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扶桑在心底默默的吐槽。

      “你去忙吧,記得小聲一點哦?!?

      女傭在明家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對明司陰晴不定的性格也算是了解,不用扶桑多做提醒,她也會放輕動作。

      目送女傭進入衣帽間,扶桑躡手躡腳的摸向房門,剛打開了一條縫,走廊的燈光投照在她臉上。

      “姐姐,你跑不了了?!?

      少年暗啞偏執的聲音如鬼魅般在身后突然響起,扶桑一驚,還沒來得及反應,脖子上忽然被扎了一下。

      細微的疼痛伴隨著暈眩襲來。

      黑暗如潮水般襲擊了她的意識,她最后看見的畫面是一雙浸著癲瘋的眼眸。

      扶桑睡得并不安穩。

      睡夢中,原主七年間經歷的所有折磨再次重演了一遍。

      不過這一次,她不在是上帝視角讀取記憶和劇情,而是好像和原主合為一體,用她的眼睛,她的感知,真實的感受著原主七年來每一個被強迫接客的夜晚,每一次的蹂躪,每一次絕望到極致的崩潰……

      直到最后那些小流氓獰笑著向她走來,揮舞著鋒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砍在她身上。

      劇痛讓她的行動變得遲緩,她躲不開砍下來的刀……

      “小筠快跑!”

      撕心裂肺的喊叫在腦海中炸響。

      扶桑猛然從夢中驚醒。

      寂靜的黑暗中,只聽見她喘息的聲音。

      她茫然看著天花板,愣愣的回不過神。

      心臟不受控制的狂跳。

      帶著安神作用的茉莉花香味似有似無的飄在空氣中。

      扶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干凈清爽的花香讓她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身處在陰冷潮濕,逼仄不見天日的妓女村了。

      “哦,你終于醒了?!?

      一聲驚呼響起。

      很快,一張陌生的臉出現在眼前。

      “你已經睡了三天了,剛剛我還和加林打賭,說你今天不會醒,天吶,這個月我已經是第三次打賭輸給她了?!?

      眼前的女人有一頭火紅的濃密發絲,肌膚白皙,異國人的面容清楚的告訴扶桑,這里已經是國外了。

      女人還在嘮嘮叨叨的用扶桑聽不懂的語言抱怨……

      等等!

      扶桑一改頹廢,仔細認真的凝視著從女人的紅唇中說出的每一句話。

      奇怪的腔調,陌生的語種。

      她明明聽不懂女人的話,但從她嘴里說的每一個字,落進扶桑耳朵里后,自動翻譯成了她能聽懂的語種。

      【當當!這當然是偉大的系統大人的功勞啦!】

      喜慶的bgm伴著系統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腦海中。

      “0013?”

      自從0013從軟磨硬泡的從扶桑這里交易換走了許沫沫以靈魂置換的兩個屬性點后,它就悄咪咪的滾去升級了。

      許久沒有聽到0013的聲音,扶桑忽然覺得有點親切。

      【嗚嗚……沒想到宿主居然這么惦記倫家,瓦達西真的是太感動了,嚶嚶嚶……】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