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紀修似乎完全沒意識到,他當著自己未婚妻的面如此過分的關心另一個女人有什么不妥。

      “你要去哪?”

      傅雅娜動了。

      不過她并不是去扶紀修。

      而是站在他面前,擋住了他的路。

      “我和星眠從小一起長大,她雖然傲氣,但絕不會無緣無故動手打人,這件事一定另有隱情?!?

      “那又怎樣?就算有隱情又管你什么事?”

      紀修不可置信的看著傅雅娜。

      “星眠不是別人,她是我的……”

      “是你的前未婚妻!”

      ‘前’字幾乎是傅雅娜咬著牙說出來的。

      “你把我當什么了?當著我的面,這么露骨的表現出對另一個女人的關心?

      向星眠的確不是別人,她是你曾經拼命想要擺脫的枷鎖!

      你是不是忘了,當年你是這樣牽著我的手,當著向星眠的面說你愛我,你要為了我和她退婚?!?

      傅雅娜每說一句話就向前走一步,紀修只能后退一步。

      她一邊訴說著回憶,一邊抬起兩只手,十指交叉握在一起。

      “你為了我和奶奶對抗,為了我要和家里斷絕關系,你說你會永遠愛我,你會讓我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傅雅娜似乎沉溺在自己訴說的回憶中,眼里閃爍著異樣的幸福,顯得格外詭異。

      紀修不但沒能和她一起回憶起曾經的幸福時光,甚至看著她逐漸癲狂的模樣,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雅娜,你沒事吧?”

      “我有事!我當然有事!”

      她突然提高音量,一驚一乍的嚇的紀修跌坐在床上。

      “我的未婚夫愛上別人了,你覺得我會沒事嗎?”

      傅雅娜的話讓紀修想起和扶桑的賭約。

      “呵,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

      “我,早就不愛你了……”

      無情的話再次在耳邊響起,紀修的臉色變得煞白一片。

      雙唇逐漸失去血色。

      一直藏在懷里的那條鉆石項鏈始終沒有被他的體溫暖熱,還是那么冰冷。

      手掌緊攥成拳,他故作強硬的說:“我怎么可能會重新愛上她?!?

      “呵?!?

      傅雅娜冷笑了一聲,毫不留情的拆穿他的謊言。

      “你不愛她?

      那你看到她和紀景戰親密的時候為什么會不爽?

      你昏迷在浴室醒來就一直叫她的名字,為了她你說我無理取鬧,就連現在!

      你都傷成這樣了,還要去找她……”

      每一句話看似是在撕破紀修的偽裝,但又何嘗不是撕裂他們之間已經岌岌可危的感情。

      傅雅娜的咄咄逼人讓紀修心里無端升起一股無名火:“如果你非要這么想,那我也沒辦法?!?

      丟下這么一句破罐子破摔的話,他站起身,強忍著疼一步步朝門口走去。

      “我錯了,我錯了……”

      傅雅娜沒有阻止紀修離開,只是含著淚喃喃自語。

      可她接下來說的話,卻讓紀修猛地停下腳步。

      “當初弄死她父母的時候我就應該順手殺了她!

      我不應該放了她,

      不應該由著她傍上紀景戰,

      不應該放任她洗白,

      更不應該在那晚沒有撞死她!”

      她眼眶泛紅,眸子里被瘋狂的情緒充斥。

      看她的樣子,似乎是準備和紀修徹底撕破臉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