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明司早就把扶桑當作自己的私有物了。

      現在有人敢動他的人?

      “吱——!”

      他起身的動作太猛,凳子貼著地面發出刺耳的噪音。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明司的身上。

      “明司!你想干什么?”

      老師眉頭緊皺,用力將手里的書摔到講臺上。

      “還不坐下!”

      明司卻沒理會老師嚴厲的呵斥,他沉著臉,邁開腿徑直走出了教室。

      “明司,你要去哪?”

      林媛媛不明所以的看著明司離開教室,立馬起身也跟了上去。

      完全將老師無視了個徹底。

      明司走的又急又快,林媛媛即使小跑著也跟不上他的腳步,很快就連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明司,你等等我!”

      另一邊,江薔薇掛斷電話后,她再度走到扶桑身邊。

      扶桑閉著眼睛,感覺到有一只涼涼的手指撫摸上她眼尾的淚痣。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來的,但這么多年過去,你的容貌居然一點都沒變,還是這么漂亮,漂亮的……讓我嫉妒!”

      嘶!

      尖銳的指甲驟然抓過臉頰,刺痛感涌了上來。

      “七年前你就是失蹤人口,就算我現在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鋒利的指甲緊貼著扶桑的臉皮下滑,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道細微的紅痕。

      帶著體溫的掌心放在脆弱的脖子上,江薔薇眼中浮現出狠厲的神色,雙手驟然發力——‘砰!’

      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拍在墻門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也成功的打斷了江薔薇的動作。

      她錯愕的回頭。

      明司一臉陰沉大步走近。

      等他看清江薔薇掐在扶桑脖子上的手時,瞳孔微微一縮,幽深的眼眸里是令人心悸的狂躁。

      “你怎么……”

      江薔薇剛開口,明司一言不發,揚起手就是一耳光抽在她臉上。

      這一巴掌力道極大,江薔薇被抽的一下跌倒在地上,手也離開了扶桑的脖子。

      她捂著臉,滿眼都是不可置信。

      “你打我?”

      明司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扶桑臉上,死死的盯著雪白臉頰上刺目的血痕。

      就像是一張干凈的白紙上忽然滴上了一滴墨水,不干凈了,也不完美了。

      礙眼極了。

      明司眉頭緊緊皺著,眼眸翻涌著躁郁的情緒。

      他伸出手,指腹擦過扶桑臉上凝著血珠的傷痕。

      血漬被暈開,沾染的面積更大了。

      明司咬著下唇,氣息絮亂,擦拭血漬的力道越來越重。

      該死的!怎么就擦不干凈!

      扶桑閉著眼睛。

      臉頰上火辣辣的疼讓她在心底破口大罵。

      草泥馬的神經??!老子臉皮都被你擦薄了!

      “疼……”

      扶桑長睫輕顫,眼尾有些濕潤,無意識的呢喃聽上去可憐極了。

      明司也仿佛被驚醒了一樣,猛地起身。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