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紀修受傷倒是在扶桑的意料之外。

      本以為傅雅娜多少會因為心疼他,將對付自己的事緩一緩。

      沒想到當天夜里,一段電梯內的監控視頻被曝光。

      視頻沒有聲音,只看到扶桑一耳光把裴依依抽的摔倒在地上,甚至還像市井潑婦一樣扯她的頭發。

      囂張跋扈幾個字被她表現的淋漓盡致。

      視頻熱度居高不下,短短幾分鐘就一躍占據頭版頭條。

      極短的時間內傳的全網盡知,穩坐熱搜第一。

      電梯里的監控是公司內部監控,而景星又是經紀公司,性質特殊,每天面對都是各類藝人的生活瑣事,隱私性極強。

      如果沒有高層的許可,是根本不可能流露到外面的。

      事發突然,公司的公關還沒來的及對應,無數網友已經跑到原主的圍脖下開罵了。

      之前因為“濫交門”事件的澄清,安靜了一段時間的黑粉再次活躍了起來。

      【一直覺得你假清高,太能裝,果然我沒看走眼?!?

      【沒作品還能這么紅,也不知道是靠賣什么爬上今天這個位置的?!?

      【道歉吧!這么丑還這么愛作!】

      【心機婊!就會欺負我家依依,沒作品更沒人品,看你能走多遠!】

      【請問你是誰?你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

      【整容臉,惡心?!?

      【去死吧!】

      ……

      各種毫無底線的咒罵充斥著每一條轉發視頻的動態下。

      原主的圍脖和公司賬號的評論區瞬間淪陷。

      甚至連扶桑此時在醫院的時也被暴光了出來。

      極短的時間內,醫院門口就聚集了大量的娛記。

      如果不是保安拼命阻攔,只怕他們都要沖到病房門口來了。

      吵鬧的聲音驚醒了紀修。

      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傅雅娜站在窗邊。

      強忍著疼下床。

      “怎么起來了?”

      傅雅娜聽到動靜趕緊走到床邊:“醫生說了,你的傷要靜養,不能下床走動?!?

      “外面怎么了?怎么這么吵?”

      傅雅娜替他拉被子的手一滯,眼眸抬起,將視線落在紀修臉上。

      這是我給你的最后一次機會,阿修,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傅雅娜的眼眸含著期待緩緩開口:“樓下都是記者,他們是為……”

      “星眠?!”

      紀修脫口而出。

      他掀開被子,緊緊捂著因走動而疼痛難忍的肋骨。

      來到窗前,果然看見醫院大門口黑壓壓的圍堵了一群記者。

      本應該在他病房隔壁的扶桑,此時正被保鏢護送著擠過記者們的長槍短炮,萬分艱難的坐上保姆車離開。

      紀修重新回到病床找出手機,一遍遍的撥打扶桑的電話。

      可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這到底是怎么了?”

      滿臉焦急的他并沒有注意到傅雅娜冰冷的臉色。

      “也許你應該打開頭條看看?!?

      一句話點醒紀修,他趕緊打開頭條。

      他全程皺著眉頭看完視頻。

      血雨腥風的評論區更是看的他惱火不已。

      “他們怎么可以用這么惡毒的話去說星眠?不行,我要去找她!”

      沒走兩步,傷口疼的他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雅娜,扶我一把?!?/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