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唐芙的后背僵直。

      即使看不到她的神色,扶桑也能猜出她此刻的緊張。

      細眉微皺。

      明司叫她大嫂?

      “大嫂,你為什么不回頭看一眼呢?”

      小惡魔在催促。

      唐芙的手掌緊握,透著粉色的指甲掐進了肉里。

      她好像感覺不到疼一樣,瞳孔輕顫,雪白的牙齒死死咬著下唇。

      “算了?!?

      明司不在執著于讓唐芙轉身來看扶桑。

      唐芙剛松了一口氣,下一秒,明司又說:“這么可愛的小貓耳娘,還是讓大哥來看?!?

      明湛?!

      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唐芙猛地站起身:“不行!”

      凳子在慣力的作用力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

      疾步攔在明司面前,唐芙臉色很難看。

      “不能去找明湛!”

      情緒激動之下,她的聲音高亢尖銳,臉上是來不及掩飾的緊張焦躁。

      她這副異常的表現,擺明了是心里有鬼。

      尤其是當她的視線落在扶桑臉上。

      這張熟悉的足以刻進她夢里的臉,是如此的鮮活。

      瞳孔控制不住的顫抖。

      她……她還活著……

      “你……你……”

      唐芙唇瓣輕抽,她張了幾次嘴,喉嚨里像是被什么堵了,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

      不同于她的異樣,扶桑歪了歪頭,露出純真的神色。

      “你認識我嗎?”

      “什么?”

      唐芙一愣。

      明司將下巴放在扶桑的肩膀上,慵懶的開口:“我的小貓耳娘失憶了,怎么?看大嫂的樣子,你認識她?”

      失憶?

      唐芙眼里浮現出懷疑。

      她看向扶桑的眼睛。

      那里一片干凈澄澈,絲毫不像是被折磨摧殘了七年的樣子。

      真的失憶了?

      “少夫人,大少爺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管家站在餐廳門口。

      話音落下,眾人似乎聽見了輪椅碾過地毯發出的輕微響動。

      唐芙的神色瞬間變得慌亂。

      不……不能讓明湛和錦筠見面!

      眼神飄動,唐芙不敢和扶桑的目光對視:“我要送你大哥去醫院做康復,先走了?!?

      說罷,她繞過兩人,腳下急促慌亂,完全忘記了剛剛說要送明司去學校的事。

      扶??粗栖诫x去的背影。

      她又不是真的失憶了,在見到唐芙那張臉時,她就從原主的記憶里找到了唐芙的信息。

      她和原主高中是同桌,然后成了閨蜜,后來又一起考進同一所大學的同一個專業。

      原主大二那年便被學校安排去國外進修,沒想到從此一去不回。

      這女人剛看到自己的時候,那一臉見鬼的表情簡直不要太明顯。

      腦門上明晃晃的寫著心虛兩個字。

      聯想唇釘男說過的話……一個亞洲面孔的富家太太……

      扶桑都不用覺得,她百分百可以確定,原主被拐賣的事,十有八九和唐芙脫不了干系。

      她得跟上去。

      腳步剛剛抬起,還沒邁出去,手腕忽然被人猛地拉扯。

      扶桑腳下不穩,直接跌進了明司懷里。

      修長的手指捏著扶桑的漂亮的下顎,明司臉上寫著不高興三個字:“你要去哪兒?”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