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密集的槍聲隨之響起。

      像警匪片里的槍戰火拼一樣激烈的槍聲,伴著驚恐尖叫逃命的動靜下,每一秒都有人鮮血淋漓的倒在泥水里。

      “快跑!”

      “砰!”

      泥地濕滑根本站不住,更別說跑動起來。

      血腥味混著火藥味,刺鼻難聞的令人作嘔。

      五分鐘后,槍聲停止。

      入目所及,尸橫遍野。

      有些僥幸的沒有被打中致命部位,捂著傷處疼的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了。

      雷從昏迷中醒來時,致幻藥的藥效已經過了,看到這樣一番煉獄景象。

      他還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嗅到空氣中濃郁惡心的血腥味他才如夢初醒。

      他知道自己這是被算計了。

      雙手抓著木箱,他怒吼著:“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是誰派你們來的?”

      扶桑沒有理他。

      “我可以給你們錢!我給你們雙倍的錢!”

      妓女村中被召集起來的女孩兒們正站在石階上。

      她們看著院中慘死重傷的打手,以及像畜生一樣被關在木箱中發狂的雷,滿臉都是不可置信。

      扶??聪蚰切┡?。

      她們有著不同的膚色,發色,面容,她們來自各個不同的地方。

      有的和原主一樣,被拐賣到了這里,有的則是被狠心的家人賣到這里。

      唯一一樣的,是每個人的眼睛里都流露著麻木絕望。

      是時候反抗了。

      扶桑給她們每個人都發了一根削尖的木棍。

      讓她們親手結束這場噩夢。

      女人茫然的拿著木棍,面面相覷,但卻沒有人敢邁出第一步。

      “你們在怕什么?

      他們已經站不起來了,不會再傷害你們了!”

      曾經耀武揚威的打手們經歷了暴曬,高壓水槍沖擊,行動不便時被當活靶子射擊。

      四周躺滿了昔日同伴的尸首。

      惡心的血腥味刺激著他們的神經。

      僥幸活下來的人身心都受到了重創。

      半死不活的癱倒在泥地里,目露驚恐的看著這些曾經被他們肆意打罵凌辱的女人。

      她們手里拿著削尖的木棍。

      “……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

      “我不是故意那樣對你們的……”

      有人崩潰的哭了起來。

      不堪一擊的狼狽模樣,讓女人們忽然意識到,這些狼狗的尖牙已經被拔掉了。

      他們不能再傷害她們了。

      壓抑已久的怨恨席卷而來,有人紅著眼率先踏入泥地中。

      腿上中槍的人滿眼恐慌,沾滿鮮血的手擺動著求饒。

      “不!我道歉!我錯了!放過我吧!求你了放過我吧!”

      女人眼中恨意爆發:“我也這樣求過你,你放過我了嗎?”

      不在給他辯解的機會,女人高高舉起尖棍,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在對方充滿恐懼的眼瞳中狠狠刺了下去。

      木棍貫穿了他的身體,深深扎進他身后的泥地中。

      男人連慘叫都沒來的及發出就斷了氣。

      看著男人臨死前凝固在臉上的驚恐,女人忽然笑了起來。

      她終于……終于親手結束了這場噩夢……

      女人們不再猶豫,捏緊了手中的尖棍爭先恐后的沖進泥地中,舉起武器,狠狠刺下。

      有人在臨死前發出絕望的慘叫。

      但聽在女人們耳中,卻是她們即將迎來新生的樂聲。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