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骨節分明的手從膝蓋上抬起,微涼的指尖觸碰到唐芙的臉頰。

      “你臉色看起來很差,是不舒服嗎?”

      兩人結婚后,明湛常年待在密不透光的臥室里,他越來越沉默寡言,經常會呆呆的看著某一處出神。

      在一起的時間里,大部分都是唐芙一個人在說話,他很少回應。

      向現在這樣的關心她,還是頭一次,唐芙有些受寵若驚。

      她眼睛都明亮了起來,唇角控制不住的上揚:“沒、沒有?!?

      灼熱的視線中,是無法掩飾的欣喜。

      明湛有些不習慣這樣直白的目光。

      他收回手,又是一陣沉默。

      唐芙看出明湛的不自在,她懂事的站起身,走到輪椅后面,推著他緩緩向前走。

      明湛果然松了一口氣。

      眼瞼低垂,他看著底上兩人斜射平行的影子,忽然開口:“能和我說說,我們以前的事嗎?”

      唐芙微微一愣。

      目光下沉到明湛蒼白的側臉上。

      溫暖的陽光驅散了他身上常年積累的陰郁氣息,原本寬闊偉岸的肩膀不是知道什么時候變得這樣消瘦了。

      她和明湛哪有什么以前……

      他的以前,是屬于錦筠的。

      唐芙抿了抿唇,握著輪椅把手的手指收緊了力道。

      “怎么了?”

      唐芙不出聲,明湛疑惑的側首。

      最終,她還是緩緩說道:“我們……是在大學里認識的,你比我大三屆,那天是新生入學的日子……”

      隨著唐芙輕緩的描述,明湛腦中有什么東西一閃而過。

      他眉峰狠狠皺了起來。

      他是背對著唐芙的,她沒有看到他的異樣,依然輕聲說著。

      明湛的頭很痛,像是快要炸開了一樣。

      他用力的閉上眼睛。

      那一瞬間,他好像看到了一大片金黃的銀杏葉,和一個……

      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有人大喊著:“讓開!讓開!”

      唐芙停下推輪椅的腳步,眼看著走廊前方,一群護士推著病床,風一樣的向急救室狂奔。

      來往的病人聽到動靜,都很自覺的靠墻站立,空出了一條暢通無阻的路。

      濃郁的血腥味飄散在空氣中。

      病床滑過的地方留下一串刺目的血跡。

      “怎么出了這么多的血?”

      “這是出車禍了嗎?”

      “好像是個很年輕的小姑娘?!?

      “不知道能不能搶救的過來?”

      病人們看著病床遠去的方向,低聲議論著。

      唐芙并沒有把這一插曲放在心上,畢竟這里是醫院,相同情況的事經常發生。

      她已經見怪不怪了。

      繼續推著輪椅向前走,明湛忽然問道:“你喜歡銀杏嗎?金黃色的那種?!?

      唐芙不知道明湛為什么忽然問這個,她實誠的搖了搖頭:“我喜歡姬金魚草?!?

      它的花語是:請察覺我的愛意。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