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蕭宸在蜀國為質的那幾年,睡的是馬廄,吃的是殘羹冷飯。

      他說是皇子,但過的比宮中最下等的奴仆都凄慘,是個人都能在他頭上踩兩腳。

      而一切的源頭,僅僅只是因為安鸞公主討厭他。

      可是為什么呢?

      他明明和她連話都沒說過幾句,為什么就這么討厭他?

      為質的三年,每一天都在煎熬中渡過的,他永遠都忘不了自己被一群人踩著頭,臉埋進馬糞的畫面。

      后來,他尋到一個時機逃回了梁國。

      原主再次聽到他的消息時,他已經是梁國新帝。

      蕭宸登基第一年,血洗皇城,所有曾經欺辱過他的人統統死在他的劍下。

      第二年,他御駕親征,戰無不勝。

      先后滅了犬戎國,貫匈國,三首國,一路向北,所到之處皆俯首稱臣。

      即使蜀國不像犬戎這等小國一樣不堪一擊,但在蕭宸的大軍壓境之下,數不盡的城池接連失守,苦苦堅守了三年,還是被他攻進了都城。

      蜀國,亡了。

      曾經最寵愛原主的父皇母后,被蕭宸當著原主的面砍下了頭顱。

      絕美的面容上濺滿了雙親的鮮血,原主絕望的看著蕭宸一步一步向她走來。

      四周是宮婢被屠殺的尖叫。

      他踏著她至親之人的血走到她面前。

      “當年我逃出蜀國時便立下毒誓,終有一日,我會再回來的!

      你看,我終究不是那食言之人?!?

      他的聲音和他的人一樣,透著令人窒息的陰寒。

      原主癱坐在血水中,曾經比星辰更加耀眼的雙眸變得黯淡,她平靜又麻木的對蕭宸說:“你殺了我吧……”

      回應她的是一聲冷笑。

      蕭宸沒有殺她,而是將她帶回了梁國。

      原主本就長得極美,即便是一路風塵仆仆,一身狼狽,也依舊無法掩蓋她絕美的姿色。

      蕭宸的后宮頓時沸騰了,眾人都怕這個被蕭宸特意從蜀國帶回來的女人會搶走她們的寵愛。

      但令人沒想到的是,當天蕭宸就下了明旨,將原主貶做宮中最低賤的宮婢,任何人都能調教她。

      他似乎是恨極了她。

      宮中那些宮婢太監做慣了伺候人的差事,心理多少都有些不大正常。

      原主落在這些人手中,結果可想而知。

      他們折磨起這位曾經的公主可是一點都不手軟。

      看著這位曾經高高在上的公主給他們刷馬桶,洗腳,吃他們剩下的殘羹冷飯,這些人的心底得到了病態的滿足。

      原主生來便是最尊貴的公主,驟然從云端跌入泥潭,不論是身體還是心靈都受到巨大的沖擊,她的身子很快消瘦了下去。

      不到兩年的時間,她就死在了一場大雪中……

      嗯?等等!

      原主死了?

      【是否接收劇情?】

      0013的聲音適時的響起。

      扶桑沒有猶豫的選擇了‘是’。

      大量的劇情瞬間涌入腦中,太陽穴突突直跳,頭疼的像是要炸裂了一樣。

      扶桑蜷縮的身子一歪,倒在了雪地中。

      已經跑到檐下躲雪的小太監并沒有發現。

      天空還在不停的飄著雪花,不出片刻,扶桑瘦小的身影就完全被雪埋住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