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老板惱羞成怒了。

      蕭秘書十分識趣的忍下笑意,后退半步跟在兩人身后。

      司機已經提前把車開到位置等候,繞開依然聚集在公司門口的粉絲,向著城郊一處私人莊園開去。

      蕭秘書把參加這次宴會人士的名單遞給扶桑。

      像這樣的宴會,到場參加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上層名流,多的是人意圖借助這種場合結交一些人脈。

      在名單的主辦方那一欄里,扶??吹搅烁笛拍群图o修的名字。

      她指著兩人的名字看向紀景戰:“他們兩人也在?”

      紀景戰低眸看著扶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扶??傆X得他的神色很奇怪。

      有種晦暗不明的味道。

      他抬手將扶桑耳邊的頭發拂至而后:“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擺明一副不想多做解釋的表情。

      扶桑點了點頭,不再繼續追問。

      她低下頭接著看手里的名單。

      車子終于駛進莊園,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莊園里燈火通明,別墅前的噴泉隨著舒緩的音樂節奏變幻著水花。

      車在紅毯頂端停下,扶桑挽著紀景戰的胳膊出場。

      這是一處私人莊園,安保完善,沒有記者在場。

      但扶桑一露臉,還是有不少人認出了她,并將視線緊貼在她身上。

      除了驚嘆于她的美貌,更多的還是驚訝于她居然會出現在這場晚宴上?

      而且還是和紀景戰一起出現?

      難道她不知道今天這場晚宴其實是紀修和傅雅娜的訂婚宴嗎?

      有侍者前來給他們引路。

      扶桑頂著眾人各異的目光,臉上保持著微笑,頭輕輕靠近紀景戰,低聲問道:“你不覺得他們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嗎?”

      紀景戰神色不變,依然是那句:“等會就知道了?!?

      “哦?!?

      扶桑應了一聲,擺正腦袋,不在分心。

      她倒是專心走路了,紀景戰卻暗暗垂下眼眸,眼神很復雜看著扶桑發頂,眸光中甚至還有一絲忐忑。

      跟著侍者來到宴會廳,已經有很多人到場了。

      還是有很多人用異樣的眼光看扶桑,但良好的教養讓他們沒有當著她的面就開始竊竊私語。

      有人西裝革履的端著高腳杯來向紀景戰敬酒。

      他依然是那副高冷姿態,處驚不變的應對每一個人。

      “星眠小姐越來越漂亮了,和紀總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向星眠在這個圈子里一向是名聲響亮。

      家道中落前有向家大小姐的身份傍身,破產后又有紀景戰在背后撐腰。

      她就是想低調,實力也不允許啊。

      扶桑禮貌性的微笑點頭,努力做一個合格的花瓶。

      敬酒的人見扶桑不接話,又開口:“星眠小姐不但樣貌出眾,心胸也實在是寬廣,即使是紀修悔婚在前,你也能出席他的訂婚宴送上祝福,真是最佳前任?!?

      訂婚宴?

      扶??偹忝靼准o景戰為什么一路總是含糊其辭,其他人看她的目光為什么那么奇怪了。

      她偏頭看著紀景戰的側臉,似笑非笑:“慈善晚宴?”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