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明湛的開口,成功讓江薔薇的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

      “明總您好,我叫江薔薇,是您‘夫人’的好朋友,您雖然是初次見我,但我對您可是知之甚多,我……”

      ‘夫人’兩個人她咬的格外重。

      好像在刻意的強調什么。

      唐芙的臉上有瞬間的慌亂。

      她一下擋在明湛面前,試圖阻止江薔薇繼續在他面前‘不經意’的透露更多的信息。

      “你帶大少爺回房間休息?!?

      唐芙隨手指著一旁的女傭,命令她帶推走明湛。

      她的語氣很強硬,甚至帶著一絲急促。

      好像恨不得明湛立馬原地消失。

      女傭似乎get到了唐芙焦灼的心緒,立馬上前,將滿臉疑惑的明湛推著走了。

      明湛的眉毛緊緊皺了起來。

      他十分敏銳的察覺到唐芙突然的轉變,只是他想不明白,也不能理解。

      她好像……很害怕自己和那個女人多說一句話……

      薄唇輕抿。

      他忽然很想知道,她為什么會有這么奇怪的舉動。

      “停下?!?

      明湛發出命令。

      但身后的女傭并沒有如他所愿的乖乖停下,繼續推著輪椅走。

      眉峰緊皺。

      怎么?現在連一個女傭都可以不聽他的話了嗎?

      濃墨般漆黑的眸子里怒氣漸顯。

      明湛突然伸手緊緊握住輪椅的輪子,試圖用自己的力量阻止輪椅繼續移動。

      “我讓你停下!”

      含著薄怒的聲音砸落。

      “噓,乖一點?!?

      溫柔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這聲音……

      不等明湛細想,輪椅就停了下來。

      女傭帶著他停在兩米高的青花瓷瓶后,寬大的瓶身正好把他們兩人的身形遮擋住。

      “江薔薇!你要干什么!”

      以為明湛已經走遠的唐芙再也忍不住大聲呵斥了起來。

      明湛聽到這尖銳的叫喊聲,神色一怔。

      這……是一直以來在他面前都表現的異常溫柔的唐芙?

      緊接著,唐芙和江薔薇的對話盡數傳入了耳中。

      “我已經說了兩遍了,我來給你送藥?!?

      江薔薇十分有耐心的重復了一遍。

      “我也說了,我不需要這種藥了!”

      唐芙的態度十分強硬。

      “你馬上離開我家!”

      說著,她就要趕人。

      江薔薇不緊不慢的躲開了唐芙伸過來的手,白嫩的臉上露出一抹諷刺的笑意:“你家?如果不是我幫你,這里早就是錦筠的家了,哪還有你什么事?!?

      她居然在明家堂而皇之的提起錦筠?

      唐芙整張臉都白了,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緊張。

      “閉嘴!”

      她壓低了嗓音怒喝。

      “我為什么要閉嘴?”

      江薔薇再度躲過唐芙意圖拉扯她的手。

      “你在害怕什么?像你這樣惡毒的女人居然還會有怕的東西?”

      她的尾音上揚,似乎很愉悅的樣子。

      眼里毫不掩飾的鄙夷刺痛了唐芙,她冷呵了一聲反唇相譏:“你又是什么好東西?生在爛泥里,就見不得別人過的好!

      錦筠被捧上女神的神壇,你就去害她!

      現在見我剛過的好一點,你就迫不及待的來害我!

      怎么?

      你爛在泥里,就想把所有人一切拉進去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