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小助理臨危受命,趕緊跟著扶桑的背影追。

      卻恰好和趕來救場的大量保安迎面撞在了一起,當下被人群擠來擠去,差點站不穩。

      等他好不容易擺脫重重阻礙追到地下停車場,卻只看見逐漸遠去的車尾燈。

      小助理不死心的追著車跑,大喊著:“星眠姐等等我!我送你回公寓——!”

      沖出停車場的扶桑疑惑的看了看后視鏡:“我好像聽見有人在叫我?”

      ……

      城市邊緣一處廢棄的廠房里。

      一個全身臟亂,套著皺皺巴巴西裝的中年男人被五花大綁的栓在墻角。

      他稍微一動,拴著他的鐵鏈就嘩嘩響。

      雙手雙腳都被鐵鏈綁著,他只能像只肉蟲一樣靠著肩膀的力量往前爬動。

      他的目標是十米開外的一個套著防水布的方形箱子,箱子上放著能解開手銬的鑰匙。

      中年男人艱難的移動著,地上的碎石子硌的他生疼,汗水和灰塵混著鉆進他腫起來的眼睛里。

      疼的他齜牙咧嘴,罵罵咧咧的。

      “賤人!以為帶了個口罩老子就認不出你了?敢綁架我?還敢把我打成這個樣子!等老子活著出去,我弄不死你!向星眠你個小婊子!干!”

      “就快拿到了!”

      強忍著身上的劇痛,他緩慢的蠕動,離方形箱子越來越近了。

      獲救的希望近在眼前。

      “吱——!”

      是剎車的聲音。

      媽的,那個殺千刀的女魔頭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男人嚇得冷汗爆流,咬著牙加快了挪動的速度。

      雖然內心不斷自我安慰,強裝鎮定,但被暴打的陰影還是深深的刻在心里。

      男人害怕的臉上肌肉都在抖動,呼吸開始絮亂,挪動的節奏被打亂,他像一只肉蛹,在原地蠕動了半天也沒向前一步。

      熟悉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越來越近,男人心跳如鼓,可距離鑰匙還遠著,回頭看了看固定鎖鏈的墻角,得,也回不去了。

      媽的死就死吧!

      男人心一橫,梗著脖子,頭一歪緊閉雙眼開始裝死。

      扶桑一進來就看見躺尸的楊志,順著他腦袋歪倒的方向看過去,泛著冷光的鑰匙明晃晃的耀眼。

      她走近楊志身側,這家伙雖然緊緊的閉著眼睛,但眼皮下的眼珠子還在滾來滾去。

      扶桑不輕不重的踢了他一下:“別裝死,趕緊起來,我還有話問你?!?

      不起!

      就不起!

      楊志眼皮子抖了兩下,但還是倔強的裝死。

      “行,不起來是吧?!?

      女魔頭的聲音近在咫尺,楊志怕的臉皮微微抽搐,他還沒來得及睜開眼,一陣“嗞嗞”奇怪的聲音冒了出來。

      他勉強撐開腫起的眼皮,登時被已經湊到眼前的藍色電弧嚇得雙眼暴突,喉嚨里擠出一聲驚人的嚎叫:“別別別別別,我什么都說!什么都說!”

      雙手雙腳都被拷著,他只能瘋狂的挪動屁股,讓自己的臉遠離扶桑手里的電棍。

      “大姐!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錄音筆也交給你了,能說的我都說了,你就放過我吧!”

      楊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嚎:“而且您老人家也一直帶著口罩,我沒看見你的臉,也不知道你是誰,我也絕對不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別人!我發誓!我發毒誓!”

      聽楊志這么一說,扶桑不緊不慢的取下了臉上的口罩。

      “現在你看到我的臉了,那我就不能放你走了?!?

      楊志:“……”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