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也不知道這個小變態怎么突然和毒癮發作了一樣,莫名的興奮起來,還在她肩窩處不停的噌。

      溫熱的呼吸盡數噴灑在脖子上,癢癢的,很不舒服。

      明司的手掌緊緊擒制著她的手腕。

      扶桑試著掙扎了兩下。

      小變態不高興皺起了眉,露出犬牙,狠狠咬在她脖子上。

      細膩的肌膚下似乎能感覺到血液在流淌。

      他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不聽話的娃娃要接受懲罰?!?

      “嘶……”

      聽到扶桑抽氣的聲音,明司滿足的松開了牙,鮮紅的舌尖輕柔的舔過扶桑脖子上的齒痕。

      濕軟的奇妙觸感,讓扶桑寒毛都豎了起來。

      “小東西,你把嚴柔怎么了?”

      扶桑放棄了反抗,她放松了僵硬的腰身,整個人陷進了柔軟的沙發里,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作非為。

      “你猜啊?!?

      炙熱的唇瓣一路吻過她修長的脖頸,下巴,鼻尖,最后落在她眼皮上。

      回憶起明司夸贊嚴柔頭發漂亮的話,扶桑保守的試著猜了猜:“你偷偷把她頭發剪了?”

      “哈哈……”

      明司被她逗笑了。

      漂亮的唇形向兩邊上揚,眼底延漫著詭譎的冷光。

      他臉色透著病態的蒼白,冶紅的唇瓣似乎是他身上唯一的色彩。

      眼尾上挑,露出近乎純真的神色。

      “猜錯了哦,姐姐還有一次機會,再猜錯,就要接受懲罰了!”

      他看起來就像一個精神不正常的變態殺人魔。

      扶桑:“……”

      他不會把嚴柔的頭皮一起剝下來了吧……明司好像看穿了扶桑的想法。

      “bingo!猜對了!”

      他歡呼了一聲,像競猜節目里答對題目的小孩一樣雀躍。

      “不過,我還沒有剝過人皮,作為獎勵,姐姐讓我在你身上試試吧!

      我保證,一定會小心的,完整的剝下來?!?

      明司低聲自語,松開扶桑的手腕,掌心一路下滑,癡迷的撫摸過扶桑胳膊上細膩滑嫩的肌膚。

      瓷白的沒有一絲瑕疵,比綢緞還要光滑。

      太完美了……

      完全有資格做他的第八件藏品。

      謝謝,她拒絕!

      為了趕緊打消他腦子危險的想法,扶桑換上了委屈的表情:“你剛剛還答應我,要幫我找回記憶,姐姐不喜歡出爾反爾的人?!?

      云城很大,常住人口有近一千萬。

      想從這一千萬人中找到謀害原主的兇手,無疑是大海撈針,既然明司主動撞到她手里,她為什么不直接利用他呢。

      扶桑并不想將原主悲痛的過去再撕開一次,干脆簡單粗暴的說自己失憶了。

      她相信以明家的權勢,一定能查出些什么。

      “你還沒說,我的獎勵是什么?”

      修長的手指流連在扶桑的鎖骨上,感受著指腹下想奶酪一樣柔膩的肌膚,明司心底想將它剝下來的想法越發強烈。

      一把抓住明司的手,扶桑帶著他的手指撫摸過自己的眼皮。

      聲音帶著幾分誘哄:“獎勵你……親手挖下我的眼睛?!?

      雖然相處的時間并不長,但扶桑已經完全掌握了明司心底的變態人格。

      她知道他有多喜歡自己的這雙眼睛。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