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嘿,你還好嗎?要不要叫醫生過來給你做檢查?

      我就說安眠藥不能放太多,你看,好好的人怎么就傻了呢……”

      女人嘴上說著要找醫生,但她依然站在原地嘮嘮叨叨的講個不停,也不管扶桑能不能聽得懂。

      扶桑被吵得腦瓜疼。

      她從被窩里坐直身子。

      “你要干什么?你不能亂動!”

      女人試圖阻止扶桑下床。

      扶桑卻在她伸手過來時靈敏的避開,從另一邊下床。

      “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固執?我都說了你不能……”

      在女人升級般的抱怨聲中,扶桑拉開了閉合的窗簾。

      午后刺目的陽光即使隔著厚厚的玻璃也能感覺到灼熱。

      放眼望去,碧藍的大海和湛藍的天空連成一線,無風的海面平靜的像一面鏡子。

      她居然在海上?

      扶桑皺眉。

      她在海上輾轉漂泊的幾個月才回到云城,這才不過幾天,她就又回到了海上?

      生氣!

      “快回床上躺著,你不能走來走去的,這不可以!”

      女人快步走到扶桑身邊,拉著她的胳膊就要把她往床上扯。

      扶桑煩躁的甩開她,赤著腳大步走向門口。

      她本以為門會被鎖上,或者是有人堵在門口防止她逃跑,但她卻奇異的沒有受到任何阻攔,走出房門的過程異常順利。

      除了后面跟著一個嘮嘮叨叨不停的對扶桑說不可以的外國女人。

      扶桑想著,也許是因為在海上,明司覺得她根本沒有可以逃走的路。

      這是一艘私人游艇。

      走出臥室,很快就來到戶外甲板。

      帶著大海特有的咸腥味的海風迎面撲來,細軟的發絲糾纏在脖頸上。

      扶桑抬手將扶桑攏到耳后,赤著腳踏上被太陽炙烤的灼熱的甲板。

      “哇哇哇哇哇!”

      女人驚詫的尖叫了起來。

      “你等等!你等等!我去給你拿鞋子!等著我!”

      扶桑沒有理會風一樣竄回臥室的女人,她徑直走向甲板盡頭,在護欄前停下。

      此時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她就這么暴露在陽光下,腳底灼熱的觸感讓她心底難以言說的負面情緒稍稍消散了一些。

      不出一會兒的功夫,白皙如雪的肌膚被曬得微微泛紅,額頭鼻尖紛紛冒出細密的汗珠。

      有人從她背后走近,徑直來到她身前蹲下。

      微涼的手掌握住她纖細精致的腳踝。

      “抬腳?!?

      扶桑垂下眼皮,從她的角度,只能看到明司柔軟清爽的發頂。

      他單膝跪地,虔誠的像一個守護女王的衷心騎士。

      扶桑順著他的力道抬起腿,乖順的讓他為她穿上鞋。

      目光從明司身上移開,扶桑沉默的看著望不到邊際的海面。

      “你在看什么?”

      明司站直了身子。

      毒辣的陽光讓他也開始冒出汗珠。

      “我想報仇了?!?

      系統給她的任務是查出背后設計毒害原主的真兇。

      其實兇手是誰已經很明了了,扶桑只需要敲出更多的細節,差不多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但剛剛那一場仿佛附身般真實的噩夢,讓扶桑忽然間圣母心泛濫。

      唐芙和江薔薇狼狽為奸,設計了一場毀掉原主一生的毒計。

      但真正折磨摧殘,讓原主生不如死的禍首是妓女村的幕后老板。

      他該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