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紀修理了理西裝,不再多說一句話轉身離開。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扶桑才抬起手。

      手指間掛著一條從他身上順下來的一串銀鈴鐺。

      這是傅雅娜親手做的。

      扶桑將鈴鐺高高舉起,輕輕晃了晃。

      清脆的聲音十分悅耳。

      扶桑腳步輕快的回到了原主以前在紀家留宿的客房。

      老夫人很喜歡原主,每年假期都會派人把原主從席城接到京都小住。

      客房里的衣帽間總會擺滿當季度的新品衣服,鞋子。

      都是適合原主的尺碼。

      扶桑樂此不疲的試穿,正對著鏡子擺pose時,管家敲響了扶桑的客房門,隔著門告訴她老夫人叫她去吃下午茶。

      她穿著一條鮮紅色的法式娃娃領連衣裙,v領露出小片白皙的肌膚。

      領口墜著同色蝴蝶結,整個人看起來格外乖巧。

      扶桑跟著管家來到茶室。

      茶桌上的小爐子正燒著熱水。

      老夫人帶著金絲邊眼睛,同色鏈條垂在臉頰兩邊。

      她看見扶桑過來,沖她招了招手。

      “星眠來了,坐這?!?

      扶桑自覺的走到老夫人對面的位置坐下。

      接過她遞到面前的茶,放到唇邊輕輕抿了一口。

      清香的茶水帶著一絲回甘,充斥著整個口腔。

      “聽說小五昨天帶你去紀修的訂婚宴了?”

      扶桑放下杯子,點了點頭:“是?!?

      “那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打小就像個瓷娃娃一樣漂亮,又聰明,是個優秀的孩子?!?

      老夫人像個慈祥的長輩,毫不吝嗇對紀修的溢美之詞。

      扶桑像是沒有聽出她的話外音,一臉坦然的認同她的話:“他的確很優秀?!?

      “其實在我心里,你才是最適合紀修的人,可惜那孩子沒這個福分,放著珍珠不要,把魚目當寶,唉?!?

      老夫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滿臉恨鐵不成鋼。

      扶??刹粫岛鹾醯恼娴囊詾槔戏蛉耸窃谶z憾她和紀修沒能修成正果。

      她就算再疼這個孫子,可到底也是隔了輩,紀景戰才是那個從她肚子里爬出來的,血脈相連的至親。

      她這番裝模做樣的感嘆,不過是想試探一下扶桑心里還有沒有對紀修藕斷絲連。

      扶桑揚起一抹乖巧的笑意,放下手里的茶杯:“我和紀修認識了二十年,他是我生命里該出現的人,他教會了我什么是一時好感,什么是愛,我很感激他;

      我相信他同樣也在我這里學會了什么是真正的喜歡和勇氣,我們互不相欠?!?

      互不相欠了,也就沒有任何瓜葛了。

      老夫人很滿意扶桑的回答。

      “來,我給你添茶?!?

      老夫人再沒提起紀修,轉而開始問她平時趕公告累不累。

      兩人一問一答,聊了很久。

      直到夜幕降臨,紀家眾人陸續回到了老宅。

      平日里清凈的別墅熱鬧的像過年一樣,到處都是小孩子玩鬧的嬉笑聲。

      管家來提醒:“夫人,差不多都到齊了?!?

      扶桑起身去攙扶老夫人。

      老夫人拍了拍扶桑的手背,慈愛的說:“好孩子,你去換件衣裳,一會兒陪我一起進去?!?/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