了?!钡诙€‘黃文’叫道。

      “去我剛剛說的那個地點,韓教授和祥姨都在?!?

      “馬上把耳機丟掉,你帶著耳機,它就能定位到你們,我的無人機已經被駭入了,它正在追殺你們!”

      “別相信她,沒有耳機,我無法幫助你們避開敵人,這就是她的目的!”

      黃元莉手足無措的看向杜招娣。

      “我們信誰的?”

      杜招娣咬牙,一把抓住耳機,將耳機丟進下水道中。

      “我們兩個都別信,我們只相信自己?!?

      ……

      此刻,在一座大型機房之中

      韓教授和祥姨正面色嚴肅的看著無人機的監視畫面。

      畫面之中,出現的人造士兵足有上百位,以十人為一小隊,正瘋狂搜索二女。

      “怎么樣,找到她們了嗎?”韓教授問。

      “剛剛找到,但她們丟下了定位裝置?!?

      “為什么?”祥姨驚訝道。

      “咯咯,因為她們不相信你們這些臭男人能保護她們唄?!?

      一道嫵媚的聲音響起。

      “電子騎士賽琳娜,果然又是你?!?

      “咯咯,小哥哥,這一次你很聰明嘛,把大腦處理器分散到六個大型處理器中,故意拖延我入侵的時間么?!?

      “是,我復盤過你的手段,發現你的駭入能力比起真正的賽博黑客還是有差距的,你并不能直接控制人體系統引爆義體,而是通過病毒污染程序,造成硬件超負荷?!?

      “你不該叫電子騎士,應該叫病毒騎士才對?!?

      “咯咯咯,小哥哥,知道這一點又如何呢,不照樣保護不了你的人么?!?

      “軟件是病毒的樂園,但沙漠可是硬件的世界?!?

      “什么意思?”

      “你順著數據流入侵我,我自然也能用我的方式抓你的本體,很公平,不是么?!?

      屏幕上的紅光再一次轉化成綠光。

      “她走了,或者說,她正在系統自查,確保病毒傳輸途徑沒有被反跟蹤,杜主任她們短時間內是安全的?!?

      祥姨頓時松了口氣,然而黃文的聲音隨即響起。

      “但一旦她確定自己沒被反追蹤,便會徹底的肆無忌憚?!?

      “老錢他們有把握找到本體嗎?”

      祥姨也不確定道:“他們的確有一些土法子對付都市圈里的電子生物病毒,但對活人有沒有效果,不好說——”

      韓教授沉吟了片刻,道:“把隱藏部隊派出去吧?!?

      “我反對,”黃文的電子音幾乎沒有停頓,“在boss的計劃中,隱藏部隊是最后的底牌,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使用?!?

      “你們應該清楚,隱藏部隊一旦暴露,代表著什么,我們將從治安團的盟友變成忌憚的對象?!?

      “這支隱藏部隊應該在我們開辟綠洲,建立獵人基地之后,才正式露面?!?

      “我并不是在感情用事,”韓教授語氣平靜,“黃主管,你也應該清楚,一個機械委員的價值,她是我們未來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如果把鐵砂沙漠當成一個國家的話,那么機械委會就相當于參議院,而機械委員便相當于參議院議員。

      雖然這個身份,大多數時候都只是各方勢力的牽線木偶。

      但是沒有這個‘木偶’做眼線,卻是萬萬不行的。

      巨企的新技術提案、綠洲的基建工程、軍事承包商的產品競標、機械城的移民方案。

      最簡單的一個例子,獸潮之后,高工開拓新綠洲,沒有這么一個委員替他維護權利,和企業、工廠、機械城主腦討價還價、平衡利益,他會被人坑出翔來的。

      而杜招娣之所以能當上這個議員,除了她本身就是工廠出身,底細干凈,級別不低,能代表她所在的裝備研究院的利益,兩個準將也是出了大力的。

      治安軍團的最高統帥只是中將,少將已經是坐鎮一方的大員了,準將距離少將僅一線之隔,屬于標準的實力派,從他們各自的‘山頭’摳摳搜搜,湊了足夠多的‘選票’,也是很大的一個原因。

      沒辦法,中部沙漠背后就是‘工廠’,‘工廠’后面就是機械城,一旦中部沙漠的某座綠洲被攻破,這可是掉腦袋的大事。

      相比于掉腦袋,割肉一下子就能忍受了。

      這是一個有足夠資歷的中層精英,在某些風云際會的關口被推上前臺的特例,不具備任何普遍性。

      抓住杜招娣,將她改造成騎士團的內線,是僅次于摧毀‘生物工廠’的重要目標。

      畢竟不是誰都會冒著生命風險去見老情人的。

      尤其是在工廠中高層多數都是ai的情況下。

      只能說,雖然人品持續降低,但高工做為小狼狗的魅力還是足夠的。

      黃文最終還是同意了。

      “目前只能出動一部分機械獸部隊,操控者太少了?!?

      “我已經在盡快調配改造藥物了,”韓教授嘆了口氣,“要是能得到騎士團改造士兵的技術,那就方便多了?!?

      祥姨算是少數知情者之一,高工只出售了‘特效機’+‘引怪神器’,還打著免費教導的名義頻頻派人到別的戰區作戰,其目的可沒那么良善。

      獸潮之中,什么最多?自然是各種機械獸最多。

      而如今高工隱藏在各處的機械獸部隊,可絕對不是一個小數字。

      不過祥姨畢竟不是韓教授和黃文,她的思維方式沒有那么的‘純粹理性’。

      她咬了咬牙,“老娘打電話去罵那些老廢物,這么多年廢下來,難道手藝真就廢光了?當年追蹤b級野獸可都沒這么慢?!?

      ……

      騎士團的一處隱藏基地之中

      鋼鐵騎士旗正在接受‘圓桌復仇會議’的質詢。

      高大的電子圓桌上,十幾位面目模糊的高大人影正冷冷的盯著他。

      “旗,你為什么不經過申請,就擅自調動剛剛試驗成功的獸神將,你知不知道,一尊人造星球怪物有多么難得,這是我們對抗母城機械章魚的最大依仗!”

      “一旦消息暴露,你承擔的起這個后果嗎?”

      “還是說,你把自己的任務,置于大局之上了?”

      嚴格意義上,大騎士還屬于騎士階層,只不過因為實力突破了騎士(30級)的上限。

      騎士階層之上的存在,其實是掌旗官。

      整個星球范圍,掌旗官的數量都不過二十之數,無一不在主持某個‘星球大區’的復仇任務。

      鋼鐵騎士旗,要完成鐵砂沙漠的‘顛覆任務’,才能真正成為掌旗官。

      按照正常歷史,他顯然是成功了。

      “獸潮不能失敗,”鋼鐵騎士面無表情,“只有局面徹底無法收拾,才會逼迫云端貴族與我們合作,我們對于工廠的滲透才會成功?!?

      “但你出動獸神將,只是救回了兩只無用的野獸!”一位掌旗官暴躁道,它的整具機械體都竄出了恐怖的能量波動,宛如汪洋大海,而它的背景,似乎是在星球之外的某座小行星上。

      “并不是兩個無用野獸,而是一只輻射獸上古種,一只輻射獸能量種,有它們在,我們才能掌控天空獸潮,新誕生的a級幅射獸并沒有飛行的能力,這是它們唯一的短板?!?

      “你需要自己去‘數據高地’跟騎士長解釋,我無法保證你的人格模板不被修改?!?

      一個蒼老的掌旗官開了口。

      “我會說服騎士長的,”鋼鐵騎士信心十足。

      ……

      而在另一邊,魔山同樣在接受軍事質詢,而質詢他的,卻是治安軍團的高層。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