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他們已經在這里停留了半個月。

      明司明天都會從雷身上取下幾個部位縫合在不同的尸體上。

      他的技術越來越嫻熟。

      縫合的針法越來越漂亮。

      他還學會了隱藏針線的縫法。

      看著面前一具干凈整齊的完整尸首,明司滿意極了。

      誰能看出這個人除了頭是他的,身上其他部位都是別人的。

      明司越來越喜歡這個地方。

      這里不受法律的約束,他可以肆意妄為,不用向以前那樣遮遮掩掩,偷偷摸摸。

      “嗚……”

      一聲細小的嗚咽聲從身后傳來。

      明司回首看去。

      舞廳中央,懸掛著一個……人。

      他的腰部纏著潔白的繃帶,下半身卻不見蹤影,眼眶里沒有了眼珠,只剩下黑黝黝的兩個洞。

      “嗚……”

      像是感應到明司的目光,他再次發出一聲嗚咽。

      明司聽懂了。

      他走近。

      “你很痛苦嗎?”

      “嗚!”

      回應他的是一聲帶著哭腔的嗚咽。

      舌頭被割掉,他只能發出毫無意義的單音節。

      幸虧明司能理解。

      “明司,衛星電話,找你的?!?

      從扶桑手中接過衛星電話,他沒有一點要避開的意思:“誰?”

      扶桑沒有聽電話內容,她看著眼前半死不活,只剩下上半身,和人彘沒什么兩樣的雷,心里一陣舒爽。

      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比直接死了痛苦百倍。

      這是遲來了七年的報應。

      “姐姐?!?

      修長的雙腿彎曲,明司將腦袋依靠在扶桑纖瘦的肩頭。

      “我們沒去y國的事情暴露了?!?

      明夫人終于發現明司根本沒有去y國,她打來衛星電話質問。

      明司三言兩語糊弄了過去,但她要求明司馬上回云城。

      “要回去了嗎?”

      明司沒什么太大的反應,淡淡的說道:“嗯,林媛媛的情況好轉了?!?

      雖然不是他推下樓的,但到底也是因為被他下了藥才導致的悲劇。

      “好哇,那就回去吧?!?

      這里的事情解決了,該回去解決剩下的人了。

      當天夜里,舞廳妓女村變成了一片火海。

      貧民窟的人們遠遠觀望著,弄弄黑煙中,竟然沒有一點尖叫恐慌,死寂的宛若無人居住的鬼村。

      只有無法動彈的雷,在燃燒的熊熊火焰中,發出悲愴絕望的嗚咽。

      扶桑再次回到了明家。

      明司一下船就被明夫人派來的保鏢接到了醫院。

      車子暢通無阻的駛入明公館。

      司機為扶桑打開車門,正巧另一輛車停在身側。

      她剛下車,一道小心翼翼,帶著試探的聲音響起:“錦筠小姐?”

      扶桑側眸看去。

      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正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這人有些眼熟。

      “安和?”

      明湛的私人助理。

      在原主的記憶里,這人一直寸步不離的跟著明湛,照顧他的一切生活起居。

      “錦筠小姐,真的是你!”

      安和眼眶瞬間一熱,他大步繞過車來到扶桑面前,激動的手足無措。

      “這七年您都去哪了?

      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

      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你知道明總找你找的都快瘋了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