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厚底棉靴踩在雪地上的聲音逐漸遠去。

      她留下了一個太監來監視扶桑。

      扶桑被凍得手腳發僵,她盡量將自己的身子蜷縮成小小一團,讓身上僅剩的熱量流失的慢一點。

      天空飄起了雪花。

      扶桑聽見有人從自己身前走過。

      從腳步聲來看,似乎還是個大部隊。

      不過她并沒有抬頭去看,依然保持著蜷縮的姿勢。

      蕭宸坐在攆轎中,幽冷狹長的眸光掃過,一眼便看到了雪地里蜷縮成一小團的身影。

      她身上積了厚厚的雪,不知道在雪地里跪了多久。

      眉峰輕擰。

      盡管他什么也沒說,但跟在攆轎旁的盛孝連已然看出了他不悅的心緒。

      盛孝連抬手招來監視扶桑的太監,了解事情緣由后,低聲對蕭宸說道:“那個宮婢沖撞了莊妃娘娘,現下正在罰跪?!?

      蕭宸收回視線,淡淡的應了一聲。

      攆轎逐漸遠去。

      看管扶桑的太監凍得雙手插袖,不停的跺腳驅寒。

      嘴里忍不住抱怨著:“你說你怎么這么不開眼,寬敞的大路不走,偏偏要沖撞上莊妃娘娘!

      你自個兒受罰也就罷了,偏得連累著我陪你一同在這雪地里挨凍……”

      扶桑沒有搭理嘮嘮叨叨的小太監,她閉上了眼睛,開始接收原主的記憶。

      原主是蜀國的公主,封號安鸞。

      皇后有孕時,曾夢到鸞鳥伴著五彩祥云飛進她懷里。

      她認為這是吉兆。

      原主降生后,因為是嫡公主,加上皇后的夢境,她便被認定是鸞鳥降世,乃大吉之兆。

      她自幼聰慧,長得是貌美如花,清麗脫俗,性格活潑開朗,備受皇帝寵愛,即便是與朝臣商議國事,也要將她抱在膝蓋上。

      她本是世間最尊貴的公主,集萬千寵愛于一身。

      本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但在蜀國滅亡后,她成為了最低賤的婢女。

      穿著簡陋的衣服,干著最苦最累的活,宮中任何人都能欺侮她。

      造成這一切悲劇的源頭,是十五歲便被送到蜀國為質的蕭宸。

      那一年,原主剛滿十二歲。

      梁帝生性風流,后宮佳麗數不勝數,子女成堆。

      蕭宸便是其中那個最不受寵的皇子,即使遠赴蜀國為質,依然躲避不了被欺辱的命。

      原主很討厭蕭宸,沒有理由的討厭。

      有一次,蕭宸不小心將一滴墨水甩在在原主的衣裙上,他嘴上說著道歉的話,狹長的眼眸中卻凝著幽深冷漠的神色。

      擺明了就是不服氣。

      原主是皇帝捧在掌心里寵愛的公主,都不用她親自動手,僅僅只是一個厭惡的眼神,便有人前仆后繼的替她出氣。

      蕭宸原本就艱難的日子變得更加煎熬。

      他本就是一個性子陰郁的人,在每天變著法的被人欺負下,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

      周身常年伴著陰冷的氣息,肌膚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他就如同游離在冥界的鬼魂,陰氣沉沉的。

      偶爾在宮里遇到他,他一個抬眸,刀一樣刻薄的目光射在身上,讓原主不自在極了,有種被赤裸裸剝光的錯覺。

      她更討厭蕭宸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