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報仇?

      報什么仇?

      明司目露疑惑,轉念一想,試探性的問道:“姐姐,你恢復記憶了?”

      扶桑的目光從遙遠的海平面轉移到明司的臉上。

      他和明湛是親兄弟。

      但其實兩人無論樣貌,氣質,秉性都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

      明湛十七歲的時候,明博笙因病身亡,那年才剛上高二的他頂著壓力接手了明氏集團。

      而明司,現在同樣就讀高二,但性格卻很極端,腹黑又偏執,妥妥的病嬌屬性。

      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卻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

      扶桑抬起手,掌心向上。

      “戒指在你手上吧?!?

      她指的自然是那枚鑲嵌著粉鉆的戒指。

      明司乖乖的從褲子口袋里拿出戒指,輕輕的放進扶桑的掌心中。

      她拿著戒指微微舉起,露出內壁。

      海風吹動兩人的頭發,衣衫隨風飛舞。

      “看見這兩個字母了嗎?

      ‘m’是明湛。

      ‘j’是我?!?

      “你?”

      明司臉上露出驚訝。

      唐芙明明說這是明湛親手帶到她手上的求婚戒指。

      看著他神色,扶桑不用猜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叫錦筠,‘j’是我姓氏的第一個字母,這的確是明湛的求婚戒指,不過,他求婚的對象是我?!?

      扶桑說這番話時,臉上的表情淡然矝貴,薔薇色唇瓣一開一合,看起來禁欲又誘惑。

      明司毫無預兆的突然伸手,從扶桑手里搶下了戒指。

      “你不是說要賣給我嗎?

      我買了!

      從現在開始,這枚戒指是我的!”

      少年表情冷漠,眼眸中掠過濃烈的陰鷙,冷的像寒冰,漂亮的唇挑出一個刻薄的弧度。

      明明站在烈日下,周身卻流動著陰冷的氣息。

      他將戒指緊緊捏在掌心中,轉身朝室內走去。

      扶桑并沒有糾結戒指,她追上明司的腳步。

      “我們之間的交易并沒有結束,我要報仇,只有你能幫我!

      等一切都結束了,我的眼睛依然是你的!”

      扶桑的話成功的讓明司的腳步頓住。

      掌心的戒指深深陷入肉里,硌得生疼。

      明司的目光落在扶桑的眼睛上。

      這雙眼睛一如他初見時那般,剔透干凈,像黑珍珠一樣漂亮。

      他一直想要這樣一雙濃黑如墨的眼眸。

      琥珀般的眼瞳中浮現一絲羨慕。

      陰寒的氣息頓收,他微微偏頭,漂亮的眉眼露出乖巧無害的神色。

      “可是,這艘船是開往y國的,我沒有辦法改變航線?!?

      扶桑對他這樣收放自如的情緒轉變已經十分適應。

      她踮起腳尖,柔嫩的唇瓣湊近他白玉般的耳朵,暗啞的音線帶著幾分誘哄:“乖,你有辦法的,明司不會讓姐姐失望的,對嗎?”

      幽幽的異香傳入鼻腔,仿佛是從骨頭透出來的香,比罌粟更誘惑。

      明司不受控制的將臉埋入扶桑肩窩,深深的嗅了一口。

      有力的雙臂牢牢鎖住她纖細的腰肢,力道大的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骨血中。

      “姐姐,你好香啊?!?/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