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老夫人在吃早飯的時候沒見到扶桑,一問才知道她住院了。

      頓時焦急的飯也吃不下了,著急上火的就要來醫院看她。

      老夫人推門進入病房的時候,扶桑正在用手機編寫一個病毒程序的代碼。

      “哎呀,好端端怎么就把腿搞成這個樣子了?”

      看著扶桑一條腿打著石膏吊在床尾,她心疼不已。

      扶桑放下手機,老夫人已經沖到了眼前。

      “是不是很疼???”

      扶桑不想讓老夫人擔心,一臉輕松的說:“也沒有很疼,之前我忙著趕公告,在京都這么久了都沒有去看望過您,正好現在有時間了?!?

      “又胡說,媽希望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你明白嗎?”

      “怎么不見小五?你傷的這么嚴重,他不陪你又干什么去了?”

      老夫人不參雜任何私心的關環讓扶桑感受到原主內心傳遞出一絲暖流。

      “他出差了,剛走沒多久?!?

      “出差?你都傷成這樣了他還出差?”

      眼看老夫人要暴走,扶桑趕緊坐起身安撫:“是我讓他去的!我只是一條腿不能動,不是病重到時時刻刻身邊不能離人,我這里有護工,她照顧的很細心?!?

      “護工再細心能細到哪去?她知道你愛吃什么不愛吃什么?知道你喝水喝多少度?聽我的,一會兒讓美芽來照顧你,她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

      就在老夫人不厭其煩的囑咐扶桑時,“砰”一聲重響,病房門被人從外面用力推開撞在墻上。

      老夫人嚇的心臟一緊,回頭就看見紀修一身狼狽,半張臉都是血的慘樣。

      “阿修?你這是怎么了?”

      “奶奶,我……”

      紀修沒想到奶奶會在這,捏緊了掌心里的鉆石項鏈,視線落在病床上的扶桑身上。

      老夫人的心思都在紀修的一身傷上,沒注意到他看向扶桑的眼神。

      她著急忙慌的叫住路過的醫生護士,不給他拒絕的機會,推搡著就把他送進了急癥室。

      扶桑并沒有把紀修重傷放在心上。

      她拿出手機,繼續編寫已經完成了一半的病毒程序。

      等她把編好的病毒代碼成功發出去,紀修已經被安排到了她隔壁的病房。

      聽老夫人說,他傷的嚴重,肋骨斷了兩根,口腔內壁縫了十來針。

      也不知道他是和誰干架了,居然被打的這么慘。

      老夫人有心想替他討回公道,可紀修怎么都不愿意說是誰把他打成這樣的。

      氣的老夫人直跳腳。

      氣歸氣,老夫人還是很疼這個孫子的。

      打電話將傅雅娜叫來醫院照顧他。

      雖然上午在極度氣憤下抽了他一耳光,但她心里還是愛著紀修的。

      一聽說他住院了,傅雅娜以最快的速到趕到醫院.

      老夫人的注意力都在紀修身上,沒注意到她眼睛下兩團青黑,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陰沉了幾分。

      看著躺在病床上一身傷的紀修,她幽幽的說了句:“阿修,怎么會傷成這樣?”

      而紀修這個小心眼的男人還在為上午被傅雅娜抽了一耳光生氣,偏過頭并不搭理她。

      老夫人并不知道兩人之前的矛盾,只以為紀修是麻藥的勁兒沒過不能說話。

      “叮?!?

      傅雅娜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

      老夫人不滿的皺起眉峰。

      “他現在說不了話,你就在這多陪陪他就好,不要一個勁兒的吵吵鬧鬧,病人最需要的是清凈?!?/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