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蕭秘書掛斷電話后立馬根據手機定位確定了他們的位置。

      等他帶著保鏢驅車趕到的時候,被眼前慘烈的車禍現場嚇得心臟一緊。

      低調奢華的邁巴赫整個翻轉了過去,四個輪子齊齊對著夜空,一側被撞的凹進去一半,車窗也碎了一地。

      蕭秘書心都涼了半截。

      要不是剛剛電話里確認了老板和未來夫人都沒事,估計他這個時候都要趴在地上哭喪了。

      踩著一地碎渣,蕭秘書彎下腰用手機的手電光照進破裂的車窗里。

      “星眠小姐,你還清醒嗎?”

      “我沒事,只是紀景戰暈過去了?!?

      即使是毫無預兆的車禍,他依然把她保護的很好,一點點的刮破擦傷都沒有。

      得到回應,蕭秘書提著心總算放下了一半。

      “你不要怕,不要著急,我馬上救你們出來?!?

      擔心扶桑在黑暗里會害怕,蕭秘書貼心的把開著燈光的手機放進車窗里。

      讓并不怎么溫暖的光亮趕走她身邊的黑暗。

      蕭秘書吩咐保鏢開始救人。

      經過十幾分鐘的努力,扶桑和紀景戰先后被救了出來。

      紀景戰還在昏迷當中,蕭秘書擔心老板可能受了內傷,第一時間前往集團名下的醫院。

      剛到醫院門口就有急救擔架在等著了,把人轉移到擔架上后,醫護人員以最快的速度安排進檢查室。

      整個過程效率極高。

      檢查室外,蕭秘書對扶桑說:“我檢查過了,開車的司機是個生面孔,他的脖子被彈出來的安全氣囊震斷了,已經沒氣了,所以我懷疑這次車禍不是意外?!?

      既然不是意外,那就是有人故意要弄死她。

      扶桑瞇著眼眸,回憶著迷迷糊糊的半昏迷間看到的那雙高跟鞋。

      會是誰呢?

      傅雅娜?

      她的嫌疑的確最大。

      回憶起晚宴上短暫的相處,扶桑覺得,她確實有必要去會會她。

      蕭秘書見扶桑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不再說話,安靜當起了背景板。

      很快檢查結果出來了。

      輕微腦震蕩及輕微擦傷,內臟沒有損傷。

      注射了鎮靜劑后,他沉沉的睡著了。

      蕭秘書把紀景戰安頓進病房后,對扶桑說:“已經很晚了,為了您的安全著想,我讓先讓司機送你回公寓?!?

      “好?!?

      扶桑答應很爽快,沒有一點想留下來照顧紀景戰的意思。

      蕭秘書稍稍一愣,但也聰明的選擇閉口不言。

      第二天一早,扶桑穿著極顯氣質的小黑裙準備出門時,蕭秘書的電話打了進來。

      “星眠小姐,紀總把你最近的行程都取消了,你在公寓好好休息?!?

      “他怎么樣了?”

      “剛吃了藥睡下了,紀總讓你不要擔心,也不要隨便出門,等他出院后會去找你?!?

      目前還沒有查出昨晚的車禍是針對他的,還是沖著扶桑去的。

      人多眼雜,為了她的人生安全著想,最好的方法就是減少她出席公共場合的機會。

      “好,知道了?!?

      扶桑答應很快。

      掛掉電話后,她帶上口罩和墨鏡就出門了。

      等她到達和傅雅娜約好的咖啡館,車子停在路邊,她并沒有進去。

      反而坐在車里,悠閑的拿出手機刷熱搜。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