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果然如太醫所預料的那般,從后半夜起,扶桑就開始發燒。

      全身滾燙,肌膚泛著不正常的潮紅。

      長期被虐待,她身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完好無損的,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每一節骨頭都在叫囂著疼。

      扶桑雙眸緊閉,淚水不受控制的從眼角滾落。

      宮婢輪流用清水為她擦洗身子,藥湯也是一碗接一碗的往她嘴里灌。

      蕭宸守在一邊,他沉默無聲,眼眸中情緒暗的如墨,濃得化不開。

      宮婢們精神緊繃,不敢有一絲的懈怠。

      她這一燒,整整燒了三天兩夜。

      整個紫宸宮都陷入詭異的緊張氛圍中,頂著蕭宸陰寒的氣息,眾人進出都是小心翼翼的。

      終于,在眾人夜以繼日的精心照顧下,第三天清晨扶桑的體溫總算是穩定了下來。

      忽然,一陣急促的動靜響起,鬧得扶桑頭疼不已。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意識還不是很清晰。

      “好你個賤婢,居然敢爬上龍床!下賤坯子,還不給我滾下來!”

      尖銳刺耳的聲響在耳邊乍響,與此同時,她身上的被褥被人粗暴的掀開了。

      扶桑還沒來的及適應室內的溫度,長發就被人抓住了。

      “皇上的寢宮是你這種賤人可以染指的嗎?”

      頭皮一陣鉆心的疼,扶桑甚至聽見了發絲斷裂的聲音。

      她硬生生的被人從床上拽了下來。

      有宮婢畏畏縮縮的勸阻:“娘娘,您不能這樣……”

      “啪!”

      一句話沒說完,宮婢就挨了一巴掌。

      “沒有人敢和本宮說不!”

      火急攻心的貴妃已經顧不得什么理智,她滿腦子都想著把這個在她眼皮子底下就敢爬上龍床的賤婢弄死。

      “給本宮把這個賤人丟出去!”

      面對后宮最得寵的女人,宮婢們畏畏縮縮的低著頭,但也沒人敢上去拉扯扶桑。

      眼見眾人都不聽自己的話,貴妃氣的渾身發抖。

      她提著裙擺一腳踹在扶桑身上,嘴里尖聲叫罵著滾。

      扶桑被踢的暈頭轉向,本來腦子就還迷糊著,身體淺意識里殘留的對貴妃的畏懼讓她的瑟縮著爬起身,順從的走出寢宮。

      厚重的簾子一拉開,寒風迎面卷來。

      扶桑只穿著單薄的褻衣,頓時被凍得打了一個噴嚏。

      不過寒風一吹,把她腦子也吹醒了。

      扶桑搓了搓胳膊,回頭望著滿面怒氣緊跟而來的貴妃。

      “我為什么要這么聽她的話?”

      0013跟著起哄。

      【對啊,你為什么要聽她的話?】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