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心臟控制不住的狂跳,光潔的額頭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唐芙的唇瓣毫無血色,蒼白的像是生了一場大病。

      她低頭看著自己帶著婚戒的左手。

      手腕上似乎還殘留著明湛掌心的溫度。

      唐芙有些費力的將無名指上的戒指取了下來。

      常年佩戴戒指,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圈痕跡。

      戒指內壁刻著‘mj’兩個字母。

      代表著明湛和錦筠。

      唐芙看的很認真,唇角緩慢的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嘴巴里翻出苦澀。

      十分鐘前,她還滿心歡喜的以為終于苦盡甘來。

      她以為她堅持了五年,終于讓明湛看到她的好。

      “太短暫了……”

      唐芙低聲的呢喃中滿是酸澀。

      “小芙?這么晚了站在走廊做什么?”

      明夫人的聲音將唐芙的思維拉了回來,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戒指攥緊在手心,背在身后。

      “你臉色看起來很差?”

      明夫人緩步走近,唐芙蒼白的臉色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以為唐芙是照顧明湛太過勞累了。

      “阿湛吃過藥了嗎?”

      唐芙這才想起,自己右手手心里還攥著明湛的藥。

      緊張讓她手心的溫度升高,她能感覺到藥正在手心融化。

      “……嗯,他已經吃過藥,睡下了?!?

      她撒謊了。

      可明夫人卻沒有任何懷疑。

      “辛苦了,你也早點休息去吧?!?

      她眼里有心疼,畢竟五年來,唐芙把頹廢的明湛照顧的可以說是無微不至。

      絲毫沒有嫌棄他雙腿殘疾。

      對于她的不離不棄,明夫人還是很感動的。

      “嗯?!?

      唐芙乖巧的點了點頭。

      她站在原地,目送明夫人一行人遠去。

      包括準備跟蹤江薔薇,卻被正好回來的明司撞了個正著的扶桑。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