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蕭宸伸手扯下床幔,暗色的輕紗層層疊疊的落了下來,在太醫進來前將兩人的身影完全遮擋。

      太醫進來后正準備叩首行禮,蕭宸低啞的聲音從床幔后傳出:“不必行禮,直接看診吧?!?

      看著眼前密不透風的床幔,太醫懵了一下。

      這……怎么看?

      太醫并不知道扶桑也在床幔后。

      盛連臣跑的急,什么都沒交代清楚就火急火燎的把太醫拉到了紫宸宮。

      他本能的以為是蕭宸生了什么病。

      “臣請陛下移步?!?

      看診,當然得看到才能診。

      你這藏得嚴嚴實實,要人家怎么看嘛。

      蕭宸沒有應聲,偌大的寢宮安靜的能聽見蠟燭燃燒的聲音。

      太醫額頭冷汗直冒,心里直打鼓。

      他忽然想起蕭宸剛登基那一年,這位新帝打著肅清宮闈的幌子,大肆屠殺曾經欺辱過他們母子的人。

      尸體堆積如山,臺階上的血洗了三天都洗不干凈。

      蕭宸雖然說不上是殘暴,但也絕不是一位好相處的君王。

      短短幾十秒的沉默,太醫卻覺得如芒在背,甚至已經在心底打起了遺書的草稿。

      忽然,床幔傳出一陣輕微的聲響。

      緊接著,就聽到蕭宸突然冒出一句:“別鬧!”

      刻意壓低的聲音像是警告,但更多的是無奈。

      床上還有別人?

      太醫一下把頭埋得更低了。

      又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蕭宸的聲音再度響起:“愣著做什么?還不過來!”

      這句話明顯是說給太醫聽的。

      不耐的語氣嚇得太醫一抖,連忙來到床幔前。

      “陛下……”

      太醫剛開了個口,一只手臂便伸到了他面前。

      骨骼纖細玲瓏,一看就是女人的手。

      一旁的宮婢輕輕的將帕子蓋在扶桑的手腕上,避免了太醫的手和她的肌膚直接接觸。

      太醫將四指搭在扶桑的脈搏處,仔細的診脈。

      目光卻不小心落在那一小節白皙如雪的手臂上,那片肌膚半遮半掩的,泛著如玉的光澤。

      上面卻印著觸目驚心的青紫烏痕,還有深深淺淺的傷疤。

      這是被毒打過嗎?

      “怎么樣,她病的重嗎?”

      蕭宸突然出聲,驚醒了神思游離的太醫。

      太醫屏氣凝神,認真答復道:“從脈象上看,娘娘是風寒之癥,此病來勢頗猛,恐會反復發熱,臣開一副藥方,請娘娘先飲下?!?

      他不知道床幔后的女人是誰,但能在皇上的龍床上,那肯定就是皇上的女人。

      管她是誰,統統叫娘娘。

      盛連臣和太醫一起去煮藥了,等他們回來時,蕭宸正坐在桌案后批改奏折。

      燭光下,他臉龐線條冷俊,眉宇間冷漠的不帶一絲人間煙火。

      聽到腳步聲,他抬眸看去。

      眼眸幽暗冰冷,嚇得太醫心臟又是一緊。

      輕手輕腳的將藥碗遞到蕭宸手上,退到外間時,他聽到蕭宸輕聲細語的哄著床上的人:“乖,把藥喝了……朕給你備了蜜餞……喝了藥再吃……聽話……”

      這么溫柔的語氣,是從那個一眼就能把人嚇尿的陛下口中說出的???

      太醫整整一夜都守在寢宮外,一步也不敢離開。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