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老夫人神情嚴肅,不像是在說笑。

      紀修很疑惑。

      以前他和向星眠之間有娃娃親這層關系在,她勉強算是半個紀家人。

      可現在他們之間的婚約早就取消了,她怎么就不是外人了?

      “你還不知道吧?!?

      老夫人臉上掛上了和藹的笑意,抬手覆在扶桑手背上:“星眠和你五叔交往很久了,你應該改口叫五嬸嬸?!?

      老夫人就這么用最平淡的語氣,講出了最勁爆的話。

      “什么?”

      紀修不可置信的一聲驚呼,將呆愣的眾人一并驚醒。

      原主,紀修和傅雅娜之間的那點子陳年舊事大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是沒想到,紀家最沉穩冷漠的紀景戰,居然在這段狗血的三角關系中也有一席之地。

      頓時各異的視線不停的在他們四人之間來回轉。

      “您說向星眠和五叔?”

      紀修眼里既有驚訝也有惱怒。

      他沒想到她居然膽子這么大,敢在奶奶面前承認她和五叔的不倫關系。

      他的聲音仍然保持在高八度的音調上。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表示出他的不滿。

      老夫人也很不滿,臉上的笑意逐漸收斂。

      她眸光平淡的看著紀修,語速緩慢,但很堅定:“你應該改口,叫五嬸嬸?!?

      擺明了一副給扶桑撐腰的模樣。

      紀修臉色像吞了一口翔一樣難看。

      他完全沒想到,奶奶居然這么輕易的就接受了孫媳變兒媳這個事實。

      晦暗不明的視線落在扶桑身上。

      她抬頭對上他的目光,唇角向兩邊咧開,露出一抹微笑。

      “我們年紀相當,阿修一時不好意思改口也沒什么,反正來日方長,習慣就好?!?

      看似是在替他解圍的話,可不知是不是錯覺。

      他從她眼中看到了一絲挑釁。

      傅雅娜并不希望自己的認親宴出現波瀾,她挽住紀修的手臂,率先開口:“五嬸嬸,我在這里預祝你和五叔天長地久,永浴愛河?!?

      扶桑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她的祝福,舉杯回敬:“我也祝你們終成眷侶,喜結良緣?!?

      在兩人看似和睦的互送祝福下,這段插曲算是圓滿的掀過去了。

      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紀修的視線不自覺的落到對面的扶桑身上。

      漂亮的臉色掛著甜蜜的笑意,兩人放在桌上的手緊緊相握,好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他感覺到自己胸口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撩他的時候風騷妖嬈,恨不得當場和他發生些什么。

      可現在居然這么堂而皇之的當著自己面和另一個男人這么親密。

      她好像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情緒。

      呵,果然是個蕩婦。

      憤怒讓他感覺呼吸都不順暢了,動作粗魯的扯掉領帶。

      抄起面前的紅酒一口飲盡。

      酒漬順著嘴角滴落,染紅了胸口的白襯衣。

      傅雅娜注意到了他不對勁的狀態,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扶桑正和紀景戰有說有笑。

      女人強烈的第六感告訴她,紀修好像對這位前任未婚妻有了不一樣的心思。

      放在腿上的手掌逐漸緊攥成拳。

      她好不容易改變的人生,絕不許任何人來破壞。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