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明司聽話,回房間去,今晚早點休息?!?

      明夫人的目光從扶桑身上轉移到明司身上。

      明司將腦袋靠在扶桑的肩膀上,眼皮半磕,滿是懶倦的氣息。

      “該怎么辦好呢?我不想和姐姐分開?!?

      他個子很高,需要曲著腿才能將自己的頭放在比他矮一截的扶桑肩上。

      雙臂環過她纖細的腰肢,收緊力道。

      明司臉上是依賴的神色。

      依賴?

      明司居然依賴她?

      自己的親兒子十多年來對自己冷漠的像陌生人,卻依賴這么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女人?

      雙手緊握成拳。

      明夫人在極力克制胸腔里翻涌的妒火。

      “既然不想分開,那就一起去吧,不過是多一張機票?!?

      明夫人努力扮演著慈母的角色,紅唇勾起溫和的弧度,她抬起手,在明司細軟的發絲上輕撫:“最重要的,是你開心就好?!?

      看著明司雪白漂亮的臉上露出笑意,她知道,自己總算是做了一件讓兒子滿意的事了。

      一起去?

      去哪?扶桑滿臉疑惑的被明司帶回房間。

      “明天要出遠門嗎?”

      明司對扶桑一向是有問必答,這才也絲毫沒有隱瞞。

      “學校給我安排了交換生的身份,明天一早就出發?!?

      “要去國外?”

      扶桑驚訝的聲音都高了八度。

      “怎么?姐姐不想陪我去嗎?”

      明司臉上的笑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凝滯。

      這小變態要不高興了。

      扶桑十分識時務的揚起燦爛的笑容:“想去!如果可以的話,姐姐想陪明司走遍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

      順口就來的話沒有一點誠意,明司卻聽的一怔。

      雪白精致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漂亮的粉紅色,墨蝶般的長睫輕垂,遮擋住了眼底的歡喜。

      第二天一早,女傭輕手輕腳的來到明司的房間,幫他整理行李。

      房間漆黑一片,窗簾牢牢的合攏,一絲陽光都沒有透進來。

      寬大柔軟的床墊上,拱起小小一團。

      明司平穩的呼吸聲讓女傭的動作更輕了。

      她正要摸進衣帽間,卻敏銳的察覺到似乎有一道灼熱的目光正緊緊盯著她。

      這道目光太過強烈,女傭被盯的渾身不自在。

      她轉頭看去,卻在視線聚焦的一瞬間,一個黑影如鬼魅般突然沖到面前。

      女傭頭皮一炸。

      一只溫涼的手一把捂住她即將脫口而出的尖叫。

      “噓!不要吵醒明司!”

      壓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媽呀,不是鬼啊。

      女傭驚魂未定的點了點頭。

      扶桑這才松開捂住她口鼻的手。

      “你是來給明司收拾行李的?”

      為了不吵醒小變態,扶桑依然壓低著聲音。

      天知道這小東西睡覺有多不老實。

      也不知道他是做了多少虧心事,睡個覺時不時就會被夢魘到,在睡夢中冷汗直淌,體溫低的嚇人。

      身子僵硬,口中還發出含糊不清的哼唧。

      一驚一乍的,搞得扶桑也睡不好。

      耐著性子像哄小孩一般哄了許久,至到天蒙蒙亮,他才逐漸睡的安穩。

      做了那么多壞事,活該睡不好。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