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刺耳的警報聲響起,蕭同盯著大屏幕,屏幕上,整個中部沙漠的電子信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擾。

      “獸潮進入沸騰狀態了!”

      獸潮沸騰,是獸潮進入全盛期的標志,一般而言,這會導致兩個后果, 要么,a級輻射獸的基因領土擴張,獸潮進一步泛濫,要么,獸潮被阻止,異變能量消散。

      “比預計的時間足足早了大半個月,”一個治安團參謀有些不安道。

      “給我接那五位,一旦獸潮進一步泛濫,就不只是中部沙漠一家的事了?!?

      一個軍團黑客點了點頭, 他那如同頭盔一樣的網絡接入倉開始產生‘滴’‘滴’‘滴’的聲音。

      對于擬感信號來說,人腦就是它們的基站,人腦越多,信號傳播的速度就會越快。

      這也是唯一能突破輻射干擾的傳播方式。

      很快,虛擬會議再次上線,只不過出乎蕭同的預料,上線的只有本州島的松本少將。

      “那四位呢?”

      “東部的張海在近海巡查,沒有歸來,剩下三位,去了天空母艦?!?

      “天空母艦,中將大人回來了?”蕭同先是驚訝,念頭一轉,表情立刻變的僵硬起來,他猜出他們干什么去了。

      他壓抑著憤怒道:“為什么不通知我?中將大人不在的情況下, 所有治安團的決議, 不都是要經過六位少將的表決的嗎?”

      松本老頭倒是一臉淡定, “他們就是覺的不一定通過,這才繞過你, 直接去向中將大人申請?!?

      “那你怎么在這里?”

      “對于核爆打擊,我投了反對票?!?

      蕭同雙手抱胸,表情難看到了極點,好半晌,才冷冷道:“既然他們不守規矩,那就別怪我們也不守規矩,松本老爺子,你的精銳部隊能否到我們中部沙漠來作戰?”

      松本少將瞇了瞇眼,“這可說不好,我這種行將就木的老家伙,可比不上你們蕭家財大氣粗?!?

      ……

      天空戰艦的內部空間,一架治安團的飛行器正順著空洞進入‘機艙’,并在磁懸浮技術的調整下,懸浮在一架轟炸機的上面。

      這種磁懸浮設計可以有效的節省空間。

      雖然表面上,治安團的天空戰艦只是天空版的豪華游艇,無數上層階級在這里驕奢淫逸。

      但只有治安團的內部人員才知道,這是一個多么恐怖的大殺器。

      只是一眼望上去, 這類高級戰斗飛行器便有三百多架。

      基因少將格拉姆、戰刀少將張鋒、女性少將芙蕾雅, 三人從樓梯走下,在服務者的帶領下,走入浮空通道,整個身子懸浮在通道中,并進行高速移動,這是一種運用于太空航行的引力技術,用在這里純粹是為了省事。

      很快,三人便被領入了一座豪華大殿,見到了中將大人的本尊。

      那是一個近三米的藍皮人,瞳孔是紫色的,皮膚表面不斷溢出能量光點,蕩起一圈圈漣漪。

      此時,‘他’正穿著一身華麗睡袍,正逗著一個同樣膚色的小姑娘玩。

      “見過天空之主,小行星帶的管理者,高級血脈的擁有者,異血弗拉索?!?

      三個少將同時半跪在地,表情虔誠。

      “三位,你們來的目的是?”弗拉索的聲音非常悅耳,聽上去像是某種樂曲在演奏。

      “獸潮在中部泛濫成災,為了維持治安軍團的統治,請您啟動焦土計劃?!?

      “泛濫成災?蕭同可不是這么對我匯報的?!?

      “蕭同少將為了自身的利益,一直在掩蓋獸潮的真實情況,事實上,自從魔山死后,獸潮已經不可控制了,”格拉姆沉聲道。

      異血弗拉索沒有說話,他那雙紫色的瞳孔掃過三人,視線仿佛能穿透人心,三人心中一凜,態度更加的恭敬了。

      在機械時代,沒有倫理道德,強大和進步是唯一的標準。

      而植入外星人血統的弗拉索,在他們看來,便是強大本身。

      弗拉索拍了拍小姑娘的腦袋,小姑娘乖巧的走了出去,路過芙蕾雅時,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芙蕾雅余光之中,小姑娘的臉上多了一副與年齡不符的成熟,眼神之中,似乎閃過一絲憂慮。

      “這件事,我恐怕幫不了你們?!?

      “為什么?”張鋒脫口道。

      弗拉索換了個姿勢,手掌從袖子中抽了出來,六根手指一般長短,第一根手指朝著虛空輕輕一點,強大的精神力量便凝成了一張文書,與杜招娣手手上的那張一模一樣。

      “機械委員會的最高命令,就算是我,也只能接受啊?!?

      ……

      “趙械,快點把這些材料搬到倉庫去!”

      隨著一道不耐煩的聲音,灰頭土臉的趙械從機械中抬起了頭。

      “可是,我這里的活兒還沒干完?!?

      “讓你干就干,哪那么多廢話!”

      趙械沉默起來,然后在一群人譏諷的眼神中,抱起了瓶瓶罐罐,往倉庫方向走去。

      “他就是那個新任主管?”

      “什么新任主管,早被擼下來了?!?

      “哦,是他啊?!?

      也是風水輪流轉,當初在格維爾的手下,他是多么的風光,就算格維爾叛逃,魔山也重用了他,為他討要了大量的生物實驗材料。

      然而,人終究是要用實力說話的。

      前線的生物戰士在最關鍵時刻失控,后方的生物合成工廠又被敵人炸掉。

      兩口鍋蓋下來,就算是他,也被砸的頭暈眼花,滿腦金星。

      他被干脆利落的一擼到底。

      更可怕的是,他之前一直厭惡的對象,除了吹牛什么都不行的高工,居然魚躍龍門,成了新任的最高軍事長官。

      二人的成年恩怨也不知怎么就被翻了出來。

      于是乎,趙械只能重操舊業,成了一位光榮而神圣的搬運工人。

      “不甘,我不甘??!”

      只有在沒人的時候,趙械才能釋放出自己的情緒,此刻,在倉庫的深處,趙械雙手緊握,滿臉都是猙獰與憎惡。

      而他憎惡的對象,除了高工,還有便是杜招娣。

      她要是跟了自己,自己怎么會淪落到這般下場!

      都是那個女人??!

      就在這時,戰場通訊儀響了起來,自從自己失勢之后,已經很久沒人主動聯系自己了。

      按下這個加強版的‘戰場通訊電話’,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最近過得很不如意啊,趙主管?!?

      熟悉的聲音讓趙械愣住了,好半晌,他才遲疑道:“格維爾、將軍?”

      “我如今可不是將軍了,想必治安團也不會保留一個叛徒的軍銜吧?!?

      趙械迅速冷靜下來,道:“你在治安團還有眼線,你監視我???”

      “我們可以換一個詞,比如說,邀請,我邀請你與我一道,進行一場偉大的事業?!?

      背叛治安團么。

      趙械在心中思索得失,老實說,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想背叛官方勢力的。

      但是想到自己如今窘迫的情況,他又猶豫不定起來。

      “趙主管,你可不要忘記,當初你手上的生物資料是怎么來的,怎么,你還覺的對方會放過你?也就是現在戰事緊急,他抽不出空來,一旦他想起你,你猜猜他會做什么?”格維爾笑道。

      對方的這句話終于讓趙械下定了決心。

      “那么,為了偉大的事業,我需要做些什么?”

      ……

      一座又一座大型機器人走出了汽車城,這些三層樓高的巨大機器身上,有著大量的劃痕彈痕,它們的武器上,也同樣是血跡斑斑,齒輪與齒輪之間,包裹著一層淡淡的肉糜。

      “你覺的怎樣?”

      凱普懸浮在半空,看著這些移動中的大型戰斗機器人。

      魔山選擇大軍團戰術,這不是沒有道理的,只有大軍團、重火力,才能擋住幾乎無限的獸潮攻勢。

      高工的打法,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而且,最重要的是,獸潮一旦發動,所有電子元件都會失靈,擬感設備雖然不是什么通訊設備,但也是由大量的電子元件組成的啊。

      高樹沉默片刻,“既然他這般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我們且靜觀其變吧?!?

      鐵狂徒冷哼一聲,直接飛到了一座大型戰斗機器人的肩上,顯然是一句話都不打算說。

      凱普搖頭嘆了一口氣,也混入了機械獸部隊之中。

      戰場不再是一塊,而且被切割成一塊塊的,二人的方向也各不相同。

      等二人離開后,高樹打開戰場通訊儀,低聲道:“顧問,他們都走了?!?

      通訊儀里傳來高工的聲音:“既然他們愿意跟我們對抗獸潮,那便足夠了?!?

      “我會確保魔山的手下離不開戰場?!?

      “行,麻煩你了?!?

      掛斷通訊儀后,高樹身上的強殖裝甲漸漸融化,變成透明流質,最后整個身子消失不見。

      ……

      忠誠是一個好品質,但好和稀缺一般是劃等號的。

      對于高樹的投靠,高工并不怎么意外,畢竟類似這種特工頭頭,是最容易獲得親近、也是最容易變節的。

      而且大家都姓高,天然就是一家人嘛。

      他正把玩著一團‘流質’,這團流質和強殖裝甲非常相似,只不過并不是純色,渾濁中帶著干凈,干凈中又有無數小顆粒,像是組織壞死產生的膿液。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