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和她錯身而過時,有一瞬間的對視。

      她眼底的紅血絲很重,表情卻很冷淡,看著扶桑的目光充滿了怨毒。

      扶桑淡定的收回目光。

      她背著手,慢悠悠的跟在明司身后。

      身側,是一直用警惕的目光盯著她的宋嚴正。

      “明司,你跟我進來?!?

      走到主臥門前,明夫人一臉嚴肅的將明司叫了進去。

      ‘砰’

      扶??粗o閉的房門,腳步剛抬起,宋嚴正立刻擋在她面前。

      他面無表情的盯著扶桑的一舉一動。

      “你是要我在這里等明司出來嗎?”

      扶桑一臉無辜。

      二十分鐘前,她跟著江薔薇身后離開了明公館,正準備開啟獵殺時刻,卻被從警局回來的明司的迎面撞了個正著。

      她就這么又回到了明公館。

      宋嚴正也不說話,只是看著她的目光格外犀利。

      扶桑也沒興趣陪他這樣大眼瞪小眼,她轉身換了個方向就要抬步。

      下一秒,強勁的拳風掠過眼前。

      一聲沉悶的聲響近在咫尺的響起。

      一只胳膊擋在扶桑面前,西裝下包裹著強勁的肌肉,力量感滿滿。

      嘔吼,壁咚喲

      “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少爺有什么目的!”

      壓低了聲線的質問覆滿了冰霜。

      扶桑能聽出其中毫不掩飾的厭惡。

      “我失憶了,難道你也失憶了嗎?

      我能有什么目的?

      難道不是你家少爺把我虜來的嗎?

      他虜我有什么目的,你會不知道嗎?”

      接連幾個反問,讓宋嚴正眉峰一皺。

      他怎么會不知道明司虜她回來是要做什么!

      可按著以前,明司通常都不會讓她活過第二天。

      扶桑卻不但在明司手下撐過了一整夜,而且還是完好無損的,一點皮都沒有破。

      這太反常了。

      扶桑放松了身子,靠在墻面上。

      “你有這個閑工夫盯著我,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讓明司躲過這一劫。

      據我所知,那位姓嚴的檢察官可是把明司當作第一嫌疑人來盯的。

      你們這次能把他從警局撈出來,就能保證下一次,還能救他出來嗎?”

      “你亂說什么!”

      宋嚴正一把掐住了扶桑纖細脆弱的脖子。

      她居然敢詛咒明司?!

      宋嚴正只是想嚇嚇扶桑,手上并沒有用太大的力道。

      畢竟明司現在對她正在熱頭上,如果傷了她,明司不知道又會怎么發瘋。

      即使命門在別人手掌之中,扶桑卻沒有一點害怕,她輕笑了一聲,唇角向兩邊揚起。

      “你知道……明司有一個秘密基地嗎?”

      她壓低的聲音飄進宋嚴正耳中。

      他神色一滯。

      “在學校教學樓的負一層,里面的東西夠他死幾百次,你最好在警察發現之前處理掉,否則,神仙都救不了他?!?

      禁錮脖子的力道一松,宋嚴正神色凝重的轉身離去。

      雖然扶桑沒有明說,但顯然他已經猜到了是什么。

      剛走出兩步,他猛然頓住身形。

      回身一把抓住扶桑的胳膊。

      “你跟我一起去?!?/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