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呵?!?

      扶桑眉眼彎彎,一聲輕笑從唇角溢出。

      她放軟身子依偎進紀修懷里,下巴放在他肩膀上。

      “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

      她用最溫柔的語氣,說著最傷人的話。

      徹底撕破他最后一絲渺茫的希望。

      紀修臉色蒼白,薄唇輕顫:“這是你對我的報復嗎?”

      話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害怕從她嘴里聽見更絕情的話,紀修選擇掩耳盜鈴。

      不給扶桑說話的機會,他用力摟住她纖細的腰肢,掌心按著她的后背,將她柔軟的身子緊緊壓進懷里。

      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揉碎。

      “我們的賭約還沒結束呢?!?

      低沉輕顫的聲音,泄露了主人壓抑的情緒。

      扶桑的視線一直落在門口自帶低氣壓的傅雅娜身上。

      她雙目通紅憤怒的看著相擁在一起的兩人,雪白的牙齒緊緊咬著下唇。

      握著門框邊緣的手用力到指關節都泛白。

      微微側過頭,扶桑的唇湊近紀修耳畔。

      “你的未婚妻在等著你呢?!?

      雅娜?

      紀修幾乎是在瞬間用力推開懷里的扶桑,神色慌亂的轉身。

      傅雅娜眼眶微紅,受傷的表情讓他內心升起了一絲愧疚。

      他試圖解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傅雅娜卻沒有給他解釋的機會,含著淚轉身離開。

      紀修幾乎沒有猶豫,立即追了上去。

      被紀修推倒在病床上的扶?;貞浿笛拍入x開時陰沉的眼神。

      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啊。

      她慢悠悠的一邊扯過被子搭在自己平坦的腹部,一邊回憶著自己最近做了哪些事是能讓她拿來做文章的。

      “紀修少爺和傅小姐吵架了嗎?”

      蕭秘書一臉嚴肅的來找紀景戰。

      在病房門口正好遇到紀修和傅雅娜一前一后的跑開。

      “不知道呢?!?

      始作俑者裝著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蕭秘書倒也沒多問,畢竟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找紀景戰。

      “紀總呢?”

      扶桑抿著唇,露出微妙的笑意:“他呀,換褲子去了吧?!?

      換褲子?

      為什么要換褲子?

      萬年單身狗蕭秘書顯然沒能領悟到扶桑意味深長的笑容。

      她神秘兮兮沖他招了招手。

      好奇心被勾了上來,蕭秘書俯下身子將耳朵湊近扶桑。

      “他剛剛早……”

      剛說了四個字,被八卦的正主現身了。

      “你們在干什么?”

      即使沒有轉身,蕭秘書依然敏銳的感受到了來自大老板身上散發出的寒氣。

      空調開的足足的病房里,蕭秘書被嚇得后背冒了一層冷汗。

      像被蟄了一樣,他瞬間挺直腰板,退出病床三步遠。

      “蕭秘書好敏捷的身手?!?

      扶桑眼含笑意,毫不吝嗇自己的夸贊。

      但結果就是紀景戰身上的寒氣更重了。

      “阿啾!”

      沒抗住的蕭秘書冒出了一個噴嚏。

      紀景戰來到扶桑身邊,拉起她只蓋了肚子的被子,嚴嚴實實的把上半身全都捂住了。

      蕭秘書正在揉鼻子的時候,大老板忽然幽幽的開口:“你怎么還在這?”

      “我這就出……”

      話只說了一半,大老板幽深的目光看了過來:“需要我幫你買去芥嶺的票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