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紀修用看瘋子的眼神看著傅雅娜。

      他并不是很相信她的話,在他看來,傅雅娜此時更像是精神失常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么?”

      “你不相信我?”

      傅雅娜輕笑一聲,臉上露出純真的表情:“也是,在你面前,我一直都是單純無害的,你怎么能夠想到我一刀刀捅死向星眠媽媽的時候,她是怎么哭著求我放過她女兒的……

      她全身都是血,她跪在我面前求我,讓我放過向星眠……我抓著她的頭發,一刀,一刀,一刀的刺進她身體里……哈哈……”

      她臉上掛著純真的笑,嘴里說出的卻血腥可怖。

      強烈的反差,極具恐怖效果。

      她描述的很詳細,畫面感撲面而來。

      紀修只覺得一股寒氣爬上后背,眼前這個抬起手模仿著捅刀動作的女人是那么陌生可怕。

      “星眠的媽媽……是被你殺害了……”

      “沒錯?!?

      傅雅娜承認的很爽快:“你們都以為她拋棄了向星眠跑到國外去了,這會兒她的尸體,估計早就爛的什么都不剩了?!?

      紀修胃里突然涌起強烈的不適感。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朝夕相處的未婚妻居然是這樣一個惡魔。

      “嘔……”

      紀修痛苦的表情讓傅雅娜更愉悅了,她甚至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對向星眠做過的惡毒事情全部說給紀修聽。

      “她爸爸也是我撞死的,前幾天的‘濫交門’是我一手策劃的,包括頭條上的視頻也是我曝光的。

      和我這樣一個殺人如麻的兇手同床共枕這么久,你感覺怎么樣???”

      十分鐘以前他還只是覺得向星眠的人生有太多的風雨,過于坎坷。

      他竟不知道這一切悲劇的源頭居然是自己身邊最親密的人一手做出來的。

      一想到自己竟然和她同床共枕了這么久,他心底霎時間被一股寒意包裹。

      “傅雅娜,你太可怕了……”

      傅雅娜毫不在乎紀修的指控,她緩步走向紀修。

      如果是以前,她想控制住他還得花費好一番功夫。

      但現在,她只需要,一腳踢在他剛接好的肋骨上。

      劇痛讓修長的身形像蝦米一樣蜷縮起來,傅雅娜蹲在他面前。

      一只手掐起了他的下巴,溫柔的幫他擦掉額頭上的冷汗:“你不用怕,我是舍不得殺你的,等我徹底解決了向星眠,我們就結婚,我還要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呢?!?

      傅雅娜離開時并沒有把紀修扶回病床上,就這么任由他倒在冰涼的地板上。

      她一定是要去傷害星眠。

      紀修心里慌亂不已,肋骨上的劇痛讓他根本無法站立走動,只能一寸一寸爬回病床。

      摸到床上的手機,他一遍遍撥打向星眠的手機,可一如既往的無人接聽。

      傅雅娜離開醫院后,開著車疾馳在公路上。

      一路來到城市邊緣一處廢棄的廠房。

      傅雅娜在查向星眠行蹤的時候,發現她不止一次來過這個地方。

      她一定有秘密藏在這里。

      廠房早已被廢棄,此時又是凌晨,一點燈光都沒有。

      四周一片黑暗。

      傅雅娜卻一點都不害怕,她打開手機燈光,保持著高度警惕,一間房一間房的挨個檢查。

      “唔……唔……”

      有詭異的聲音伴著幽幽風聲迎面而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