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紀景戰眼中的笑意滿的都要溢出來了,雙手捧起她的臉,十分認真回答:“甜?!?

      “咳咳?!?

      蕭秘書也不知道在那里看了多久,強行被塞了一嘴的狗糧。

      “紀總,視頻會議已經準備好了?!?

      頂著大老板不善的目光,蕭秘書強顏歡笑。

      他也知道自己出現的很不是時候。

      說起來,他好像也不是第一次在老板和未來夫人親密的時候來打擾。

      想想以前每次被打擾后老板是怎么公報私仇的……

      蕭秘書頓時欲哭無淚。

      “你自己去玩,我忙完去找你?!?

      紀景戰放開扶桑的臉,輕輕在她頭頂拍了拍。

      “好?!?

      扶桑笑著應了下來。

      紀景戰轉身離開,蕭秘書緊跟其后。

      “聽說公司投資的ip劇在芥嶺的進展不是很順利,你去盯兩天?!?

      那個破地方交通不方便,還有比人指甲都大的毒蚊子,他可不可以不去啊啊??!

      沒膽子和大老板硬剛。

      蕭秘書只能苦著臉應了下來。

      目送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忽然一雙手從背后伸出,將扶桑拉扯到隱秘的角落里。

      紀修將扶桑堵在自己的身體和墻角之間形成的空間里。

      他捏起扶桑的下巴,臉色有些不大好看。

      “你不是說要讓我在十天內重新愛上你嗎?那你剛剛和五叔又在做什么?”

      他倒不是吃醋,只是單純的不爽。

      早先還曖昧的坐在自己身上說要自己愛上她的人,轉頭就和另一個男人親親我我。

      這讓他很不爽。

      非常不爽。

      “做什么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扶桑一點想解釋的意思都沒有。

      坦然的態度讓紀修覺得好像他才是無理取鬧的那個人。

      他惱火的掐住扶桑的臉頰。

      “你一點都不覺得羞愧嗎?”

      “呵?!?

      扶桑輕笑了一聲:“別擺出一副捉奸在床的表情,我和你之間的婚約早就因為你單方面出軌而告終了?!?

      “我什么時候出軌了?”

      看,他急了。

      扶桑沒說話,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我和雅娜是在我們之間的婚約取消后才在一起的!”

      “我從未做過對不起你的事?!?

      “剛開始我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可憐的小妹妹?!?

      “她和你不一樣,你比她堅強,她更需要我?!?

      “……”

      紀修很討厭總有人說他出軌,說他對不起向星眠。

      他在婚約持續期內從沒有和傅雅娜上過床,僅僅只是一起出去玩過幾次,一起喝過酒。

      這也能算是出軌?

      惱羞成怒的紀修一拳落在扶桑腦袋邊上的墻面上。

      “說我出軌,那你呢,你敢說你和五叔沒有上過床?你不是被他包養的?你有什么資格說我?”

      他又急了。

      扶??粗o修喘著粗氣,表情猙獰如同困獸。

      唇角勾起涼薄的弧度,她也不生氣,抬起一只手輕輕點在他胸膛。

      手指轉動,曖昧的畫著圈:“過去的事情沒有必要在提起,最重要的,是眼下?!?

      紀修一把捏住扶桑的手腕,他激動的情緒逐漸平復。

      彎下腰湊近她的耳朵:“我等著看十天之內,你怎么讓我愛上你?!?/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